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14)

“一段好好的因缘,就这样被你给破坏了!”

围观的人群对于抛绣球迎娶夫婿这种事情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了,他们对林可的行为指指点点的。

云殊刚走到这边的时候,便不小心被人群挤进去了,就连他精心包好的桂花糕,也被人推搡得掉到了地上。

要不是不想惹事,云殊早把这群刁民给打爬下了。

“好姻缘?仅仅是靠抛绣球就能得来的嘛。而且我看刚刚那位公子的表情是一脸的不情愿,我抢走,才是断了这段孽缘的最好方法。”

“话说,你们就不想接绣球嘛,一个个站那么远干嘛。抢到了就是乘龙快婿……”

绣球上面系着一些编织成结的飘带,就像是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林可看到的第一眼还挺喜欢的,不仅多抱了一会儿。

直到楼上的那位小姐开口,众人的目光才从林可身上移开。

云殊也算是明白了,林可应该在跟踪自己,要不然怎么会在那么恰好的时间赶到。只不过,她的演技略显拙劣了,还装作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是想表演给谁看呢。

不过,一个姑娘家抢另一个姑娘家的绣球,这在道义上是令许多人所不齿的。

如果她只是为了自己才做出这般举动的话,那……自己岂不是错怪她了?

“既然这位姑娘这么喜欢这个绣球的话,那我便把绣球赠予姑娘吧。我今日之所以抛绣球,也只是想看我那心上人会不会来。如果我草草选择一人嫁了,那才是误了我的终生……”

“幸好姑娘给了我及时醒悟的机会,我也不用拿我的后半生去赌了。”

被莫名其妙夸赞一番的林可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她挠挠头说:“没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呢。其实,人生本应该有许多选择的,何必在那一棵歪脖树上吊死呢……我好想说的有点多了,你不必在意的。”

现实世界的林可过得并不如意,要不是那几个损友一直陪伴着她,估计她早就自杀了。

有时候碰到一些感触颇深的事,林可就会忍不住多说几句。

嫁衣姑娘的眼前一亮,唇角染了几分笑意:“姑娘说得很好,不必这么谦虚的。要是我日后能有姑娘这般坦荡的胸怀就好了,应该就不用烦恼很多事了。”

说完这句话,嫁衣姑娘的身影就慢慢退去了。

她的周围跟着几个模样看起来有点凶狠的奴仆,走之前还恶狠狠地瞪了林可一眼。

围观的人群也散开了。

脊背发凉的林可的右眼皮突然跳了一下,云殊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了林可的身后。

“林可,我从没想到你还有如此行侠仗义的一面,当初真是小看你了。不应该只从一个丫环的方面看你。”

也许是研究林可说话的方式有些过于入迷了,云殊说话的味道也有点偏于哲学向了,但他还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那应该从什么方面看我呀?”林可眨巴着略带笑意的眼睛,顺着云殊的话说下去。

云殊愣了一下,抿了抿嘴唇,说:“你怎么套我的话呀。真是一个心机颇深的女人。我告诉你,别再跟着我了,我有重要的事情,你要是敢破坏一分一毫的话,那些……被人踩在地上的桂花糕就是你的下场。”

林可的嘴角还残留着桂花糕的残渣,云殊是看到了,才这样说的。

林可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对多多说:“多多,云殊生气的原因……是不是还有那些被踩碎的桂花糕呀!你赶紧把我给你的那袋给我,正好献一下殷勤。”

“哦……”多多的嘴巴一张,只见袋子里全是残留的粉末,说,“宿主,我吃完了。咱……还是换个方式吧。”

我的系统怎么可以是个吃货呀!都说猪队友不靠谱的,我今天还真是见识到了。

内心毫无波澜的林可十分乖巧地说:“世子要不要我再去帮您买一袋呀。如果世子肯在这里等我的话——”

林可的突然靠近,吓的云殊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云殊比林可高一个头左右,她的行为在云殊看来,多了一点“诡异”的模样。

“你离本世子远点就行了……”

“行吧。”林可小声地嘟囔着,抱紧了手中的绣球。

可就在云殊走了有几米远的时候,林可只感觉一股晕眩感袭上来。

熙熙攘攘的人群的背影越来越模糊,云殊的身影最终消失在了那条街道旁,耳旁还传来了一些来往的百姓的声音,说着什么——不好了,不好了!

最终,林可的眼睛闭上了,她手里的绣球滚落到了一个人的脚旁。

那人想要伸手拿起绣球的时候,却在上面发现了一些端倪,叫身旁的小厮向周围的商铺借了一块破布,这才把绣球抱起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林可被那人拦腰抱了起来。

围观的人群抬手想说什么呢,却被那人一口回绝了:“我认识她。”虽然只有一面之缘。

天色渐暗,林可刚醒,便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像被人敲打了一样,止不住的疼。

缓和了一会儿,林可这才有精力打量着周围的事务。

弥漫着淡淡的清香的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的地面,还有盛放在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丰盛晚宴。

林可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太香了……好饿呀!

不行,怎么能因为吃的误事呢,得赶紧回云府去,要是云殊知道我失踪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知道会不会担心我呀!

林可又一茬没一茬地想着,直到在镜子中看到了自己的脑袋被扎成了刺猬的模样,她不仅“咆哮”道:“谁干的,给老娘站出来!”

“宿主,救你的人干的。而且……你也认识他。”

“我还认识会这样插秧的人嘛?多多,你可别骗我了——”

话音刚落,风清钰的身影如同一阵风似的,咻得一声出现在了林可身后。

铜镜里突然多了另一个人的脸,还是在如此昏暗的烛光下面,林可差点以为自己碰到鬼了,慢慢地扭过头,这才松了一口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