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20)

在阳光的折射下,一个明晃晃的东西闪住了林可的眼睛。

一片叶子落在了宋逶迤的肩头,林可趁机抱住了她,十分深情地说:“你救了我的命,还帮我逃跑,我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了,就把你身上的落叶拿了吧,礼轻情意重,你应该不会嫌弃吧……”

“呃……当然不会了。”

这云可发什么神经呢,不好好上马车,非要拖延时间。

虽说宋逶迤内心不喜,但她没有表现出来。

而林可也看到了那个明晃晃的东西的真面目,是一把匕首,藏在车夫的腰间,用皮革子装着,看来是蓄谋已久了。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林可最终上了马车,坐在宋逶迤的对面,闭目养神。

但林可怎么可能睡得着呢,她在识海里与多多商量呢。

“多多,宋逶迤的手段都有哪些呢,她不会是想把我给杀了吧,可我一没抢她的东西,二没弄坏她的东西,她怎么可以这么不讲理呢?”

“呃……跟女生说话,需要讲理嘛,不需要的。宿主,我觉得你还是先想一下自救的方法吧,宋逶迤是一个绝对不允许别人沾染她喜欢的人一根毫毛的,风清钰不仅抱了你,还……那啥了你,你觉得她会放过你嘛,绝对不会的。”

在林可中毒昏迷的那段时间,风清钰在林可的身上做了一个印记,至于是在什么地方,多多不好意思说的。

幸好林可也没有追究。

马车外面传来热热闹闹的叫喊声,卖糖葫芦的、卖凉粉的……卖风筝的,倒是勾起了林可的记忆。

这不是我昨天昏倒的那一条街嘛,要是我能从马车上跳下来,混入人群里,不就可以逃跑了。这时候正值人多,混进人群里,他们应该不敢动手的。

林可这样想着,慢慢睁开了眼睛,只见眼前的宋逶迤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哪里是个杀人的料子呢。

但林可只是做了一点小动作,发出的声响便吵醒了宋逶迤。

她的眼神里少了几分温柔,右手紧紧地握着针包,似乎下一秒,她就要动手,再次把林可扎成筛子。

“你……你没睡呀?”

林可有些尴尬的开口,她的右手放在车帘子上面,不知要不要收回来。

“睡不着的,脑子都是关于风哥哥的事情。云可,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呀,就是那种你喜欢他,他不喜欢你的那种……”

宋逶迤起身把车帘子给拉开了,窗外的风景如同走马灯一样划过,林可扭头瞧了一眼,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云殊。

只不过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油纸伞,上面的水渍还未干透,靠在小贩摊边的墙壁上,眼神如同老鹰一般锐利,在观察着什么。

林可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但她只能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又一茬没一茬跟宋逶迤说着,就像是死前的最后一顿饭似的。

不过,林可特意往车帘子那里挪了挪,等到她半个身体挡住一点点窗口的时候,她突然一声惊呼:“其实……我知道风公子喜欢什么样的女子的,他之所以救我,很可能是因为我跟他的理想型有点想象吧。但我只能跟你悄悄说……”

一向谨慎的宋逶迤有些心动了,在风府,风清钰总是对她有意无意的远离,只有真正用到自己的时候,才会亲切地叫一句逶迤。

她已经受够了这样的日子。

在宋逶迤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到林可的悄悄话上的时候,林可费力地将藏在身上的手帕甩了出去。

手帕轻飘飘的,但在多多玄学的加持下,它一路上畅通无阻,落在了云殊的脚旁边。

上回林可用来给弥途夫子擦脸的手帕,云殊回去的时候让府里的丫环给清洗了一下,刚好带在了身上。

任何细微的风吹草动,云殊都注意到了,包括这两个十分相似的手帕。

这是在城内,马车行走的不太快,云殊也将目光放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盯上了那一辆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马车。

虽然很不确定,但也只有这一个可能性了,云殊还是跟了上去。

“宿主,云殊来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表演了。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再多的,就要违规了……”

多多已经跟林可配合得行云流水了,有些事,林可不说,他也知道要做什么的。

车夫哼着小曲,实际上,他在给宋逶迤报信,渐渐远去的繁华街市意味着他们已经出了城,可以动手了。

宋逶迤不耐烦地坐回原位,敲了两下木杆子,说:“宋静雪,京城里的第一才女,是个温婉贤淑的女子。但是你说……风哥哥会喜欢她,我总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风哥哥的父亲与宋静雪的母亲有着一段不可言说的关系……”

上一辈子的爱恨纠葛,那才好呀!要不然怎么体现男女主为了爱连旁人的性命都不顾了,这才是虐文的精髓呀!

林可很想与宋逶迤细说一下其中的弯弯道道,什么挖肝、挖肺,都是小场面了。

但是时间逼近,马车在一处偏僻的树林子里停下来了。

阵阵鸟鸣声和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传来。

林可的小心脏咯噔了一下,她与宋逶迤拉开了几分距离,眼神异常的冷静。

车夫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早在上车之前,宋逶迤与车夫交换过眼神,切换成了第二个计划。

在第二个计划里,宋逶迤也是受害者。

“车夫,车夫……”宋逶迤一边喊着,一边掀开帘子,只见一柄长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马车正中间射进来,幸好宋逶迤在山上学医术的时候也学过一些武功,及时躲避了。

这家伙……怎么来真的!

长箭可不在宋逶迤的计划之内,要是被风清钰查出云可莫名其妙死在了城外,那自己绝对脱不了干系的。她便想着,在城外把云可给卖了。

这样的话,就再也看不到了。

很可惜,车夫在她的意料之外。

长箭咻得一声插在了车板子上,林可被吓得咽了咽口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