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11)

本来对林可抱有一丝丝好感的云殊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即使是云府的下人,也不允许被别人随便欺负的。

“可是世子……小姐说了,这一切都是她的安排,希望您不要插手。如果可以的话,小姐还希望您能闭嘴,让她不要有太多的困扰。”

清碧是个活泼的性子,跟云殊说话的时候本就有些口无遮拦的,有了林可这个靠山,着实有点不把云殊放在“眼里”了。

云殊是不喜欢约束这些属下的,他把随身携带的一柄匕首放在了桌子上,语气里带着一些不可思议:“不是……林可是云府的主子,还是本世子是云府的主子呀!清碧,本世子倒真想把你的脑袋敲开来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小姐说的话还挺准的……”清碧的眼前一亮,先是喃喃自语了一句,接着补充道,“世子,小姐猜到了您会说这样的话,特意让属下回您一句,脑子里装的是对客观事物的反应,如果世子真的不懂的话,应该拿起镜子照照自己的表情……”

云殊现在的表情是迷茫中带着一丝不解,就像呆头鹅一样,他还真依照林可所提的建议,将藏在匣子中的小铜镜拿了出来,“郁闷”二字写在脸上,倒是让云殊更气了。

不过……自己怎么被林可牵着鼻子走了,往日里的自己可是非常沉着冷静的。

恢复了理智之后的云殊端起刚泡开的茶水,眼睛的余光看向周围,说:“如果她不能处理好这件事的话,就让她提头来见本世子。这次……本世子可是说到做到的。”

此时的林可请来了大夫替那位毁容的丫环查看脸上的伤痕。

大夫行医有三十多年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焦头烂额的,这个小丫环的脸上不是烫伤,虽然看起来娇嫩的皮肤一点点外翻了,上面还布满了血丝,但这根本就是某些技艺高超的手艺人做的假伤口,这……到底要怎么诊治呀!

这位云府大小姐据说是刚从庄子上回来的,性子阴晴不定,大夫也不敢乱说话,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云小姐,这……老朽不好下定论的。就是不知道云小姐想要怎样的结果了?”

厢房的外面站着云余和云朵等人,小丫环之所以会毁容,就是因为云余这个贪财好色的家伙。

原本林可想借这件事给云余一个下马威,但云喜似乎看出了其中的端倪,非要请大夫来查验小丫环的伤势,再三犹豫之下,林可便叫来了宋大夫。

“这个丫环的脸受伤了,有没有医治好的可能呀?”

这个宋大夫还挺会看人脸色,没有说出什么暴露的话语,他听了林可说的话,又看了看周围人的情况,十分“真诚”的说:“烧伤严重,估计是很难好了。就是可怜了年纪这么小的丫头,在这大好年华就要戴着面纱见人,也不知道是哪个黑心的人干的!”

在外面的云余身躯一震,看向林可的眼神闪躲着,他就是想来云府讨要点钱财而已,怎么会碰上这种事情呢。

大不了……大不了把那个丫环给娶了……云余这样想着,便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

“云……云小姐,我知道是我的不对。但不过是一个丫环……给些钱财治疗就是了。如果你觉得还不妥的话,我把她娶了不就行了。按照她的身价,我娶她还是她高攀了呢。”

小丫环名叫如兰,有胆识,此次事情还是她主动请缨的,她瞧着云余的眼里闪过一丝厌恶,连忙拉住林可的袖子,完全顾不得脸上的“伤”了。

“小姐……小姐,奴婢虽然身份低微,但也是云府的人,容不得别人这样轻贱的。要是让奴婢说句实话的话,云余估计是奸计未得逞,才用这番说辞搪塞的。小姐,您一定要调查清楚的!”

“贱婢,你给我住嘴!”

云余一下子被逼急了,抬起手朝如兰的脸上打去,却被林可拦住了。

水碧轻松地握住云余的手腕,那力道,似乎要把他的另一个手腕给掰断。

“云余,这里是云府,要不是念在父亲说要善待你的面子上,你能这么穿金戴银地站在这里嘛。就你这副样子……还想娶府上的丫环,我看隔壁养的老母猪挺不错的,要不要我派人替你说说。对了,替如兰治疗的费用你出,也就一万两黄金,不贵的……”

云父在世的那几年,这几个亲戚可是薅了好多百姓的羊毛,总要让他们吐出来一点,说不定以后会有大用处呢。

毕竟……现在的林可十分缺钱。

人多势众,云余看着十几双盯着自己的眼睛,怂了。但当这么一个冤大头,他守财奴的性子就全部暴露了。

云余收回胳膊,皮笑肉不笑的:“云小姐,一万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就一个丫环而已,要是传了出去,我的脸面往哪里放呢?”

“脸面,我还以为你不要脸呢?原来是城墙修得够厚了,对自己知根知底了,还挺有觉悟的。可我云府的丫环就是比别人家的金贵,你不服嘛……不服给本小姐憋着!”

大不了还有云殊善后,一顿腥风血雨,吓得你们几个屁滚尿流的。

云余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可她说的好像还很在理,不得不赞同呀!

见云余还在犹豫,林可笑眯眯地说:“等你明天想好了……再跟我说也不迟的。但各位证人都在的,你可别想耍赖。”

威胁性的话语让云余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用钱财打点过官员,但如果是云府的人硬要治自己的嘴,以前的黑料被扒出来的话,九条命也不够砍的。

云殊在厢房外面时,提前了半炷香的时间。

云朵看到已经张开的云殊的时候,多了一丝心动。要不是知风及时捂住了她的嘴巴,估计她早就叫了出来,也就没有后面听到的好戏了。

不过,云殊的关注点在于——为什么要索要一万两黄金呀,我云府又不缺那点钱的。难不成,她想靠自己的努力……让我刮目相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