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碟中谍中谍
  • 斗罗之武神钟离
  • 指尖的疑惑
  • 2086字
  • 2022-03-27 11:11:38

“轰!”

几根冰锥突然向着钟离袭来,彻底展开了战斗的序章。

钟离微微眯起眼睛,迅速身体横移避开冰锥,但就在他避开的同时,几个同学便已经接连趁机发起进攻。

“第一魂技-豹纹疾走!”

金钱豹武魂的同学速度最快,已经从钟离左侧方挥起了爪子,在他的身后,还有几个人跟着。钟离微微低头,闪过这次爪击的同时向着绿化带内跑去,在绿化带里更适合打游击战。

....虽然可能对校方不太友好

“别想得逞!”

另一边,一个手持铁棍的少年也已经赶到,直接一棍抡向钟离。但他的攻击却没有命中,棍子只是抡了一半就掉到了地上,在他的背后,一个手持赤色方块状神器的魂师默默使用了第二魂技,整个人很快便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中。

武魂红板砖?魂技潜行?

针不戳啊...

伴随着这板砖魂师消失,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心里敲响了警钟,一味地进攻钟离是不可取的,他们还得随时提防那些所谓的自己人,不然像这家伙一样被人阴掉就遭了。

见此,那金钱豹武魂的魂师攻势也稍微停滞了一下,而钟离就是抓着这个机会,直接逃进绿化带。

“嘁,可真会跑!”

金钱豹武魂的魂师直接追上,跟着钟离一起进了绿化带,但他从刚刚进去没几秒,他便眼前一黑,莫名其妙的失去了意识。

“十三分。”

冰冷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钟离,只是微微笑了笑,单手拿出贯虹之槊在这魂师手臂上轻轻划了一个小口,然后沾了点血抹在自己身上,以此作为战损的体现。

他的伤口不大,而且还有专门的医疗老师,不会出事,这种小伤最多养几天就愈合了,如果医疗老师用魂技,甚至能直接当天愈合。

第二个,第二个人也接连进入了绿化带,钟离深知时间紧迫,但他却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散掉贯虹之槊后直接凝聚了一枚金魂币,金魂币径直的掉在这金钱豹魂师的身上。

“契约交易要公平,白嫖一事,不好不好。”

留下了金魂币,钟离便心安理得的离开了。

同时,幕后的老师也已经彻底无语,单手捂着脸表示不想说话。

你可做个人吧!

“砰!砰!砰!...”

绿化带之内一片混乱,在许多雅致草丛的遮掩下,哪怕有人被打到了,也不知道具体是谁打的。多亏了武魂殿学院财大气粗,把绿化带建造的如此仿真,就像是在森林里打游击战一样!

不过,也不是所有绿化带都是这么真实,其实整个武魂殿学院只有两处这样的绿化带,大多数的绿化带都只是为了美观,并不像此处一样草木茂盛。

这绿化带里有不少专门供人打坐的修炼位置,大概率是植物系魂师的免费专属拟态修炼环境,是学校给植物系魂师的免费福利,而不是学校故意搞怪建造的。

除此之外,学院里也有与这种绿化带类似的各种低级拟态修炼环境,这些修炼环境都是免费的。除了免费之外,武魂殿学院还有付费修炼环境,条件只会比这更好,但肯定不能像现在这样随便进。

......

“十七分。”

钟离熟练的再次放到一人,然后用贯虹之槊放血,制造战损,然后留下一枚金魂币离开。

现在钟离的身上以后有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血迹,看样子是经历过很残酷严重的战斗,在配合上他故意弄脏弄破的衣服,一看就是战损严重勉强苟活的人。

“好机会!”

钟离身后传来一声欣喜的低语声,一个手持木仗的女孩欣喜若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魂力已经差不多耗尽的她,没想太多直接拎着木仗直接砸了过去。

钟离一个侧身闪避,反手一拳直接打晕,十八分的声音响起,他看着倒地的女孩稍微皱着眉思考了一下,然后便把坐在女孩侧前方的树下,微微低下头假装已经昏倒。

现在的他,衣衫破烂脏乱,身上沾满了血迹,战损严重到一眼就能看出来,哪怕他直接躺在地上别人都不会觉得有问题。

这个就叫技术~

很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学生路过这里,看着倒地的钟离不由皱起眉头,然后眉头便突然舒展开来。

只见他直接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然后便趴在钟离脚下不远处,装出一副自己被钟离淘汰,钟离也被不知名的家伙击败的样子,随时打算伏击路过的人。

钟离:.....你可真是个人才!

又过了一会儿,第二个人来了,他看了看眼前的布局,单手摸着下巴稍微思考了一下,也倒在了地上。不过这却不是他隐藏,而是他被人放到了,就在他的背后,一个手持红色方块神祇的同学再次笑了笑,悄咪咪的爬上树隐藏。

钟离:....

第二个阴人的:.....

很快,第三个人来了,那是一个武魂附体状态的兽武魂魂师,他看着眼前的四个人到底的境况,稍微动了一下脑子便恍然大悟,直接飞起一脚踹向那被一板砖拍晕的同学,踢飞的同时喊道:

“就你特么给我装死呢?其他人都是衣衫破烂,一看就是经历过高强度战斗。就你这家伙,身上这么干净,一看就是装的,你是不是当我傻啊?白痴!”

“攻击败者,扣一分。”

微凉的声音在这魂师的精神海中响起,他脸上自信而得意的笑容陡然间凝固下来,这一刻,他看着那倒地的魂师有种想一头撞死在树上的冲动。

“你是废物吗?一点伤没受就晕了?害得老子扣了一分,晦气!”那魂师骂骂咧咧的走了,经过钟离身旁的时候看了一眼钟离,不屑的笑着说道:“刚才不还是一副很吊的样子吗?现在怎么躺了,真是...”

但没等他把话说完,就突然感觉头上一疼,两眼一黑,直接当场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在他的背后,一个手持红板砖的男人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但他却没有说话,默默的走向来一颗树,准备伏击下一个人。

可就在他路过钟离身旁另一个人的时候,那躺尸的家伙嘴角逐渐扬起了一抹危险的笑容...

'你小子...还是太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