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21)

完了,看宋逶迤惊慌的模样,她该不会也被算计了吧!

早知道就在城里拼一波,跳车了,摔断腿的可能性也不大。

忐忑不安的林可趁着宋逶迤走神的瞬间,掀开帘子跳到了地面上。

宋逶迤紧随其后,没了刚才温柔的模样。她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林可的身前,揪住了她的领子。

只听得见风中传来长箭出弦的声音,刷刷几声,目标正是宋逶迤。

她只好将手放到林可的腰间,一个转身,长箭侧身而过,全部插在了木头上。

由于昨晚这里刚刚下过小雨,泥土还有些湿润,林可一脚踩到了泥泞里,连带着宋逶迤也站不稳了,两人一起摔倒了。

车夫躲在暗处,他手头上的箭已经射光了,观察到二人是难以起身的情况,他便慢慢地走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把大刀。

大刀十分锋利,林可都能从刀面看到自己的脸,她不禁有些慌张,说:“大哥……大哥,你跟我又没有仇,千万不要杀我呀!冤有头,债有主,要杀就杀你的仇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放我一马是十四级浮屠呢……”

宋逶迤一脸沉着,对于林可这般贪生怕死的行为是不屑的,她活动了一下胳膊,才发现自己的腿和胳膊刚刚被灌木划伤了,血……止不住的往外流。

“要杀要剐,随便。栽在你的手里,我算是认了!”

宋逶迤不算是一个好人,她不但修习医术,也学习了关于苗疆的巫蛊。当看到大刀的时候,她才认出来,这个车夫曾是自己用来提炼蛊毒的实验者的家人。

怪不得这么想致自己于死地呢。

车夫的眼里全是对宋逶迤的仇恨,他不关心林可和宋逶迤刚刚说的话,只是拖着大刀,在将要劈下去的那一刻,被一片叶子抹了脖子。

车夫的身子直愣愣地倒在了地上,云殊就这样出现在了林可的视野里,他的手指上沾了一些叶子的黏液,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看起来十分疲惫。

“林可……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嘛?手段太低劣了。要不是我闲来无事去城外逛逛,估计你早就死在这里了。”

嫌弃的话语从云殊口里说出来,林可顿时有种抓住了救命稻草的感觉。

她第一次觉得,云殊怎么这么讨喜呀?

林可?她不是叫云可嘛……原来用的是假名字呀,亏风哥哥对她那么好。

“我懂……你那是傲娇,不愿意说实话就算了,反正我心知肚明的。就是你能不能拉我一下呀,我刚刚不小心摔到腿了,自己站不起来。”

“真是麻烦!”

虽然云殊嘴上这样说着,但他的实际行动则搀扶住林可的胳膊,还顺带把宋逶迤也扶了起来。

刚放手,他就用捡到的那块手帕仔仔细细擦拭了几遍手掌,察觉到林可在偷看自己,他又连忙将手帕藏了起来,十分别扭地说:“你……你还能走嘛,我没带知风和听云。让我背你,那是不可能的。”

林可单腿蹦跶了几下,表示自己还可以。

到了这种地步,宋逶迤也没有心思去害林可了,她的身上沾满了泥土,刚用手擦拭过脸颊,就变成了一只脏脏的小花猫。

“那个……刚才的事是我太急躁了,如果不是我那么粗心大意,也不会遇到这样的危险的。”

知错能改是好事,但林可并没有那么大度。要不是云殊的及时赶到,谁知道自己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呢。

云殊不认识宋逶迤,他也看出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便自顾自走远了,但所有的心思还是放在了林可身上。

如果她再遇到了危险,自己还是能及时赶到的。

“你如果有诚意的话,可以送给我一些银子嘛?毕竟……我陪你这么一路上颠簸,医药费、精神损失费、时间费……等等,一大堆的,都要算清楚的。”

看着宋逶迤有些吃惊的模样,林可倒是端起了架子,问:“你不会是想赖账吧!”

“不是,就是有些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如果你是要钱的话,我自然是可以赔偿给你的,就当弥补我做的错事……”

宋逶迤的语气里多了几分愧疚和羡慕,如果能有一个人这么奋不顾身来救自己的话,那该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呀!

平日里热热闹闹的树林子突然变得安静,马车就停在一棵大树下面,林可和宋逶迤因为刚才的争斗翻滚了很远,只能依稀看到马车的影子。

车夫的尸体逐渐变得僵硬,另一伙埋伏的人伺机出动,他们是收了宋逶迤的钱财的人贩子,因为估算错了时间,晚来了半个时辰。

但现在看,时间刚刚好。

云殊刚靠到树上,脑袋就有些昏昏沉沉的,他昨天一夜没睡,强撑着才赶到了城外。

只希望……林可能少给自己找点麻烦。

可事与愿违,云殊的神经松懈了一秒钟,林可的惊呼声如同一根针似的刺痛了云殊,他飞身而去,虽说拽住了林可的手腕,但两人还是从悬崖上掉下去了。

“你大爷的!”

林可对着多多骂了一顿脏话,这里根本没有悬崖的,要不是这个破系统为了增加一点趣味性,临时改变了一下地形,也不至于有英雄救美这一出。

人贩子跟宋逶迤是认识的,他们原本是想吓唬吓唬林可的,可一转眼,后面就是万丈深渊,吓得他们几个捂着胸口向后退了几步。

“宋姑娘……这,我们算是完成任务了吧。那你什么时候把剩下的钱给我们呢?”

宋逶迤的脑海里还在回忆刚刚云殊奋不顾身的场面,她一小步挪到了悬崖边上,心有余悸。

这么高……掉下去应该不会活着了吧?

他们两个自己掉下去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

我没有杀人的……我没有杀人的……我只是想让她活下来。

见宋逶迤身体颤抖的模样,人贩子又问了一遍。

“宋姑娘,你该不会想反悔吧。我们可是在道上做了很多年的,从来没有人敢欠债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