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34)

这时,林可才明显感觉到琮济身上的杀意,她之前很天真地认为,天界跟魔族之间应该是可以和好的。

现在看来,还是换一种折中的方法比较好。

“她是我的朋友,让她在一旁看着也没事的。即使她说出去了,对你也没用任何危害的性质的。”

林可说的话还是有信服力的,琮济放开了小禾,但仍以警惕的眼神看着小禾。

“对了,你找到这里来,应该不是因为宇文修下的命令吧?”

小禾神色慌张,明显是有其他原因的,林可看在小云阴差阳错帮自己的份上,这才问到。

“呃……我,我……小云她中毒了,芊芊说她解毒需要的草药在天界,我想请你帮帮忙,救救她——”

“我知道她之前做了很多对你不友好的事情,但……她真的不是有意的,你救救她,好吗?”

小禾扑通一声跪到了林可的面前,她的眼角带泪,脑门不停地往地面上磕,在松软的地面上,琮济和林可都听到了闷闷的声响。

小禾和小云是自小长大的好姐妹,过命的那种。

她即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救活她的。

但琮济不为所动,魔就是魔,可怜也只是一时的。

“我可以帮你,但我要问你要一个人——文芊芊,她不是魔族,不适合一辈子生活在青山的。我可以让她重新生活的,就是看你……愿不愿意了。”

小禾迟疑了几秒钟,她设想过很多要求的,就是没想到会是关于文芊芊的。

“我……我答应你,就是你准备什么时候带芊芊走呢,我应该能跟她好好道别吧?”

“我取完瑶池的草药之后,你就把文芊芊带来吧。你觉得你可以跟她道别的话,就做好准备,如果不可以的话,还是趁早断了联系吧。”

“嗯……嗯。”

等到小禾走后,林可与琮济交换了东西,她摸着散发着光芒的镇山之宝,一时之间有点后悔当初做的决定了。

剔除仙骨这么疼的事……可是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心脏复位以后,琮济感觉自身的力量全都回来了,他稍稍一用力,就将远处的一个小山丘给摧毁得粉碎。

“你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干什么,要是让魔族人发现了,你是想跟他们开战嘛!”

林可的眼里闪过一丝愠怒,周身的气息让琮济不寒而栗。

“开战就开战,反正是迟早的事,也不差这么点时间的——”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林可的步子渐渐逼近,吓得琮济连连后退。

琮济的法力是比林可高的,但不知怎的,他总是会心虚的害怕。

他试探性地问:“难不成重雪说的事情是真的,魔尊之所以会提前全是因为你——”

林可懒得反驳,岔开了话题:“随你怎么想,我现在要去瑶池找药材,你总得带我去吧。我都替你顶了罪名了,你不会连这点忙都不愿意帮我吧?”

“帮帮帮,一定要帮的。只不过,你一身白的模样太引人注目了。不如,你扮作我身边的小宫娥,我带你去。就是不知道重雪在不在那里?”

瑶池附近就是重雪公主的住处,她对林可的恨意可深着呢,要是让她发现琮济带着林可过来,估计又要大闹一场。

林可幻化成了一个模样看起来十分无辜的小宫娥,她身着粉色衣裙,乖巧的跟在琮济的身后。

“太子殿下,你走路能不能快一点,瑶池离这里也不算太远。要不然,你帮我把药材取过来吧,我就在这里等你。如何?”

见琮济磨磨蹭蹭的模样,林可是十分嫌弃的。

她总觉得琮济这家伙在隐瞒着什么,索性在没有守卫的廊道停了下来。

这里虽然属于天界的范围,但很少有仙子和天兵路过,是可以及时逃跑的。

琮济皱了皱眉头,林可说的这种方法更为安全,他要是反驳就显得自己有些处心积虑了。

“好吧,也算是为了好好的报答逶迤仙子你呢。那你就在此地等我,差不多半个时辰吧……”

等了有一盏茶的时间,林可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问:“多多,我总觉得琮济有些奇怪,他没拥有心之前,看起来呆呆的,有了心之后,变得急功近利了起来了。你说我要不要把文芊芊送到天界,按照这个时间差,文芊芊快要恢复原来的身份了……”

林可还没放松过来,身后就传来了“畏手畏脚”的声音。

一道长长的白绫自林可的袖口而出,缠住了身后之人的脖子。

她定睛一看,送了一口气:“云翼,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云翼没有说话,从怀里掏出来了几株药草,那是从瑶池里采摘的。

林可顺手接过,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走,去个安全的地方说话。”

林可将白绫收回来,拉起云翼的右手,去到了一个看起来十分隐蔽的地方。

洞里阴凉,倒是让林可回想起了初次到这个世界的那个地方。

虽然光线有些不好,但林可还是看到了云翼脖子上的勒痕,她轻轻地摸了一下。

“对不起呀,云翼,弄疼你了吧。让我看看,伤得严不严重……”

林可刚想凑上去,却被云翼给躲开了。

他离林可只有几步的距离,仿佛隔着生与死的间距。

“师父,药材给你了,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重雪公主已经找金元殿下对付你了,这里不安全的。而且……我觉得太子殿下不是个好人,你还是不要跟他走太近。”

说话的间隙,云翼便已经飞身而去了。

林可让多多去看了看琮济现在在做什么,果不其然,他带了一群得力的助手来捉拿林可。

“哎……我还以为这个世界的男主能有一点点改变呢,没想到对跟魔族勾结之人这么狠心呀,亏我还把他的心还给他了。至于文芊芊,还是留着当筹码吧!”

还是在青山半山腰的洞穴里,林可远远的就看见了在焦急等待的小禾。

“应该就是这些药材吧,你全拿去,要是不够的话,我也没办法的。还有,文芊芊我觉得还是留在你身边比较安全。你不用把她带过来了……”

小禾如数家珍似的接过那几株药材,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语。

她问:“可这样的话,我什么忙也没有帮你呀,会不会有点不道德呀?”

多么明显的对比,可比琮济那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好多了。

“你这么想帮我的话,不如帮我跟宇文修带句话吧……”

林可凑到了小禾的耳边,说了好几句悄悄话,听得小禾在原地愣了许久。

直到林可离开了,她还是没有缓过来。

“啊……得快点把药材给送回去,小云还等着救命呢!”

小禾慌慌张张的,不小心把一旁石桌上的罐子给蹭掉了,碎裂的声音吓住了她。

但她还是及时赶了回去。

小云喝过文芊芊煎过的药以后,面色红润了起来,嘴里也不说胡话了,她安静地躺在床上,睡着了。

文芊芊忙前忙后,有些劳累,但她强忍着疲惫感说:“小禾,你是从哪里弄到这些药材的,不会真的是去天界了吧……你有没有受伤呀,快让我看看!”

文芊芊的手在小禾身上摸索着,就差没给小禾做个人体检查了。

“哎呀,我这个身份怎么可能去天界呢,早就被打成筛子了吧。”小禾坐在床沿上,有些犹豫,“我其实……去拜托了逶迤仙子,她帮我弄来的。我知道我以前对逶迤仙子很不友好,但……”

“但什么——”

“呃……没什么。你先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些事要去跟魔尊大人说,怕只怕,说晚了,一切都没了。”

刚出房门,小禾看到青山上空盘旋着一大片的乌云,密密麻麻的,遮住了天日。

她快马加鞭赶到了宇文修的住处。

只见宇文修盘腿坐打坐着,一层薄薄的屏障隔开了他跟小禾之间的距离。

“魔尊大人,魔尊大人……您快醒醒,快点醒醒呀!逶迤仙子现在的情况很危险,您要是再不去见见她的话,估计就真的见不到了……”

“魔尊大人——”

小禾还在奋力的呼喊和敲打着,一道黑气把她重重的击倒在地上。

“就凭你一个小小的虫子也想阻挠宇文修进修,你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

小禾的原形是成为蝴蝶前的蚕蛹,此刻的她差点被打回了原形,脸上的肤色一直在凡人肤色和绿色之间切换。

“你……是什么东西!”

小禾从没在宇文修身边听过这样的声音,她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眼前昏昏的,说出了最具底气的一句话。

“我是什么东西,呵……连本尊的身份都认不出来,该说你们这些小虫子健忘呢,还是本尊太长时间没出来了!”

阿闹自一片黑雾之中缓缓走出,他现在基本能够掌握自己的人形了,只不过还得借用宇文修的皮子。

“上……上一任魔尊大人!”

小禾只是在魔族的历史中看过阿修的事迹的,她那时就感慨魔尊大人未免也太残忍了吧,怪不得会被天界重重封印呢。

等等,小禾忽然想起来小云胡言乱语说的那些话,那么跟小云发生关系的那个人,其实不是现任魔尊大人,而是上一任魔尊大人。

真是个魔界中的败类!

“现在知道我的身份了吧,那就乖乖退下。别打扰本尊进修……”

小禾点点头,但她看到阿闹出来的那个缝隙渐渐变大了,她知道,自己还有机会唤醒魔尊大人的。

只要趁阿闹不注意——

“嗯?你在看什么……你不会是想干其他不好的事情吧!”

阿闹盯着小禾的眼睛,接近窒息的压迫感让小禾四肢都难以动弹。

小禾的五脏六腑有种被硬生生撕扯开的疼痛感,她用了在未化成人形之前的破茧的方法,顺利躲过了阿闹的注视。

但当她喊过一声“宇文修”后,她的后背被阿闹的利爪给击穿了。

她的心脏被阿闹给挖了出来,鲜红的,跳动着的。

“逶迤仙子,逶迤……”

小禾如同漂浮在河面上的一片落叶似的,气若游丝。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起胳膊,紧紧地拽住宇文修的衣角。

染着鲜血的五指……还是落了下来。

天界。

老天师正在观察着某些突变的变化。

比如,那突如其来的阴云,还有那正在陨落的战神——

老天师的头发更白了,仅仅是在这一瞬间。

老天师一路跑着来到了天帝的住处,此时的天帝还在质问那些丢失了镇山之宝的天兵,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帝,天帝……不好了,战神要陨落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呀!”

“战神陨落?在位的就那几位战神,你说的是谁呀?”

天帝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但那只是为了让战神更好渡劫而已,没有担心的必要的。

“逶迤仙子。”

“不就是个——”天帝轻轻松松地说,但他立马变脸了,“你说什么,逶迤仙子,怎么会是她呢!”

老天师将拂尘搭在胳膊上,捋着白胡子,不解地问:“天帝,明明你刚才一点都不着急的,怎么现在这么着急了?”

“那是因为逶迤仙子抢走了镇山之宝,你应该知道战神陨落跟镇山之宝有什么关系吧。如果逶迤仙子投靠魔族的消息是真的,咱们有十个战神也抵抗不了的!”

天帝长叹一口气,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当初的决定会造成如今的结果。

只求……事情不要朝着太坏的方向发展。

天帝紧急召集了其余的战神和小战神,说是要商量紧急对策,但他实在是没有头绪的。

“父皇,我早就跟你说了,逶迤仙子有二心的。要是你早就把她控制住了,可是不会发生如今的事情的。不过,父皇也不用太过惊慌的,我还是有办法的……”

但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小战神呢,小战神怎么不在呢?不会是临阵脱逃了吧!”

“对呀!云翼呢……不会跟他师父一样吧!”

云翼是重雪公主指定的小战神,这是众人都知道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