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25)

他在转身的瞬间,磨磨蹭蹭地握住了林可的左手,是冰凉的触感,但又莫名的温暖。

多多识趣地汇报了一下云殊的黑化值——降到了四十。

到了屋内,林可把房门锁上,趴在门口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能听见虫子的鸣声时,林可才松了一口气。

见云殊还像小孩子一样紧紧地握住自己的左手,林可举起了自己的右手,说:“我明明记得某人……最不喜欢别人碰他了,对吧,云殊?”

“啊……”

看着那张在面前逐渐放大的林可的脸,云殊的眼珠一下子瞪得老大了,他哪里被女孩子这样对待过,要是有这样越界的奴婢,早就不在人世了。

虽说他跟宋静雪还处于谈恋爱的初期,但仅仅是握一下小手就紧张得不行,更何况是这种明目张胆的进攻。

但林可对云殊没有半分的意思,只是想着这个便宜弟弟什么时候黑化值能为零。

脸颊和耳朵烧的通红的云殊慢慢松开了林可的左手,他弹了弹身上的灰尘,脸上的表情十分正经。

“我……虽然说没有观察仔细,但我在屋子旁边听到了一些凄惨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就像是女鬼的声音一样。我还在稻草堆里发现了一个稻草人,只是从缝隙里看到了它身上穿着破旧的衣服,衣服上的图案……”

云殊努力回想着刚才看到的画面,他的眉头紧锁,眼睛瞥到了林可的身上,他不禁恍然大悟:“对……稻草人衣服上的图案就跟咱俩身上的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稻草人本是放在田地间用来驱赶偷吃粮食作物的各种鸟兽的,是个死物,最忌讳的就是与活人的衣着相似。

按道理来说,乔婶子应该是知道这个事情的,可我和云殊身上的衣服都是乔婶子亲手拿来的,难不成……她是刻意为之的。

有了这个大胆的猜测之后,林可倒是想起了刚进云坳村的时候,那些村民看向自己的警惕的眼神了,分明是看猎物的眼神。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响动,打断了林可的思绪。云殊本能的想要打开房门,查探个究竟,毕竟以他的身手来说,这个村子里没有能暗算他的人呢。

“云殊,你能不能考虑一下自己病号的身份呀。虽然我知道你……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吧,但有些事情,让我来就可以了。”

要不然……我怎么有机会来感化你呢。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云殊向后退了一步,说了一句悄悄话:“希望这是你的本意。”

小孩子,心思真多。

地面上沾了水,凡是刚刚经过这里的人,都会在上面留下脚印。林可迎着月色在地面上发现了几只属于成年男性的脚印,印痕有些深,看来偷听的时候很急切。

不过,敌人在暗,林可在明,她不能将自己的意图表现的太明显,就去竹竿搭成的架子旁边,将已经晒干的衣服取了下来。

随后,重重地关上房门。

风府。

“少爷,小姐……她还是不肯吃东西。小姐说,她自己做错了事情,理应受罚的,怎么能在面壁思过的途中吃这么好的东西呢,让奴婢把那些吃食都拿回来了……”

小荷是宋逶迤的贴身丫环,宋逶迤做的很多事情,都是瞒着小荷的,这丫头守不住秘密,容易坏事。

但这次,小荷并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她面色如常,恭恭敬敬地跪在风清钰的面前。

半炷香之前,前去悬崖底下搜寻林可尸体的人汇报,并未在悬崖底下找到尸体的影子,这也就证明——林可不是被猛兽给吃了,就是被其他人给救了。

要不是自己的疏忽,怎么会害得云可到了这种地步。风清钰不免有些自责。

小荷的话把风清钰拉回现实,飘着香味的食盒还在地面上放着,风清钰的手里拿着一张信封,他的脸色很不好,

“我知道了。但面壁思过也不能把身体饿着,她既然不喜欢这些,那就……做一些她小时候常吃的面食吧。只希望,她还记得自己的初心。”

这跟小姐预料的一模一样,不过,少爷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还是赶紧回去把这件事情与小姐说清楚吧,免得夜长梦多。

“小荷……算了,还是过几天再把这件事告诉逶迤吧。”风清钰一直都知道宋逶迤的心思的,他本想借这件事打消宋逶迤的念头的,但转念一想,有些火上浇油了。

他便改口说:“你跟逶迤说,让她好好休息,过几天跟我一起去雏花比试的现场,让她好好看看我是怎么挫败云殊的……”

“是……”小荷有点疑心,但这都是主子的事,她也不好插手的。

过几日就是风清钰父亲的忌日了,风父原本是镇国大将军,突发意外身亡。当今圣上对风父的葬礼很上心的,他也曾承诺过风大将军,会为风清钰指一门好的婚事的。

雏花比试在际,风清钰就收到了这个消息,是当今丞相之女——宋静雪。

风清钰在国子监里见过宋静雪几面,但因为他是将军之子,在别人的眼里就是打打杀杀的代表,那位饱读诗书的宋大小姐似乎不喜欢这种类型,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

能退婚吗?我也不太喜欢那种处处端庄的大小姐,总觉得相处起来太多规矩了……

风清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便派侍卫去调查一下这位宋大小姐的事情,知根知底,才好做其他的事情。

宋府。

这几日国子监为雏花比试做着赛前准备,只留下了一些夫子在书院,宋静雪想着云殊能拔得头筹,也去帮忙了。但回到家,就收到了犹如惊天霹雳的消息。

“什么!不日后与镇国大将军之子风清钰完婚,凭什么呀,他又不是我喜欢的人……皇上为什么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就不怕别人晚上骂他嘛!”

“哎呦……小姐,您可不能说这样的话的,要是让老爷听到了,该说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