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10)

“林可,你怎么进来的?本世子虽然允许你外出了,但也没让你放肆到这种地步……”云殊仔细瞧着林可身上的衣着,似乎认了出来,毫不客气地说,“即使你穿上了这身衣服,你也不配站在这里的!”

不气,不气……不能气的,就是一个三观还没建立完整的小屁孩,调教调教就是了。

林可像是没听到一样,将食盒的盖子打开了,说了一下所有的菜肴:“这些呢,都是用云府的钱买的,你要是不肯赏脸吃一口的话,我就喂给旺财了。它可比你听话多了,小小的一只,还会向我卖萌……要是哪天世子能说一句软话的话,也就不枉我这么努力了……”

就在林可声情并茂表演的时候,一个略带深沉的男声从林可的后面传来:“你们吵架归吵架,能不能对我的书舍好一些呀!这一个门——”

“我跟世子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嘛!”

林可想都没想,直接后抬手给了那个人一拳,又听到了倒地的声音。

云殊现在确认,自己招惹了一个麻烦,可要是现在把她解决的话,一时半会也找不出合适的人选。

他闭上了眼睛,长舒了一口气:“林可,你刚刚揍的是本世子的夫子,弥途先生。你……确定不挽救一下嘛?”

最后一句话,云殊的语气里多了几分的颤意,因为……他看到了旺财,旺财又蹲在了弥途的脸的旁边,抬起后腿,舒舒服服地尿了下去。

上一次,旺财也这样干了,还是在弥途夫子清醒的时候。那直接让弥途夫子患上了恐狗症,还让云殊停课了几天呢。

“旺……旺财……它怎么又来这里了!你快把它抱出去呀……”

云殊就像是惊弓之鸟一样,一不小心蹲坐在了地上,抬起的胳膊止不住的颤抖,就连说话的语气,比昨日还颤抖了许多。

林可见状,连忙双手抱起了旺财,对着它圆溜溜的大眼睛说:“以后你可不能再这样做了,要是把世子吓傻了,我要怎么白嫖呀……”

对于躺在地上眼睛处有些黑青的弥途夫子,林可是真的很抱歉的,但他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好笑,就像是一个宿醉不归的酒鬼一样,身上一股狗骚味。

林可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帕盖在了弥途夫子的脸上,算是帮他擦拭了一遍。

随后,在云殊威胁的眼神下,林可说着好话慢慢地走了出去。

“世子,您即便不领我的情意,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的。这里面有肉有白菜,还有你最喜欢的糕点……等我走之后,你尝一口也行的。我知道,你不想在我面前那么脆弱的……”

小孩子嘛,都是有自尊心的。林可表示很理解。

不过,林可刚刚多瞥了一眼弥途夫子的状况,她不禁咽了咽口水,这般清丽遗世之姿,也太符合自己的胃口了吧,是谁谣传说弥途夫子是个老头子的,要是让自己逮到了,不会有好下场的!

多多准时出来补刀:“宿主,那不是你自己说的嘛,人呢……不能太厚脸皮的。对了,你刚刚所做的事都被宋静雪看到了,你确定不处理一下?”

“处理?你是想让我杀人灭口嘛……我可是社会主义好青年,干不来那种事的。而且,宋静雪现在对云殊的事情都是守口如瓶的,要是不小心泄露了,只会给云殊添麻烦的。我只管大摇大摆的走就行了,没准还能增进一下二人的感情呢!”

林可一个胳膊挎着食盒,另一只胳膊抱着旺财,虽然走的是幽静小道,但还是有一些来往的学生注意到了。

这也在林可的计划范围之内。

回想起林可临走前说的话,云殊反倒多了几丝犹豫。

云夫人去世是在半年以前,音容笑貌仍在云殊的眼前徘徊,而林可的某些动作……也着实让云殊怀疑。

比如,那支不下心掉在地上的海棠珠钗,是云夫人生前最喜欢的饰品。可这种小事,除了云夫人的贴身丫环知道,能活着知道这件事的人已经不在世上了。

“哎呀……我,我怎么又睡着了呢?”

脸颊有些生疼的弥途夫子刚从地上爬起来,就闻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地上还有一条湿漉漉的手帕。

“云殊,刚刚是发生什么了嘛?我明明记得有人敲门来着……”

“呃……夫子,刚才有人过来送饭了,其中有一条酸菜鱼,味道挺大的。我跟那个人说,夫子最闻不得这样的东西了,就让她拿走了。这手帕,应该是那人不小心掉落的。早知道学生就就叫住她了……”

面色如常的云殊不紧不慢地说着,好像撒谎的事对他来说已经轻车熟路了。但实际上,他还是第一次在弥途夫子面前说谎,起身将那块手帕扔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里,不情不愿地洗了洗手。

“是酸菜鱼的味道呀,我还以为是狗尿呢。一想起与旺财的初次见面,我的阴影又出来了……”

弥途夫子似乎是陷入到痛苦的回忆里了,好在云殊费劲心思劝解,他才委屈巴巴地拿起筷子尝了一口菜,眼睛顿时瞪大了,这也太好吃了吧!

在国子监学生的眼里,弥途夫子对云殊很严厉的,就连宋静雪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刚刚的景象,倒是让宋静雪开始自我怀疑了,明明……我跟你是那么的亲近,为什么连这种事情都不愿告诉我呢?

你要是有什么难处的话,可以跟我说的,我一定可以帮你的。

宋静雪的眼里闪过一丝忧愁,她从侧门出了竹园,便不见了踪影。

夕阳落幕,平静的云府被笼罩在岁月静好中,完全没有了昨日的血腥感。

云殊刚从国子监回来,就听到下人讨论的关于云余、云朵争执的事情,听说还把某个丫环的脸给弄毁容了。

“怎么回事?本世子不是让林可把他们几个给赶出去嘛,这……还怎么在府中留宿了呢。林可呢,让她过来见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