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19)

可听云不是比我还聒噪的嘛,世子让我取经,是怎么想的。

还没等知风开口,云殊便一脚把他踹了出去。

春华路街头,沉浸在夜色的祥和之中,云殊手撑一把油纸伞,“漫步”在滴滴答答的雨声里。

今日上午,这里原本是云殊跟林可争执的地方,散伙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据说仲月十六这一天,春华路这条街道上的住户都被一个形色匆匆、撑着油纸伞的少年敲过门,可开门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住户们还以为是闹鬼了呢,一个个紧锁着房门,再也不敢打开。

载着失望而归的云殊的心里似乎有了新的答案——与其见到一具没有生机的尸体,不如没有任何消息来得更能安慰人心。

这是云殊的母亲常对云殊说的话,当那个他曾经以为能守护自己一辈子的柔软身躯砰然倒地的时候,他便重新扛起了一片天地。

从踽踽独行开始,他心底的感情就好像失去了波澜一样,如今有了一点触动,又怎么甘于回归平静呢。

黑化值再度降低的时候,林可差点以为自己的计划失败了呢,没想到歪打正着,成功了呢。

只不过,牺牲的代价有点大,说不定就被风清钰那个老狐狸绕进去了。

“云可,你准备好了没?”

林可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宋逶迤喊的是自己,她急急忙忙从床上爬起来,对着门拉开了一个小口。

一大早的时候,风清钰便派了几个下人过来送早饭,林可让他们放在门外。

下人没有起什么疑心,走得极快。

可依照风清钰老狐狸的性子,总觉得不应该这么简单。

林可让多多查验了一下饭菜里有没有下奇奇怪怪的药剂,确定无事时,林可才大快朵颐起来,睡了个回笼觉之后,便有了眼前的一幕。

宋逶迤带了一个身形跟林可极为相似的丫环,仔细一看,她的额头处有一块青色的胎记,细碎的额发挡住了大部分。

“这……就是你说的办法嘛?”

林可的语气带了几分疑惑,请宋逶迤和这个眼神闪躲的丫环进来了。

“风哥哥对你的事还挺上心的,说让我一定要医治好你。我也旁敲侧击向他问了你什么时候出去的事,应该不大可能,所以我就想了这个调虎离山之计……”

“让你从侧门出去,即使被风哥哥发现了,他也不可能把你追回来的。至于我嘛,顶多跪几天祠堂,风哥哥生我几天闷气,也就没什么了。”

宋逶迤的计划看起来很安全,但林可细细琢磨一番,倒是发现了几个漏洞——医治好我,也就是我的身体里还残留着毒素;风清钰绝不会轻易的放我出去……

小丫环面露苦色,那双饱含沧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可,似乎在说不可以。

林可早就注意到了,但宋逶迤就隔在二人的中间等待着林可的回答。

“那现在需要我做什么,你说我听吧,提高一点效率。”

林可迅速换上了小丫环的衣服,就连脸上的那一块胎记都做出来了。小丫环则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呆坐在椅子上。

宋逶迤的嘴角露出一抹浅笑,她的双手放在林可的肩膀上,林可只觉得整个人的脊背发麻,有一种不言而喻的战栗感。

奇怪……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在小丫环的注视下,林可乖巧地跟在宋逶迤的身后,出了房门。

桌子上放凉的茶杯在大幅的颤动下摔到了地面上,小丫环的脑门出了许多细密的汗珠,她咬紧牙关,忍着痛将快要融进身体的银针给拔了出来,足足有十几根。

望着桌子上尖尖的银针,小丫环似乎回忆起痛苦的画面了,她的眼神里全是对宋逶迤那张笑脸的恐惧,而她额头上的胎记,也是假的,只是用青灰色的染料涂的。

“云……云姑娘既然是公子在意的人,那我就要跟公子说一声……”

小丫环低声自语,可刚踏出第一步,她便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

那些银针封住了她大部分的经脉,在宋逶迤的搀扶下,她才能像一个正常人行走。现在,她只能爬过去了。

上马车之前,林可让多多探知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要是这马车不小心跑到了地形偏僻的深山老林里,那不得来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

只可惜,林可的年纪有点大了,玩不来那种刺激的。

“宿主,目前路况一切正常,没有悬崖、没有山地、更没有盆地,如果非要说有一丝丝的危险的话,那可能是地面上的鹅卵石有些多了,马车跑起来会颠一点。”

林可不禁冷笑一声,多多从哪里学来的冷幽默,京城会有山地嘛,会有盆地嘛,一点正经事都不干。

不过,从风府出来,用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未免也太顺利了吧。林可都有点怀疑逃跑的事情的可靠性了。

“云可,你刚刚在走神嘛?”

宋逶迤拦住了林可的去路,就像是一只潜伏已久的毒蛇一样,巧用手段便把每条活路都给堵死。

面对宋逶迤冷不丁的问话,林可只是拉起了对方的手腕,有些迟疑地说:“我刚才只是在想……你曾经说过的话,你说我身上还有毒素残留,那我这么一走了之的话,这些毒素要怎么办呀?如果有靠谱的大夫来医治我的话,我倒是不怎么担心的。”

“可……世事难料呀?”

林可的要求很正常,既然要救治病人,那就要治好,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这也不符合宋逶迤在原剧情中医圣的身份。

但看宋逶迤紧皱眉头的样子,林可察觉到了一丝猫腻——必须得拉她上马车。

“那我把你送到地方吧,正好帮你做一下最后的医治。反正我跟风哥哥说了,我今天要出去的,也不耽误这些时间的。”

宋逶迤的嘴角扯出一个勉强的笑意,她朝马车夫使了一个眼色,只见神色略显紧张的马车夫慢慢收回了右手,继续他的面无表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