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回到坊市
  • 金鳞世家
  • 清蒸鸭蛋
  • 2062字
  • 2021-11-24 22:00:14

李家,乃是闽阳郡的紫府家族,制霸整个闽阳郡千年之久。

不过,最近这些年,李家过得并不好,外界都传言他们的紫府老祖陨落了,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华阳山,就是李家的灵山,山上的灵脉乃是三阶中品,灵气丰沛无比。

李俊鹏,是现任的李家族长,筑基九层修为。

此刻的李俊鹏,正脚步匆匆的离开了大殿,一路来到了后山的一处隐秘洞府。

“老祖,俊鹏求见。”

“进来吧,”

洞府里面传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洞府的石门轰隆隆的打开了,李俊鹏迈开脚步,走了进去,随后,石门关闭,一切又归于沉静。

“老祖,郎下山有异动”

一进来,李俊鹏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道。

“老夫已经知道了,”石床上盘坐着的枯瘦老者睁开眼眸说道。

“老祖,若是……”

“好了,不用再多说了,老夫已经有了打算了,天命如此,我们不妨提前行动,”枯瘦老者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开口说道。

“老祖的意思是?”

李俊鹏眼眸亮了亮,神情也一改之前的焦急之色。

“你去安排吧,也不用太过急切,等事情爆出来后,再开始行动就好”

“是,俊鹏明白了,这就去安排,”

李俊鹏一拱手,转身离开了。

……

因为杨奎山伤势比较严重,林玉臣足足等了他三天时间,他才稳定住伤势。

见到杨奎山睁开眼睛,林玉臣连忙问道,“怎么样,伤势如何?”

“总算是稳定住了,”杨奎山长长的松了口气。

“此行真是太过凶险了,我就说别碰哪具古棺,你还不听,现在如何,差一点,我们两个都要搭在那僵尸手中,”林玉臣斜着眼说道。

“如今不也没事吗,我保住了性命不说,还成功的得到了玄阴玉髓,”杨奎山嬉笑了一下。

“是啊,就差一点,我们两个就都完了,”林玉臣哼了一声。

“说起来,也是奇怪的很,这里面怎会有如此多的僵尸,还有那个厉害无比的黑袍僵尸,这些都是怎么来的,为何会在这矿洞里面?”杨奎山疑惑道。

“我怎的知道,”林玉臣摇了摇头。

“不过,那些僵尸,好像都是李家的人,”杨奎山皱了皱眉。

“那个黑袍僵尸呢,他也是吗?”林玉臣连忙问道。

“他应该不是,”杨奎山摇头道。

“这里潜藏着如此多的僵尸,会不会这里是那些魔道修士的一个据点之类的?”林玉臣突然想到。

“有可能,僵尸这等邪物,也只有魔道那些人会弄了,”杨奎山点了点头。

“如此一来的话,可就太危险了,我们闽阳郡潜藏着如此多的僵尸,

是不是说明,在闽阳郡内,潜藏着大量的魔修?”林玉臣皱眉道。

“此事我们回去之后,一定要马上上报才行,不然,这些僵尸暴动之下,危害不小,”杨奎山脸色凝重道。

林玉臣点了点头,随即话音一转,“对了,你的那玄阴玉髓呢,拿出来我看看。”

提起玄阴玉髓,杨奎山脸色不由得笑了笑,从储物袋里,将其拿了出来。

林玉臣目光闪了闪,看着他手中的玄阴玉髓。

“有了这玄阴玉髓,等我修炼到练气九层之后,就可以准备筑基了,

到时候,我杨家旁支的身份,也将会变更为主脉,”杨奎山一想到筑基后的事情,就不由得笑了笑。

转过头,却发现林玉臣正定定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玄阴玉髓,不由得将其向怀里缩了缩。

“怎么了?”他有些紧张的说道。

“你这玉髓,好像有点不对劲?”林玉臣撇了撇眉。

“不对劲,怎么不对劲了,这不就是玄阴玉髓吗?”杨奎山不解,将其反复的看了看。

林玉臣伸出手,探出灵力仔细的查了查。

“你还是自己看一看吧,”林玉臣收回手,无奈的摇了摇头。

见到林玉臣这样,杨奎山心里更紧张了,他同样伸手探出灵力查看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杨奎山瞪着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

叫到杨奎山的神情,林玉臣心里更无奈了,他刚才查看的时候,在里面发现了尸气。

想来,应该是在那黑袍僵尸身旁放置的缘故,这才沾染上了。

而沾染了尸气的玄阴玉髓,里面的本源就受到了破坏。

一但修士用其突破的话,很容易在突破的过程中,沾染上尸气,从而导致突破失败不说,很有可能还会就此走火入魔,堕入魔道。

所以,杨奎山此刻才很是悲愤。

林玉臣也很理解他此时的心情,明明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一路上的惊险就不说了,还被这么厉害的僵尸追杀,险些丧命,

到头来,得到的玄阴玉髓却不能用,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我觉得,你可以拿回去,让杨东亭前辈看看,或许会有什么办法,将里面的尸气驱除出来,”林玉臣说道。

“对,你说的对,一定会有办法将其驱除出来的,”杨奎山定定的点了点头。

“走吧,我们已经出来了一个月多月了,该回去了,”林玉臣说道。

随后,两人离开了郎下山,踏上了归途。

回去的路上,又花费了一个月,才赶回了闽阳坊。

跟杨奎山分别之后,林玉臣就回了店铺。

此时的店铺,正有他母亲刘莹在看顾。

“娘,我回来了,”林玉臣喊到。

“你终于回来了,这一出去,就出去了两个多月,也没个消息,”刘莹赶忙走了上来,轻轻的拧了拧他的耳朵。

林玉臣嘿嘿的笑了笑,没有多说。

“怎么样,跟着杨奎山去往何处历练了?”刘莹问到。

“郎下山,”林玉臣说道。

“郎下山?你们去废弃的矿洞了?”刘莹拧了拧眉头。

“嗯,”林玉臣点头。

“听说那里有些邪门,你们怎么去了那种地方?”刘莹皱着眉看着他。

林玉臣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何止邪门啊,那里简直就是魔窟。”

“怎么回事?你们遇到了什么?”刘莹问道。

林玉臣将事情简便的说了一遍,“我准备明天就启程会家族,向父亲说明郎下山的事,也让他早做好准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