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郎下山废弃矿洞
  • 金鳞世家
  • 清蒸鸭蛋
  • 2040字
  • 2021-11-23 13:43:58

对于无意中认识的炼丹师孙兆普,林玉臣心里还是很在意的,若是对方加入自家的,

自家将会起码将会在炼丹这一块,弥补掉这块短板,说不定,还能得到对方的炼丹传承。

就这样一连过了半个月,林玉臣一直没有收到孙兆普的回信,心里也就不再抱着希望了。

不过,之前吴家族人来店铺寻事,倒是让他提起了警惕,也传讯通知了父亲,让他提防起吴家。

与此同时,他还去坊市杨家阁楼一趟,见了杨东亭一趟,跟对方商量了一下应对之法。

这一天,杨奎山再次找了上来。

“怎么了,可是杨东亭前辈有什么事?”林玉臣疑惑道。

“不是,是我有一件事找你,”杨奎山摇了摇头。

“何事?”

“你可听说过郎下山遗矿?”杨奎山问到。

“郎下山遗矿?就是那座废弃了两百年的遗矿?”林玉臣疑惑道。

“对,就是他,我听到一个消息,有人在那里发现了玄阴灵草,”杨奎山神秘说道。

“玄阴灵草?真的假的?”林玉臣愣了愣,有些怀疑的问道。

“自然是真的,不瞒你说,那个人就是吴家的一个族人,

那天,我正好撞见他在跟其他的吴家人说此事,他们还在商量着要再次前去呢,”杨奎山笃定说道。

“吴家?这会不会是一个阴谋?”林玉臣皱了皱眉。

“应该不会,我昨天亲眼见到吴家那几人出了坊市,向着废弃遗矿方向去了,”杨奎山坚持到。

林玉臣依旧是皱着眉,心里不停的在思索着。

玄阴灵草,乃是一种二阶的灵植,可以用来炼制玄阴丹。

重点不是玄阴灵草,玄阴灵草,再如何,也只是二阶灵植,而废弃遗矿,已经废弃了两百多年,那里生活着不少的妖兽,十分危险。

为了一株二阶灵植,要用自己的性命去冒险,若是那些散修,肯定不会犹豫,

而对于有势力做依靠修士来说,这是很不值当的,唯一的就是,那里有更加珍贵的宝物在吸引着他们。

对于这宝物,林玉臣也知道,因为在玄阴灵草的生长之地,必然有着玄阴玉髓。

玄阴玉髓,乃是一种非常珍贵的灵粹,内涵本源之力,是一种很好的筑基灵物。

“如何,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杨奎山问到。

“郎下山废弃遗矿,那里可不安全,很可能遇到各种妖兽,说不定,

还可能,会跟那些吴家人对上,”林玉臣说着抬头看了他一眼,面带警告之意。

“可是,那可是玄阴玉髓啊,我们就这样放弃吗?白白便宜了吴家人?”杨奎山不甘心的说道。

林玉臣心里清楚,杨奎山现在快要突破练气八层了,在十年之内,必定能够突破练气九层,

而他有是杨家的旁支族人,得不到家族重视,若是依靠家族,他这一生也不可能筑基,

所以现在已经很是心急,想要自己拼一条筑基之路。

“好,那我们两个就走一趟吧,”林玉臣点了点头。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杨奎山当即兴奋的说道。

“现在?这么急的吗?”林玉臣愣了愣。

“若是迟了,被吴家人得到了怎么办?”杨奎山摇了摇头。

“好吧,我收拾一下这里,等我关了店铺,”

林玉臣一走,店铺没人打理,自然只能关门了。

当天下午,两人就离开了坊市,向着郎下山废弃遗矿的方向而去。

两人都是练气七层修为,全力赶路之下,花费了一个月时间,才赶到了郎下山。

“小心身后!”

杨奎山喊了一声。

林玉臣眉头一凝,手中法诀一掐,空中飞舞的飞剑,齐刷刷的刺向了后面。

顿时,一声愤怒的兽吼响起,紧接着就是大地颤动的声音。

林玉臣转过头,就看到赤须虎,背上插着一把自己的极光剑,迈动着四肢,愤怒的向自己冲了过来。

林玉臣再次一扬手,极光剑从赤须虎身上抽出,跟空中的另外两把一道,再次挥舞着刺向了赤须虎。

赤须虎大吼一声,四肢用力一跃,跳到了空中,周身形成了一层罡气,直接向外放出。

他的三把极光剑,顿时受到了冲击。

也就是这时候,杨奎山也冲了上来,右手的拳头上,凝聚出了徐徐的火花,趁着赤须虎空挡之际,直接打在了赤须虎身上。

吃痛之下,赤须虎大吼一声,抬起爪子就拍了过去。

犹豫杨奎山近在咫尺,他的速度是躲不过这一击的。

不过,后面的林玉臣也动了起来,他快速的掏出了两张火球符,直接甩了出去。

两道火球直接将赤须虎轰倒,杨奎山脱离危险,赶忙后退开来。

而林玉臣则是乘胜追击,驭使着三合极光剑,对着赤须虎攻击了过去。

而反应过来的杨奎山,也连忙加入了战斗。

就这样,一番的战斗下去,赤须虎最终被成功的击杀。

“这畜生还真是凶猛,”杨奎山看着赤须虎的尸体,喘了口气。

“我们应该庆幸,这是一阶后期的赤须虎,若是二阶,我们两个就死定了,”林玉臣摇了摇头。

“不可能,郎下山里就没有二阶的妖兽,”杨奎山笃定的说道。

“先将这赤须虎分割一下收起来吧,”林玉臣说道。

杨奎山点了点头,随即动起手来。

片刻之后,收拾齐整之后,两人才正式踏上郎下山。

刚刚他们到达郎下山的时候,就遇到了这头赤须虎,如今解决掉拦路虎,自然是开始上山。

“废弃的矿洞应该在那边,我们走,”杨奎山看了一下方向,说道。

“据说这矿山并不是因为开采完毕才放弃的,”林玉臣说道。

“嗯,好像是这样,不过这都是李家的事,谁知当年他们威吓者安放弃这矿山,”杨奎山嘟囔了一声。

这郎下山的矿洞,两百年前,是李家在开采,当时突然之间,李家毫无征兆的就撤出了矿山,什么都没有说明。

其他势力或修士也曾来这里打探过,不过什么没发现,不过碍于这矿山是李家的,没有那个势力敢明目张胆的过来开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