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逶迤仙子不简单(28)

那这个心脏的真假,也就不得而知了。

“魔尊大人,奴婢跟您说过,要提防外人的。自古魔族跟天界势不两立,您把逶迤仙子带过来的时候,要是好好检查一下的话,估计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在林可的侧对面,小云换了一身看起来十分素雅但处处透着精致的衣裙,都已经是入夜时分了,她的妆发更加引人注目了。

宇文修就像是没听到小云说的话一样,呆呆的看着眼前异样的新石头,直到小云出声提醒。

“魔尊大人,您在看什么呀?难不成您已经知道盗窃者逶迤仙子的下落了,那奴婢马上派人去抓她——”

“本尊还没确定盗窃者是谁呢,你就这么肯定。要不然,这个魔尊让给你来当吧!”

宇文修本以为这两个奴婢小云和小禾是个省心的呢,没想到跟那些陷于宅斗的女子一样,多多少少都有点不理智。

“奴……奴婢不敢。但是逶迤仙子几个时辰前刚跟奴婢提过关于天界太子心的事情,她又是天界的仙子……奴婢这么想也是没错的呀!”

“而且……奴婢肩膀上的印记就是逶迤仙子下的,要说她没有点小心思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小云说得头头是道,哪里还见她白天亲切可人的模样。

小云向小禾使了使眼色,小禾先是微微屈膝,起身才说:“魔尊大人,小云身上的印记……奴婢是见了的,就是跟天界有关。而且心脏是真的不见了,这可是咱们对天界最好的战利品,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恐怕难以服众的……”

有这么一群煽风点火的人,怪不得魔族会一直不振兴呢。

“嗯……你们两个说得挺有道理的,但本尊并不觉得抢一个心脏就是值得向天界炫耀的事了。我要是想对付他们,有千万种手段,一个心,丢了就丢了吧。”

“可是——”

小云仍旧不甘心,她拽紧了自己的衣袖,委屈的眼泪就快要掉下来了。

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说以后只会为了魔族考虑,人前冷漠,人后热情的,不就是你嘛!

为什么逶迤来了之后,就对我忽冷忽热的呢!

宇文修,你难道一点心动都没有嘛!

小云记恨的是宇文修,但干事的是阿闹。

阿闹在魔族多待了几天,精力充沛,就从宇文修的身体里剥离出来了,可他顶着的还是宇文修的脸,被小云误解也是很正常的。

“没有可是。明天我会向其他人解释的,我还会带着逶迤仙子一起出来,向众人正式的介绍她的身份。你们两个,回去好好休息吧,避免夜长梦多。”

宇文修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他注意到了小云的异常,但着实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失望堆满了心头,小云也没有心情再多说了,她落寞的离去。

小禾刚走几步,便被宇文修叫住了。

他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需要小小的警告一下。

“小禾,某些事,不要跟风而做。我记得你跟文芊芊住一个房间吧,不要让我给她换一个住处。”

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袭上小禾的心头,她的脊背发凉,牙齿在不断的打颤:“是……是,魔尊大人。”

林可原本还想等着宇文修走之后出来呢,可宇文修在原地站了半天,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直到宇文修出声打破了这份平静。

“逶迤仙子,你是打算我把你揪出来呢,还是打算你自己出来呢?要是我把你揪出来的话,可就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了。”

嗯?难不成我早就被宇文修发现了嘛……我的法力这么弱了吗?

林可抱着怀疑的心态挪了挪身体,就被宇文修给盯上了。

他一脸平静的从地面上挖了一手的粘液,刚要甩到林可变成的那块石头上。

林可立马变回了原形,她举起双手投降的模样在宇文修看起来特别好笑。

“别别别……我可不想再遭受那样的感觉了。你赶紧把你手洗洗吧,这东西是人能想出来的嘛!”

“呃……是魔想出来的。其实这些都是假的,我只是想看看谁会这么……上当的,没想到就是逶迤仙子你呀。你不会整个人都坐到这上面了吧……”

宇文修的眼里带着几分怀疑,他吹了一口气,手上的粘液都没有了,地上的粘液也没了。

“没有,只是不小心蹭到了。”林可死鸭子嘴硬,就是不承认。

但宇文修设置的进屏障的方式是必须全身涂满百分之五十的粘液,所以……他很清楚的。

“不过,你都知道了是我偷的琮济的心,为什么还要对小云和小禾撒那样的谎呢。你身为魔尊大人,为我主持公道的话,怎么看都有些不合理的。”

“知道归知道,告诉她们是另一回事。你是我带回来的人,要是让某些有心人听到的话,估计会对我起疑心的。我这魔尊也就不好当了。”

宇文修慢慢走到了林可的身边,他修长的手指卷起林可耳边的发丝,眼睛盯到了林可的唇上,他的喉结还不争气的蠕动了一下。

但他止住了内心的冲动,咳嗽了好几声,以掩饰自己刚才越界的行为。

“呃……我刚刚是看你头发上有落叶,才这样的,你不要误会什么。对了,你拿琮济的心想做什么,不会是想炖了吃吧?”

我看起来像个吃货嘛?这不是多多喜欢乱吃嘛?

“炖着吃,我可不敢,要是让琮济知道咱们两个随随便便讨论他的心的话,估计会气得直接从天界奔过来的。我只是想用它换取镇山之宝的,毕竟……镇山之宝是制服魔尊的秘密武器之一。”

林可把心从百宝袋里拿了出来,它依旧在跳动着,像一团真火似的。

宇文修的内心是窃喜的,师父这么为自己着想的嘛,可……自己之前还那样对待她。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不不不,自己都已经选择了那条路,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别人用千百年的时光来怀念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