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17)

“好像跟藤蔓上的丝瓜差不多呢。”

清碧忍不住比喻了一下。

云殊的听力很好,将二人的窃窃私语全都听到了心里去,他不禁眉头一皱——我在她们的印象里有这么差劲吗?

我……要不要做一些改变呀,不对,那样就不符合我世子的身份了,我还要怎么在众人面前树立威风呢!

水碧和清碧之所以这么不担忧林可,是因为林可的“跟踪”是早有预谋的,“失踪”是林可计划中的一环,主要是想看看云殊到底有什么反应。

按照林可的话来说,那就是表现不错。

可假失踪变成了真失踪,这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突然,旺财从黑黜黜的角落里跑出来了,它那金黄色的毛发看起来没有太多的光泽,四条小短腿在地面上踉踉跄跄的,完全不是一条好狗该有的样子。

沉思着的云殊即使看到了旺财很多次,但还是像第一次那样担惊受怕。

他的双手不自觉抱住椅子的把手,就连被书桌遮挡住的双脚也抬起了一公分。

旺财的步伐虽小,但还是慢慢地向云殊的方向移去。

没有云殊的命令,水碧三人也不敢轻举妄动的,她们乖乖地跪在地上,不经意间观察到了云殊细微的表情。

此时,云殊的脑海里出现了林可的身影,就如同雨过天晴后的彩虹一般,少了乏味,多了眼花。

“算了,林可也不算无用之人,府里多她一个人也不算累赘。既然是你们办事不力,就由你们去寻找她的下落吧。但是找到了她,必须让她回来受罚,本世子可不喜欢这种只会添乱的女人。”

“嗯……世子说的是,属下知道了。那属下就先把旺财抱走了,以防它扰世子的清梦。”

闲逛到半道的旺财被水碧束缚了身子,它生气地挥动四肢,想要挣扎开来,可力量太过弱小,在清碧拿出肉干的那一瞬间屈服了。

其实,云殊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云淡风轻的,在水碧三人走后,他又给知风了一些事情做。

“知风,去调查一下……今日上午云朵在粥里下的什么药,是不是林可授意的。还有林可跟踪我之后都去了哪里,周围的百姓应该都有看到。你现在去,应该还来得及……”

是吗?月上柳梢头,应是安睡夜。

知风轻咳了几声,可怜兮兮地说:“世子,这么晚了。要是贸然打扰那些百姓的话,有可能会被某些多心的大臣参一本的。”

知风说的是实话,原本云父在世的时候,本就位高权重,势必会引起朝中其他人的眼红。

要不是云父的突然逝世,也就不会有云殊现在如此“平静”的生活。

云殊倒是冷笑了一声:“父亲走后,云家在朝中的地位大降,就连祖父对我也不怎么抱希望。当今的皇后还是云家死对头的女儿,这个时候贸然行事的话,的确是有风险的。”

“但……本世子关心的是林可的死活。在京城里找个人都能被他们束缚住手脚,真是麻烦!”

这一声,云殊算是动了杀心。

“既然他们不想给咱们活路的话,那也就没必要客气了……”

云殊的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渗人的笑容。

冰晶透骨的玉笛在寂静的庭院内响起,悠扬的笛声让知风提高了警惕,他握紧了身上的佩剑,虽然背对着院子,但他依旧能听到沙沙作响的声音。

有人不小心踩到了院子里的落叶,还有人在房顶上行动。

这些迹象,都在证明知风不是一个合格的侍卫,还需要云殊来提醒有人潜入了云府。

云殊的住处有些偏僻,特别是到了晚上的时候,周围只有听云和知风这两个侍卫在守着。

屋内的烛火在玉笛的最后一声突然熄灭,淡淡的月光顺进了屋里,照不清任何东XZ在房顶上、树后面的刺客似乎是被这一幕吓到了,他们本就不是专业的刺客,一旦丢失了目标,便有些无所适从的。

可云殊管不了这么多,敢这么明目张胆来刺杀自己的,总得吐点骨头才对。

在天地失色的一瞬间,知风如同一阵风似的,唰的一下出现在了屋顶刺客的身后,几个手刀过后,他们全都倒地,从屋顶上滚落到了地面。

被这迅猛的动作吓到的树后面的刺客,手心在不断的冒汗,本就迟钝许多的刀更砍不动人了。

刺客的双腿在不断的发抖,知风出现在他们眼前的零点零一秒,他们都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嘴里说着:“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求求您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在知风行动的前一刻,云殊就叮嘱了他——不要见血。

松懈了的知风将长剑收了起来,对于这些怂蛋,他刚刚只是在吓唬他们而已,要是使出了真本事,估计就要麻烦打扫院子的丫环辛苦一天了。

“你们都把手中的武器放下吧。以后对于这种没把握的事情,还是不要干了。”

怂蛋们喘着粗气,知风只能听到他们整齐不一的嗯了一声。

下一秒,一枚速度极快的暗器朝知风的脑门飞来,要不是从房内飞出来的茶杯挡了这一击,知风的脸上可能真的要开花了。

茶杯与暗器碰撞的瞬间,散落成无数的小碎片,有些落到了蹲在地上的刺客的眼里,疼得某些人捂着眼睛大叫。

“多谢世子。”

知风的语气里全是感激,他也重新提高了警惕,让这些刺客站成一排,还收缴了他们身上的武器。

“知风,你要是能狠下心来,也不至于刚才会被这群无用的家伙偷袭。他们应该是依仗着人多,才想着来暗算我的。只可惜……人多在世子府只能是劣势。”

云殊从黑暗中慢慢走出来,玉笛别在他的腰间,清冷的神色有一种疏离感,可他说话的语气带着几分嘲讽,让那些刺客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神气什么呀!不就是一个刚死了父亲的废物世子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