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专业收尸二十年

“不好!”童志脸皮子一抖,心中顿感不妙,这【搬山人】乃是他的主力卡之一,最为能抗伤害,但之前被【血狼王•青面】盯住之后,血条就咔咔下降。现在被【背棺人】定身,碧绿龙卷又再次来袭,极有可能毙命。

“晟楠姐,你还不出手吗!”冀友脸色都成了猪肝色,本以为可以轻松拿捏的三个新手玩家,万万没想到竟然敢贸然对他们出手。

对他们出手就罢了,关键是一开战就将他与童志打了个半残!他知道秦晟楠的身份特殊,但如此战况,再不求救估计小命都得玩完。

碧绿龙卷终至,【搬山人】庞大的躯体轰然倒塌,重新化作一张卡牌激射而走。

没了【搬山人】的掣肘,【血狼王•青面】更是无人能敌,虽然童志与冀友也放出了远程攻击的卡徒,但奈何伤害不高,连它的被动回血量都抵消不了。

“三位,这无主之地的入口马上就要关闭了,难道你们不打算进入了吗?”那名女子听到冀友求救,终于开口,声音中带着一丝磁性。

温毅转目望去,只见秦晟楠一袭黑色长裙,表情平淡至极,但扣住几张银色卡牌的右手微微颤抖,出卖了她的内心。

“哦?这无主之地不是你们三个霸占了吗?”温毅语气中带着疑惑,但听在童志与冀友耳中,那分明是满满的嘲讽之意。

“我这两位盟友之前的行径太过莽撞,还请三位大人大量放他们一马。”秦晟楠语气仍是很平淡。

“哦?不好意思,我虽然很大,但我的肚量很小!”温毅斩钉截铁的说道,至于话中话的意思秦晟楠能不能懂,他就不从得知了。

“晟楠姐,怕他们干嘛,只要你的五张白银卡一出,谁能……”童志脸色难看的说道,话说到一半就被秦晟楠打断。

“闭嘴!”秦晟楠脸色终于是浮现了一丝怒色,这童志与冀友二人,乃是卫星辰强塞给她的,表面上是帮助她刷无主之地快速成长,其实暗里也有监视看管的意思。

监视看管这件事,秦晟楠并无所谓,毕竟登上了卫星辰这艘船,根本就没有再次下船的可能,可是这童志与冀友二人嚣张跋扈的姿态,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一对自以为有背景就可以横行无忌的可怜人。”秦晟楠细不可闻的自语,随后就抬头看向温毅:“说吧,怎样才能放过他俩。”

“呵呵,真是够直白的,我喜欢!一人三万金币!”温毅瞥了一眼只剩一分多钟的倒计时,说出了一个数字。

“不行!太多了,一人一万!”秦晟楠回绝。

“一人三万,一分不能少,这可是买命钱!”温毅丝毫不慌,在他说话的功夫,童志的两名卡徒又被血狼王打回了原形。

“每人最多一万五!”秦晟楠退让一步。

“你慢慢还价,我看他俩的小命能不能等。”温毅冷笑一声。

“一人两万!”秦晟楠银牙轻咬。

“楚生!愣着干嘛!准备给他俩收尸!”温毅朝楚生一瞪眼。

“好嘞,毅哥!你就瞧好吧,我可是专业收尸二十年!”楚生大笑一声,当即命令【石头人】舍弃对手,直奔冀友而去。

此刻冀友与童志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自从加入天机阁之后,还从未在同等级的玩家中,吃过如此大的亏,而温毅与秦晟楠的讨价还价,更是让二人无地自容。

“三万!就三万!”秦晟楠终于是认可了温毅的条件。

话音一落,温毅就收到了秦晟楠的交易请求,很快六万金币到手。

看着的仅剩三十多秒的倒计时,温毅三人迅速的召回了卡徒,并靠近无主之地建立了连接,踏入入口之前,楚生回头看向童志与冀友:“滚吧,这无主之地我们占了!”

这一句话如同一只巴掌,同时抽在了童志与冀友的脸上,仿佛还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晟楠姐,你为何不动手?”见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入口,冀友脸色难看的说道。

“你是再质问我吗?”秦晟楠脸色一冷,右手中的几张卡牌轻轻搓动,仿佛在发出无声的警告。

秦晟楠不是不敢动手,而是没有把握,之前的战斗情景她全都看在眼中,那个名为温毅的男人可以说是将战术与细节发挥到了极致,最重要的是他所召唤的几名卡徒,就没有低于三重天血脉的!

还有这种一言不合就打生打死的人,你能保证他没有藏一手底牌,甚至藏好几手?

“不敢……可是少阁主给你的五张白银卡,要是全部召唤,岂有会输的道理?”冀友忍不死心的说道。

“那温毅的卡徒强的是血脉,根本不是靠品质就能超越的。”童志却是看的明白,他知道二人输的一点也不冤,毕竟他俩的所有卡徒仅仅有两名是三重天血脉的,而那温毅一出手就没有低于三重天的……

“一人三万金币!”秦晟楠伸出了白皙的手掌,童志与冀友的脸色黑成了焦炭……

温毅、盛寇、楚生三人眼前一晃,就来到一出狭窄的山谷之中,两侧山峰陡峭笔直,高耸入云,幽长而昏暗的峡谷仅可供三四个人并排前行。

“来,交易,一人两万金币。”温毅打量四周,发现暂时安全之后,便对盛寇与楚生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呢……”楚生不好意思的说道,然后以最快的速度与温毅建立了交易,这一幕让温毅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很快就转给他20000金币。

“刚才打的真是痛快,这群天机阁的家伙,明明没什么本事,偏偏张狂修炼到了极致。”楚生收到金币后,眼中闪烁出兴奋的光芒,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这群人嚣张跋扈惯了,以为人人都会怕天机阁的名头,吃个亏也涨涨记性。天机阁成立许久,太多的成员养成了寡妇偷人,横行无忌的臭毛病。”盛寇也收到了两万金币,难得的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

“寡妇偷人,横行无忌怎么讲?”楚生一愣,温毅也有些不解。

“上面有人呗!”盛寇笑着解释。

楚生与温毅听后,相视一眼,齐齐的打了一个哆嗦:好特么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