第27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27)

“她的身上有许多的污秽,进行这个仪式呢,是要清洗干净她的灵魂,让她有重生的机会……”

“嗯……”林可附和着点了点头,跳大神也没这么猖狂吧,自己不会是掉到了一个封建迷信特别严重的村子里吧。

“宿主,这并不是云坳村的最终秘密,请继续探索。”

林可不耐烦地向多多翻了个白眼。

几个大男人把少女拖到了祭台面前,已经被风吹日晒许久的祭台上面生满了斑驳的痕迹,每一个痕迹的位置,都像是固定的一样。

少女无声的挣扎着,她挥动仿佛跟提线木偶一样的胳膊,得到的却是来自男人们更狠的打骂。

村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一个个无动于衷,跟看一场戏剧那么简单。

云殊将破旧的布条往脸上一遮,只露出那双未见风而不起任何波澜的眼睛,他慢慢地移到了人群的后面,在男人们和巫师商量好,启用仪式的时候,他用地上的石子打翻了熊熊燃烧的烛台。

烛台一共有七个,在祭台上面摆了一圈。

七个烛台名为七星灯,点燃用的灯油是用人油做成的,即使是遇到了风特别大的天气,也不会轻易熄灭的。

可倒在地上的烛台仅仅与地面接触了一秒钟,便毫无征兆的熄灭了,这可是凶兆呀!

“怎么会这样呢,烛火不能熄灭的呀……”

“这仪式……怕是要进行不下去了。”

巫师带着一顶由老鹰的羽毛做成的帽子,他的脸上还涂了一些看起来花花绿绿的油彩,摸胡子的样子看起来神神秘秘的。

可只不过是个工具人而已,他的言行举止都是按照天意而生的。

村民们急了,这个仪式对他们自身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他们一个个挥舞着拳头,大喊着:“到底怎么回事?仪式还要不要进行了,要是完成不了仪式的话,所有人都要遭殃的!”

巫师安抚着众人的情绪:“大家稍安勿躁,本巫师刚刚发现了一件重大的事情……本巫师发现烛台里的灯油被人替换了,那灯油原本是人油做成的,理应不会这么轻易熄灭的。那就说明,你们当中有人在破坏这场仪式。而这个祭品,如今也算是废了!”

破坏?难不成还有跟我和云殊站在同一战线的同伴,可这里都是本地人。

“那我想问一下巫师,既然祭品作废了,那该如何处理祭品呢,毕竟……她可是给整个村里带来不幸的人?”

在林可身边的乔婶子掷地有声的发言,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就连林可都非常意外,乔婶子看起来性子挺温和的,这样都不像她了?

巫师回答了乔婶子:“当然是扔到乱葬岗了。像她这种罪人,活该受到这样的待遇。”

“对了,明日这个时间,将会再举行一次仪式,要是被本巫师发现你们当中的某人再一次破坏仪式的话,不要怪本巫师不客气!”

巫师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挥动手中像鸡毛掸子一样的工具,警告着在场的所有人。

村民们一个个接受了这样的说法,四散开来,云殊虽然觉得没有尽兴,但还是乖乖地回到了林可的身边,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乔婶子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出神了许久,直到林可多喊了她几遍,她才反应过来。

“婶子,你刚刚是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嘛?”

“没有,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有些难过吧。对了,起那么早,你跟你弟弟也该饿了吧,婶子这就去给你们做饭……你们在屋里等着就行了。”

“哎……”林可还想询问一些其他的东西呢,比如这场仪式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参加仪式的女孩是什么身份。

“林可……我感觉这场仪式根本用不着我来破坏,村民里有异心之人。”

云殊刚刚在暗处,仔细地观察着仪式失败后震惊的村民,很多人的脸上洋溢着不同的表情。

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林可的肩膀,林可从云殊警惕的眼神中看到了那个人的模样,是王二。

她本能地向前走了几步,躲开了王二下一步的抚摸,转过身子说:“有什么事嘛?还是觉得自己的脸皮不够厚呀!”

停在半空中的右手有些尴尬,王二收了回来,眼里尽是艳羡之色。

“咳咳……”他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声,“我知道我昨天说的话可能有些太过了。但你们女人的义务不就是相夫教子、服侍丈夫嘛,你带着一个傻弟弟……在整个村子里,估计也只有我不嫌弃你了。”

林可下一秒便皱紧了眉头,她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王二,说出了心中的那句话:“年纪轻轻,病得不轻!”

吃了瘪的王二把眉头对准了云殊,却被云殊一个狠厉的眼神瞪了回去,吓得他连忙退后了好几步。

奇怪?一个傻子能这样凶狠嘛,刚才莫不是我看错了?

天黑的时候,林可早早地向村民旁敲侧击了乱葬岗的位置,等云殊那大少爷不情不愿地用破布包裹着自己的脑袋后,两人才出了房门。

许是对仪式失败的恐惧,这个时候的村民都窝在家里面,月亮刚挂上枝头,却没人愿意来欣赏这番美景。

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云殊默默地跟在林可的身后,他望着她那单薄的脊背,心里生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纤细而娇嫩的脖子,曾在自己的一念之间,断于剑上。

自己对她做的各种越界的事情,原是厌弃,竟变成了些许纵容。

不知是谁的福,还是谁的祸呢?

不过,不论以什么角度来看,他还是不能理解林可为什么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林可,等回去以后。我定是要治你的罪的……我本是个读书人,却被你骗来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还是那种拐弯抹角的骗局。你知不知道,上一个得罪我的人,早就在虎头铡旁边伺候了……”

真是个小孩子,这么喜欢旧事重提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