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解决问题
  • 斗罗之武神钟离
  • 指尖的疑惑
  • 2057字
  • 2022-03-19 16:19:21

'呵呵,看到有意思的东西了...'

走在回家路上的钟离,只是这个笑容有些不自然,他之前感受到了一股很强烈的愿望,而且距离很近,所以他就理所当然的用岩石感应'看'了过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直接把要杀自己的人都看见了,一整个队伍的人都看见了,具体计划都听见了!

属实是有点懵

这..这是传说中的自爆卡车吗?

那眼镜老三的愿望很强烈,就是想要变强,让生活变得更好,哪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如此。拥有这强烈而又纯粹的愿望本是好事,但是吧...

他队友估计这辈子都想不到,那最谨慎的老三竟然成了卧底,任务还没开始就把队友全卖了,而且还据理力争的主动为钟离接下来的行动争取了宝贵时间,这简直...

神人也!

虽然有点可惜,但敌人就是敌人,对敌人惜才、心慈手软,就是对自己安全的不负责,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还是直接解决掉比较好。

。。。

黑夜降临

钟离穿着一袭黑夜蒙着脸从家里的后门走出,没有人发现他,因为这条路线是他计划好的,不会被人看到。

他的岩感知视野很好用,实用价值完全不亚于全图挂。

躯壳佣兵团的人兢兢业业的在他眼皮子底下卡视野、找死角,生怕被他直接发现,进而引出未知的危险,但非常可惜,这没用。

钟离在夜幕中走的很快,而且没有一丝声响,他将少量岩元素微粒覆盖在自己身上,以此让自己的行动变得更加隐蔽。

在钟离家边上盯梢侦查的是一个花季美人,身姿在紧身衣的束缚下显得凹凸有致,格外吸引眼球,她那暗红色的长发如同黑夜中的玫瑰花,美艳而危险。

'长得还挺好看的'

钟离笑着走过去,那专心盯梢的美人还没有察觉到危险的降临。

现在盯梢的只有她一个,其他人都在用自己的方法,在各种各样的地方调查信息....或者是在消遣。躯壳佣兵团的人知道野玫瑰的能力如何,她的隐藏能力可是一对一的强,如果她都会被发现,那其他人来了也不过是去送死。

钟离愈发靠近野玫瑰,脸上中逐渐露出一抹危险的笑容,他随手一握,贯虹之槊瞬间显现在他的手上,同时,他走的速度也更快了。

...

'这个感觉....附近有危险!'

盯梢的野玫瑰感觉有些不妙,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她的眼皮就开始莫名其妙的乱跳,似乎是有什么危险要降临了一样。

她的心跳逐渐加快,愈发谨慎的看向四周,但很可惜,她并没有发现那个能让她心跳加速的男人。

虽然没看到人,但她的警惕性也没有丝毫降低,反而更加仔细的看着四周的每个细节,心中的不安感也变得愈发强烈。

“你在...找我吗?”

一个清爽而阳光的少年音在她的身后响起,但在这黑夜中,这声音只会让她感觉到不安和恐惧。

“血玫...”

这野玫瑰刚想召唤出武魂,并且回过头,但下一刻,她就永久的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周围的环境也开始迅速变化,然后在某一刻永远停止。

'那是,我的身体吗...'

野玫瑰最后只来得及想到这里,就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

钟离一抖枪尖,几滴鲜血抖落,他看着那完全失去生机的野玫瑰,仔细等了几分钟,确定这家伙已经彻底凉透以后才自语着说道:

“唉,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你们是来杀我的。我不反击,就会很麻烦,所以....只能委屈你一下了,真是抱歉呢。”

他单手抬起,对着野玫瑰的身体轻轻一指,大量的岩元素化作微型天星落在她的身上,让她的身体迅速石化,变成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像。

“尘归尘,土归土....岩葬!”

钟离打了个响指,雕像瞬间化作飞灰消散,连一滴血都没有落下,就好像这个人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在今晚

同样的事还要重复六次

。。。

深夜,疲劳的钟离走回家,用钥匙打开正门。

门后的屋子里是亮的

雅瑟琳正坐在沙发上

“你不睡觉,在这儿干嘛?”

钟离轻声问道。

“我在等主人回家。”

雅瑟琳站起身礼貌的说道。

“哦。”

钟离微微点了点头,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双手交叉,低着头一言不发。

他一直都认为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以正当理由反杀敌人不会出什么心理问题。但当他真正动手的时候,挥动武器的时候,心底就会感觉到强烈的不适。

或许是因为他的承受能力真的不弱,他在每次都顶住了不适,直接干净利落的动手,将敌人的尸体化作飞灰。

之前龙形态的时候击杀和再一次不一样,龙形态使用岩枪,由于范围太大太强,导致他只知道敌人死了,具体怎么死的根本不知道。

但这一次...他看得很清楚...

蒙面的老大很释然,也很从容,被贯穿心脏的他,在最后一刻凭借着回光返照的力气点亮了一根雪茄,颤抖着手抽了一口,在空旷的郊外看着远处街道的灯红酒绿说了一句:“谢谢。”

长发独眼的老二在市区,在土坑上厕所的时候,岩刺从土坑内暴起,一瞬间便将他刺穿,这一幕着实有些残忍。

老三很谨慎,专门挑了些黑暗中的渠道调查,然后,就在调查的过程中被无数岩枪直接钉死,最后化作飞灰。

还有老四...

在战斗中,他不会有半分犹豫,消灭敌人就是最重要的事,但在战斗结束以后,多少还是会有些不适的。

这种不适,也是一种磨损,而磨损,对岩石来说也是记录,是能一定程度上永久改变岩石形态的力量,更是成长的刻印。

'这种感觉真是糟糕呢..'

钟离再次叹息着想到。

他看着乖巧的坐在自己身旁的雅瑟琳,看着她那炽烈的眼神,感受到了一股更加强烈的愿望。

“主人,如果您有什么做起来很不适的事,请直接吩咐给我,我为为您扫除一切障碍!这是我作为女仆的责任!”

雅瑟琳掷地有声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