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13)

云殊身边有侍卫把手,凭她自己是难以接近的,那就生米煮成熟饭,他不认也得认了!

啊……怎么又这么大的烟气呀,要是放在我自己住的小区里,估计消防车又被惊动了。那这……还能吃嘛?

林可带着忐忑的心情,拿着锅勺在米粥的底层挖了挖,不出所料,糊了。

扑面而来的糊味让林可止住了呼吸,她可不想在云朵面前丢人的。

不过,就那几秒钟的时间,云朵的身影便从厨房消失了。

多多补充了一句:“宿主,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给你安排需要做饭的角色的,那……太为难你了。要不然,咱还是放弃吧。”

林可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嘱咐水碧把糊了的米粥倒到了外面。在几个技艺精湛的厨子的配合下,变成了小花猫的林可终于有了一份完美的“作品”。

今日的云殊正值假期,但以他不喜欢凑热闹的性子,估计正在书房温习诗书呢。

林可轻轻地敲了敲房门,没有人应答。

知风握紧了手中的佩刀,说:“世子,小姐过来了。您上回在纸上写的关于小姐说的话,要不要让小姐确认一下正不正确?毕竟……属下也看不太懂。”

云殊还真把那些话给记下来了,他从小就被云父教导,对于不可知的事情一定要极尽探索。但如果向林可那个女人低头的话,他世子的面子往哪里放呢。

“以后……对于这种事,你还是少说为妙吧。你平常不都话很少的嘛,怎么今日话这么多,是本世子让你训练的时间太少了!”

云殊有些狐疑地看向知风,他的眼里充满了打量的意味。

云殊的武功比他的两个侍卫要高上很多的,但在外人的眼里,他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小世子而已,处处都需要人保护。

就连知风都快要忘了这件事了。

“呃……属下知道错了。不过,属下好像闻到了白粥的味道,特别香甜的,估计是小姐端来的。您确定……不让小姐进来嘛?”

这件事,是水碧提前告知的,要不然……就算知风是狗鼻子,他隔着几丈远的距离也闻不到的。

“白粥,那让她进来吧。但你可不许在她面前提起关于我做的一些会让人误会的事情。要不然……你就去找听云吧!”

林可只是把东西放在外面就走了,有一句话说的话,欲速则不达。

要是真把云殊逼急了,他可能咬的比旺财还要凶呢。

而且……今天下午是云殊跟宋静雪秘密约会的时间段,无论怎样,也要帮云殊把这个白月光留住的。

娶得美人归的时候,云殊的黑化值应该会清零吧。

东厢房。

“怎么样?世子喝了嘛,有没有不适的症状呀?”

东厢房。

“怎么样?世子喝了嘛,有没有不适的症状呀?”

云朵从厨房回到屋里以后,便一直在焦急的等待。

她攥紧了手上的帕子,眼神一直盯着窗台上的盆栽,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她就会紧张得不行。

这可是她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就当是为自己努力一把。

小蝶是云朵带过来的丫环,她扫兴而归,低着头说道:“小姐,世子的确喝了,但世子的样子完全不像被下了药的。小姐,您是不是忘了放呀?”

“怎么可能,那个药包都空了的。那个人不可能骗我的……是不是因为世子在克制呀,你是不是看漏了什么?”

云朵死死地拽住小蝶的胳膊,长长的指甲在她的衣服上划出了几道划痕。现在的云朵,有些风魔,可小蝶也不敢多说一个“不”字,只能任由云朵发疯。

奇怪?这个叫云朵的远房表妹怎么看着像得了羊癫疯一样,看起来温温和和,没想到私底下是这副模样。

她刚刚说的下药,难不成就在世子喝的白粥当中。算了,还是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世子。

云殊要比知风先一步察觉出有人在监视自己,他的眼皮只是抬了一下,知风便多留了一个心眼,跟了出去。

可刚回到书房,桌子上只剩下了被舔的干干净净的瓷碗,哪里还见云殊的身影。

知风现在严重怀疑,世子只是想支开自己而已,谁知道自己想那么多呢,真的是错付了。

他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角,收拾着桌子上的碗筷。

云殊轻装打扮一番,修长的身形在同龄人里显得格外突出,而他对外人的心眼也是格外的多。

他在糕点铺子里买了一大袋子的桂花糕,黄黄的油纸包裹着,浓郁的桂花香扑面而来。

在云殊离开后,林可也来到了糕点铺子,在多多的哀求下,她买了两小袋桂花糕,一袋自己吃,一袋给多多。

林可疑惑地问:“你们系统也能吃到小世界的东西嘛?你们不应该是机器人嘛,不应该喝机油的嘛?”

“谁跟你说我们喝机油的。我们系统也算是碳基生物,正儿八经要吃食物的。更何况,花的是反派的钱,我又不心疼的,不得多薅点羊毛!”

多多把占便宜说得理直气壮。

“碳基生物?那什么时候能让我见见你的真正面目,你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像我那个死对头。

就在闲谈之际,多多发出了警告声。

“有危险物体正在接触云殊,请宿主前去营救。宿主距离危险地区还有三十米左右……”

这不就是刷好感度的绝佳时机嘛!林可挑了挑眉毛,将刚咬了一口的桂花糕全扔到了识海里,交由多多保管。

林可费力地挤进拥挤的人群里,在众人和云殊十分懵逼的时候,一把抢过云殊手里的红色绣球,对着二楼上方的嫁衣姑娘喊道:“我抢到绣球了,我抢到绣球了……”

林可兴高采烈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得逞,但嫁衣姑娘的表情可以用拧巴的面团来形容了,她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恨意,正死死地盯着林可手中的绣球。

“你一个姑娘家,抢什么绣球呢!”

“对呀,你一个姑娘家凑什么热闹呢,你没看到绣球都快要到那位公子的手里了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