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16)

“看你这么滑稽的样子,早知道就不听风哥哥的话了……”

所以,我这副样子全是因为风清钰的异想天开,要不是宋逶迤的医术好,早就被扎傻了。

林可咽了咽口水,请宋逶迤坐下来,可桌子上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东西,就倒了一杯茶。

“我叫……云可,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了。要不是你医术精湛的话,估计我早就魂归西天了。”

“这么客气干什么,风哥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而且……风哥哥还特意叮嘱让我好好照顾你呢,要不是风哥哥的请求,我一般是不会出手医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最后一句话,宋逶迤的语气重了下来。

她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和善,相反,如果不是风清钰的上心的话,她早以另一种手段把林可给医死了。

既然是能让风哥哥特意关照的人,那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大的本事。

“多多,这个宋逶迤是不是在密谋着其他事,这种笑里藏刀的人……还是云殊更让我有恐惧感。算了,反正迟早得离开风府,就先迂回着吧。”

林可像是装傻一样,说:“没想到风公子这么关心我呀。我本来想着早点离开风府的,可风公子提出了一个要求,说要我给他一定的报酬,才肯把我放出去,不知道风公子喜欢什么东西呢?”

宋逶迤正在为林可拔下头上的针,她的手法娴熟,心思全在风清钰的身上。

沉默了几秒钟后,宋逶迤倒是有了新的想法。

风哥哥竟然会为一个年龄这么大的女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必须把她尽快赶走,断了风哥哥的念想。

如果风哥哥娶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的话,对于风府的名声也有很大的影响的。

林可说这些话的本意也是想利用宋逶迤顺利出去的。

要是风清钰真查出了自己的身份,用自己来威胁云殊的话,那不是一刀就没命的结果嘛,惨死的样子太不好受了。

看宋逶迤有些迟疑的表情,林可已经猜出来了,小姑娘……还是上钩了。

宋逶迤将所有的针收到针包里,说:“风哥哥喜欢的东西挺多的。他这么问你的话,应该是想从你身上得到一些有用的价值。风哥哥从来不会无缘无故救人的。”

“至于这个礼物的话,我觉得没有必要的。不如,我帮你吧?”

宋逶迤的目的很明显,她的一颦一笑都有些许的疯狂,要不是林可对她比较了解一点,还以为她马上就要谋杀自己了呢。

林可点头答应了,但她对毒药的来源还是有些疑惑的。

毒药是在绣球上面的,而自己是突然冲出来的,那这个毒绣球对付的人应该不是自己,是云殊才对呀?

云殊不会已经毒发身亡了吧!

“宿主,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吧!要是云殊没了,这个世界早就崩坏了,你也就不用做任务了。云殊虽然接触了绣球,但他没事的,因为他是百毒不侵的体质。”

“百毒不侵?你怎么不早说呢……那我冲上去救的意义在哪里呢,这不是纯纯作死嘛,还得让云殊说个累赘的名号?你就这么不为你家宿主考虑的嘛……”

多多冷不丁地回了一句:“忘了。其实宿主可以多探听情报的,毕竟云殊跟风清钰本就是死对头,有了重要的情报在手,你也就不是一个废物了。”

“呵呵……我谢谢你大爷!”

见林可走神,宋逶迤关切地问:“你怎么了?不会是因为我刚把针拔了,你……就不舒服了吧?要不要我再帮你看看呀。”

许是因为有了林可刚刚的承诺,宋逶迤的语气平缓了许多,就连摸林可脑门的动作也变得十分温柔,她还贴心的把自己的脑门往上凑了凑。

“没问题呀。你该不会是不习惯扎针这个手法吧……”

这就是楚楚可怜的小白花的样子嘛,也太可以了吧。只可惜,喜欢的不是我。

“可能吧。但我有一个问题,绣球上面到底是什么毒药,我的身上会不会有残留呀。如果……你帮我出去了,风公子会不会对你有很大的意见呀?”

这些都是林可的肺腑之言,如果小白花可以转换一下目标就好了。

多多给出了一星的差评:“宿主,你也太不专一了吧。你不是说你喜欢弥途夫子嘛,怎么转眼就变脸了呢。”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云府。

“你说什么……林可还没有回来嘛?本世子不是让你们一直保护她的嘛。你们却犯了这样的疏忽,是想等着领罚嘛!”

云殊今日与宋静雪解释清楚了林可的身份,他们之间的误会才没有闹大。

可一转眼,林可又失踪了。

本来在为雏花比试做打算的云殊停下了手头上的动作,一遍又一遍地质问着水碧三人。

“世子,小姐说了……她要自己一个人出去的。属下想着,京城里也没有多危险,就答应了小姐的请求。”

“而且……小姐在还是丫环的时候,就一直负责府里的妾室的采办,对京城的各个摊位都很熟悉的。小姐应该不会走丢的,京城里也没多少人知道小姐的真实身份。”

“最重要的是,小姐想要给您一个惊喜的。可没想到,最后成了这副模样……如果世子想要惩罚的话,属下愿意用生命来担保,此事全是属下的疏忽,跟小姐无关的。”

水碧仿佛被林可洗脑了一样,话里话外都是小姐小姐的,哪里还把云殊这个主子放在眼里。

“呵……可真有意思呀!林可本就是一个地位低下的丫环,失踪就失踪了。用得着你们费尽心神向我报告她的消息嘛……倒是你们,才跟她相处几天呀,就被迷得五迷三道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狐狸成精了呢!”

往日里,云殊可是不会有这么多的说辞来“骂”水碧她们的,只是轻轻地说一句“下去领罚”,就很少有后续了。

水碧低着头,眼睛却瞥到了云殊的脸上,她拉了拉身旁的清碧的袖子,说:“清碧,你快看,世子的脸都要被气青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