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侯府世子很傲娇(1)

朗朗晴空,皎皎明月,山崖上的一棵歪脖树旁边,站着一个神色冷清的少年。

他的手里握着一支玉笛,上面雕刻着龙腾起舞的画面,薄薄的玉璧内,充满了海棠花的香味。

少年迎面走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看起来十分娇俏的模样,她的脸上蒙着一层面纱,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在少年身上游移。

少年并不认识这位少女,还没等少年开口问道,少女朱唇轻启:“请问,你可以抱我一下吗?”

“啊……”

少年先是一愣,脸上的表情全是错愕。

少女忽然想起来这里是男女授受不亲的古代,怎么能大放厥词呢?

求收藏

应该要这样问才对。

少女清了清嗓子,又问:“那你可以对我笑一下吗?”

“你……”在少女的期待中,少年毫不犹豫地说了,“怕不是脑子有病吧!”

下一秒,少女在少年的怒气当中魂飞魄散。少年是这个世界的反派,能这么近距离跟少女说几句话已经是格外开恩了,更何况还这么得寸进尺,那就是在找死!

当然,这么作死的少女就是被系统多多刚刚坑蒙拐骗过来的林可。

刚体验了一波魂飞魄散的感觉,回到了空间里的林可护住了自己的身体,反问道:“多多,多多……这不是你跟我说的,让反派抱我一下嘛,这个任务就算开启了。这怎么不对劲呀!”

多多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解释,系统内部刚刚出错了,把林可送到了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就有了这么一个华丽的误会。

“还有,我明明记得我选的是恋爱副本,为什么要让我当去感化反派呀,而且……这怎么看都不靠谱吧!?”

这件事,还要从多多的粗心大意开始说起,他只是无意当中绑定了身死的林可,按照其他系统的做法,给了林可好几个副本选项,其中就包括恋爱副本和其他副本。

但由于选择恋爱副本的宿主太多,总系统直接将多多这个等级低的系统的宿主给划分到了其他副本当中。

选也不是,不选也不是。

在听过多多可怜兮兮的自我解释之后,林可勉为其难接受了这个说法。

“可……我还没谈过恋爱呢,就要去当别人的那啥啥,这要是传出去了,我是不是就身败名裂了?”

“宿主不用担心这个的。我们系统都有保护机制的,如果宿主能够圆满完成任务的话,还会得到一些奖励,例如走上人生赢家,回到现实世界也是可以的。”

“其他副本,顾名思义就是当上反派的其他人,顺便降一下他的黑化值。如果反派能真心对待宿主的话,那便是最好的结局了。但如果宿主不能完成这个任务的话,就只能待在这个世界了。”

林可犹豫了几秒钟,这才同意了。

多多算是松了一口气,幸好林可没有追问,要是让她知道开局的魂飞魄散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那这个月的奖金不就又泡汤了。

本来月月都是垫底的成绩,希望林可能给自己一点惊喜吧。

云府。

白色的花圈挂在灵堂中间,远处的风顺着走廊吹动屋内的一切,白布条挂在林可的脸上,那喷涌而出的鲜血落在了布条和林可的身上。

滚烫的……鲜血。

灵堂上没有一个人敢哭,也没有一个人敢逃跑,周围站着手持长枪的侍卫,他们一个个面不改色,“欣赏”着他们主子云殊的这场屠杀盛宴。

剑,已经架在了脖子上,再多的情况都来不及思考了。

林可想都没想,直接伸出双手握住了剑刃,任凭手心的鲜血直流。

眼前的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看起来还稚嫩的年纪,却经历过了许多的风雨。他的眼里带着几分疑惑,望着眼前不知死活的林可。

那冷漠的表情仿佛在问:“你是想死得更惨嘛?”

“不不不……我只是想活下来。”降一下你的黑化值。

后面的话,林可烂在了肚子里。

“我……知道是谁杀了云夫人。如果你愿意听我说的话,不如先把我手上的伤口给包扎一下吧……”

林可可是鼓足了勇气,才敢这么堂而皇之对云殊说话的,那妥妥的黑化值,让林可有点想放弃这个任务了。

云殊的气场弱了下来,握剑的力气也肉眼可见小了一点,可他眼神里的杀意,没有丝毫衰减。就在其他人以为林可要死得更惨的时候,清冷的声音从云殊的嘴里说了出来。

“你……知道对我撒谎的下场吧?”

在林可前面死的妾室当中,也有几个说自己知道真正的杀害云夫人的凶手是谁,但只要稍微一调查,就是漏洞百出。

云殊直接吩咐下人拉那几个父亲的妾室去喂狗了。

林可回想起剧情里描写的,不禁咽了咽口水,说:“我……我当然知道了。但你要先帮我包扎的,要不然我失血过多,你只能得到一具死尸了。”

其实,林可只是觉得自己的手心太疼了,没有麻药的世界真不好。

云殊将手中的长剑丢给下人,还叫来几个大夫给林可亲自包扎了一下,那包扎的手法,完全是依云殊的心情而定的,可别提有多简单粗暴了。

“说吧。在父亲的灵堂前,我也不太想大开杀戒的……”

云殊在金盆里随便洗了几下手,那干净的水瞬间被染成了红色,那擦手的白色毛巾上,也有许多血印子。

原剧情里没有明说杀害云夫人的凶手是谁,但种种蛛丝马迹指向的都是妾室云蔼,也就是云夫人的表妹。

但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只怕那早有准备的云蔼会趁机逃跑。

原身跟云蔼没有任何交集,只是某个云父卑微小妾的丫环而已,在她眼里,还在想着林可的死法是怎样的呢。

更何况,云殊杀一儆百的原则很难改变的,除非林可有足够的把握,才能从丫环这个身份脱离。

“世子,我想只跟你一个人说。如果你认为我说的是假的话,你也可以趁机掐死我,我不太想死那么惨的。”

求收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