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22)

“知道了,不会少你们一分的——”

话音刚落,“逶迤”二字如同魔咒一般将宋逶迤束缚在原地,伴随而来的是风清钰的声声质问。

“宋逶迤,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嘛?当初父亲说让我多照顾你一点,我才没有追究你在灵山做的那些事,没想到……你如今做到了这种地步。”

刚才的一切,风清钰全部看清楚了。宋逶迤本是想推开林可,谁知力道一大,竟是万丈深渊……这在风清钰的眼里就成为了一场谋杀。

“我……我没有,是他俩自己掉下去的,不关我的事……”

被风清钰这么一说,宋逶迤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她想方设法解释,可得来的只有风清钰的一巴掌。

梨花带雨的小脸上多了一个很红的手印,宋逶迤的心都要碎了。

为什么当初对自己那么好的风哥哥会变成这个样子,要是没有林可这个人出现的话,是不是一切都会改变呢……

都是因为她,都是因为她!

宋逶迤用幽怨的眼神看着风清钰,委屈的小模样……是个人看了都会心疼的。

但风清钰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迟疑地说:“我今日给你一个教训,希望你能记在心里。至于你找来的这些人,我会帮你处理掉的。但你必须在家里面壁思过几天,好好想一下自己做错了什么!”

宋逶迤捂着受伤的脸颊,傻傻的笑着——对,对……你们说的都对,一切都是我太自作多情。

我的医术是为风父而学的,我的蛊术是为风哥哥而学的,可到头来,他们只会指着我的脑袋骂到,若不是你心思狠毒,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宋逶迤被丫环们搀扶着上了马车,那几个人贩子全被控制住了。

风清钰看了一眼悬崖,对着侍卫说道:“去下面找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对了,逶迤这几天心情不好,她喜欢吃什么、用什么……给她多买一点,别让她冻着了。”

“今天你们看到的一切,就权当没看到过,要是让我发现谁不小心把消息走露了出去……千万不要让我找到你。”

说话的时候,风清钰面带笑容,顺带将旁边的树枝折成了两半,扔到了悬崖下面。

山底。

云殊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人将宋静雪和林可一同抓了起来,悬挂在十几米高的大树上,要他做一个选择。

但他还在犹豫的时候,林可身上的绳子松开了……

云殊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自从母亲去世那晚,他还从未做过如此真实的梦。

可为什么要让林可进来呀,她一说话,悲剧就变成了喜剧。

“云殊,你这么快就醒了。这个村医说你要昏睡一整天呢,我差点以为你要当个睡美人呢……还准备让全村的百姓观赏一番,挣点外快。可是老天不让我如愿呀!”

林可换上了粗布麻衣,她原先的衣服被水浸湿了,正搭在外面的架子上晾干呢。

云殊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破破烂烂的木头桌椅,缝缝补补的被子,挂着一张年画的破洞墙壁,这能住人嘛?

虽说嫌弃,但云殊嘴上可不会说出来,他将无处安放的双手举起来,说:“首先,我是人,不是你的物品,观赏?亏你想得出来!其次,这是哪里,你又带我来什么犄角旮旯的地方!”

“对,你是世子、少爷、公子哥,怎么可能来过这里呢。但你不是自诩学识渊博,一心只读圣贤书,怎么连这点疾苦都不知道。这么看,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国子监学生呢……是不是都读成浆糊了!”

说得多了,林可有些口渴,她端起盛满清水的碗,咕咚咕咚喝了起来,却没注意到云殊的脸色越来越臭,都可以跟生气的旺财有一比了。

“林可,别以为你说的话我听不懂。我……不知道的话,我可以学的。《论语》里有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我好学,我没错!”

为了有掐得过林可的气势,云殊激动得手舞足蹈起来,以至于牵扯到了胳膊上的伤,疼得他咬住嘴唇强忍。

林可看到他痛苦的表情,立马将放在锅炉上熬制好的中药给盛了出来,试了试温度,才端到他的嘴边。

“好了好了,不跟你说那么多了。反正你也说不过我,快点把中药喝了,才能快点好起来呢。”

中药闻起来苦苦的,舀一勺林可吹了吹,放到云殊的嘴边,他竟然不领情,像个七八岁的小孩一样,头扭到了一边。

烦人!

林可忍住想要暴揍云殊的冲动,说:“多多,这就是你说的好方法。让我用母爱般的光环感化他,感动我自己还差不多!”

“宿主,不要这么生气嘛。云殊放在现在就是一个叛逆的初三学生,他不喝,可能是怕你给他下毒。毕竟……你看着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我……”林可差点跳起来把中药扣在多多的脑门上了。

一转眼,林可的脸上挤出十二分谄媚的微笑,问道:“你都这么大了,难道还不知道喝药才能快速好起来的道理嘛。咱们现在是在悬崖底下的山村里,借住在别人家……你总要知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的道理吧……”

沉默了一会儿,云殊的嘴里支支吾吾蹦出几个字:“我……我以前喝药,母亲都会为我准备……甜枣的。没有甜的,我……喝不下去。”

“行吧。我去去就回,你好好在床上待着,千万不要乱动,等会又疼了……”

林可妥协了,她将碗放在桌子上,走到门口装模作样跟村里人说话。

“多多,有糖嘛?要那种吃起来不太粘牙……”

“呃……宿主,你为什么不问村里的人要呀。剧情里设定了,很多人家都存的有甜枣的,一句话的功夫,不必现代的糖果好糊弄过去。”

最重要的是,系统界的物价可不便宜,很多小零食都是多多省吃俭用凑出来的。

他实在是舍不得呀!

“我当然知道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