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兄弟相聚

  • 金鳞世家
  • 清蒸鸭蛋
  • 2558字
  • 2021-12-13 21:30:22

林玉臣心里憋了一口气,抵挡着胡须修士的攻击。

终于,瘦弱修士再次趁机向他袭来,林玉臣神情一变,猛的转过了身子,一把甩出了两根银针。

瘦弱修士脸色一变,想要闪避抵挡已然来不及,转瞬之间,银针就没入了他的胸口。

瘦弱修士身子停滞住了,他刚要开口,脸色却泛起了紫红色,一手捂着胸口,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瘦弱修士发生的变故,也另正要攻击的胡须修士惊住了。

“顺古!”

胡须修士惊叫了一声,怒气冲冲的看着林玉臣,两只眼睛里,都要冒出火来。

“好你个林玉臣,今日我定不与你干休,”胡须修士愤恨的喊到。

“呵,同样的话,我也还给你们,”林玉臣脸色不变,哼声说道。

“等着吧,我早已经通知了长老,你就等着我们长老过来吧,”胡须修士狠狠的瞪着林玉臣说道。

林玉臣心里一掠,这才准备通知林绍宁。

不过,也就是这时候,突然一道极强的气息覆盖全场,另在场的所有人,全都面色一变。

“长老,”

胡须修士抬头看过去,不禁激动的喊到。

林玉臣则是变色一变,吴家的筑基修士率先赶了过来,局面定然对他们很不利,他赶忙拿出传讯符通知林绍宁。

“这到底是出了何事?”人影停立于虚空,皱着眉扫视着现场,突然,他注意到倒在地上的身影,面色一变,

“顺古!”

“长老,这一切都是林玉臣干的,他不仅肆意阻挠我们执法,还对我们大打出手,甚至,还杀了顺古,”胡须修士面色悲惨的说道。

紧接着,林玉臣就注意到,对方将目光定格在了自己身上。

“你是林玉臣?林家人?”

“正是,”林玉臣也不准备做什么辩解,因为他知道,给吴家筑基修士做辩解,注定是徒劳无功的。

“好,他刚刚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不是,”林玉臣摇了摇头。

“那可是你杀了他?”

林玉臣见他指着地上已然没了气息的尸体,点了点头。

“好,那这么说来,他刚刚说的不就是真的了?既然如此,你杀了我们吴家人,那就来抵命吧。”

说着,林玉臣就感觉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锁定了自己。

林玉臣心里一动,右手一摊,金灵炎出现在手掌中。

“原来吴家竟是这么霸道,”

林玉臣突然听到这声音,心里徒然一松,收回了金灵炎。

抬起头,就看到林绍宁已经站在半空中,与对方摇摇对立。

“吴秀明,你堂堂的筑基修士,也好意思对一个小辈出手,不若我们两个比划比划,”林绍宁冷着脸说道。

“哼,林族长,林玉臣是你儿子,你也不用公然庇护,他阻挠执法队执法,甚至出手还打死了执法队成员,你说,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吴秀明见到林绍宁出现了,当即皱眉说道。

林绍宁脸色不变低头扫了眼林玉臣,注意到不远处的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神情突然愣了一瞬,随即嘴角勾了勾。

“小臣,你来将事情详细的说一遍?”林绍宁说道。

林玉臣也不犹豫,当即将事情叙说了一遍。

“如此看来,应该是你们吴家该给我一个交代才对?”林绍宁冷笑了一声,看向吴秀明。

“哼,分明是你们杀了我们吴家的族人,你还想反过来让我给你交代?”吴秀明嗤笑一声。

林绍宁眯了眯眼,“既然如此,不若我们做过一场?”

“怕你不成?”

吴秀明也是丝毫不让,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一时间气愤凝重了起来。

不过,也就是这时候,坊市里的其他镇守修士,才终于姗姗来迟。

“两位道友且慢,”

其他的四位筑基修士都赶了过来。

“两位道友这是何苦呢,不过是一场误会罢了,说开了也就是了,何必闹得如此难堪呢”

“对呀,而且这还是在坊市里,这可是我们一手建立起来的,你们今天闹了这么一场,明日传扬出去,势必对坊市造成不好的影响。”

其中一人正是礼明道人,他走上前说道,“两位道友听我一句劝,还是罢手吧,坊市里众多的散修都看着的,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说的轻巧,他们杀了我们的族人,就想这么了事?”吴秀明哼了一声。

“我看你就是在刻意针对我们林家,”林绍宁也瞪了瞪眼。

“好了,有本事你们两家去坊市外面打,纵然是你们开战也不管我们的事,

只是别再坊市里闹事,坊市是我们众势力建成的,不允许任何人搞破坏,”

一旁的一个大汉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两位今日却是有些过了,作为坊市的管理家族,不保护坊市的运行也就算了,还带头闹事,

如今正式坊市正是高速发展的时候,此事一传出去,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礼明道人再次开口说道。

“哼!此事我吴家记住了,”吴秀明的脸色几次变化,最终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怕你不成?”林绍宁撇了撇眉。

“林道友,那修士果真是你们林家的修士?”

礼明道人看向林绍宁,出声问到。

“确是我们林家修士,乃是我堂弟,名叫林绍风,”林绍宁拱了拱手。

“原来如此,”礼明道人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林族长收拾一下,也赶紧回去吧,”礼明道人点了点头。

“劳烦几位道友了,”林绍宁笑着拱了拱手。

林绍宁落到地面后,径直走到中年散修面前,面色有些激动。

“哥,”

中年散修率先忍不住,开口道。

“你……,罢了,还是先跟我们回去吧,”林绍宁张了张嘴,摇头说道。

随即,林绍宁几人也回到了店铺,现场的众多散修也一哄而散,一场大戏,就此落幕。

在店铺等待的刘莹,见到一行人回来,还见到他们身后的林绍风,也是有些激动。

“说罢,你这些年,去了哪儿,为何连个消息也没有?”林绍宁坐在椅子上,开口问到。

林绍风叹了口气,“说起来,当年我只是离开家族去坊市想购买一件趁手的灵器,

却在坊市里,见到了林自成跟黄家的族长在一阁楼上会谈,

当时黄家乃是我们的仇敌,我们多少族人死于黄家之手,我见到他跟对方有说有笑,就知事情不对,

想要回到家族报信,却是被他发现了,他伙同黄家的人一同追杀我,

正在我命在旦夕之际,一个路过的筑基前辈救了我,后来得知他是济州一个商会的管事,

他救了我之后,却要我报恩,我身上没有多少灵石,想要等我回家筹措,他却不肯,

如此,我只能随他去了济州,为他们商会做事十年抵了恩情,

十年后,我离开商会,想慢慢的从济州赶回来,路上也因为一些其他的事耽误了一些时候,

我也是前段时间刚来闽阳郡的,听说这里新建了一个华阳坊,就过来了,想着先打听打听消息,却不料出了这样的事。”

“果然是林自成干的,我们当时就怀疑他,只是没有找到证据,”林绍宁哼了一声。

“他竟还跟黄家勾结在一起,如此说来,他能突破筑基,继承族长之位,是有黄家在背后支持咯?”刘莹说道。

“是啊,我发现了他的秘密,他自然着急,若是我将事情传回去,他所面临的,就是被废除修为,逐出家族的下场,”林绍风说道。

“那你来了华阳坊,应该听说了我们的消息,为何不联系我们?若不是前些日子,偶然瞥见了你,还一直得不到你的消息呢,”林绍宁皱眉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