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你们不要再打了!

温毅故意脸色一板,不去理会彪哥,而是将【血狼王•青面】【野狼骑士•冈烈】的卡牌收入卡包,随后便对盛寇说道:

“如今你俩的主力卡徒全阵亡了,接下来的时间尽量不要离我太远。”

“知道,可惜了血狼王,如果它不死来什么也不用怕。”盛寇的轻轻点头,刚刚【幼年混天刺】的死后一击,不仅顺秒了【青提灯】,更是带着【狗熊大夫】【血狼王】一起下了地狱。

“也带上我啊,我的四头【刀刃虎头人】全死了,这贼船可是你们拉我上来的,怎么也得对我负责到底。”彪哥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

“负责?你是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吗?”楚生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怎么?拿彪哥当傻子使啊?帮你们共同击杀了【幼年混天刺】,打算拆桥了?”彪哥似乎有些愤愤,一边说一边吹胡子瞪眼睛。

“拆桥?怎么可能,我们四个当然要共同坚持到天亮。”温毅笑着解围道,这彪哥的【蚌姬】可是一名大奶妈,更是白银品质,有她在,众人的生存能力也会多一层保障。

最重要的是,过河拆桥的事情温毅办不来!

四人刚刚休息了片刻的功夫,就被数百的低阶海妖侵袭了。

低阶海妖数量虽多,但在十名青铜一星【浪客】与【碧浪剑客•剑心】共同攻击下,对众人倒也没造成什么威胁,很快就只留了一地的尸体与鲜血。

低阶海妖退却后,四人获得了一段宁静时光。

这段时间远处卫星辰、羌道、桃桃三人仍在围着【成年混天刺】攻击,绚丽的光芒飞舞,恐怖的伤害数字不断飘起,看四人心神向往,热血沸腾,彪哥更是不掩饰眼中的嫉妒之色说道:

“卫星辰这人暴虐嗜杀,但你不得不承认他的强大,光是那头【双翼火灵蟒】就是多少人一辈子的梦想。”

“是啊,据说前段时间,卫星辰为了护送一名女子进入红烛镇,指使【双翼火灵蟒】杀了不少人。”盛寇说出一条消息。

“我也听说了,那名女子名叫秦晟楠,开局抽到了【卡牌血脉重铸】的高级技能,那卫星辰就是看上了这点,才拉拢的她。”楚生接话道。

“哦?【卡牌血脉重铸】?岂不是说卫星辰想要将这【双翼火灵蟒】提升为蛟龙血脉?”彪哥对此事显然不知,好奇的问道。

“前两次都失败了,目前他的【双翼火灵蟒】只有一次机会了。”盛寇似乎知道的不少。

“这秦晟楠也算一个有心机的女子,傍上卫星辰这根大粗腿,估计很快就会一飞冲天。”楚生嘴角微撇,显然对于秦晟楠这样的女子不太感冒。

“心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扯淡,就以这卫星辰的行事作风来说,秦晟楠的此举不亚于与虎谋皮。”温毅淡淡的开口道。

“毅哥说的对,听人传言,卫星辰这里有点毛病。”楚生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鸡窝头,经过一夜的同生共死,他对温毅的称呼也变成了毅哥。

“真的假的?”彪哥一听这个顿时来了兴趣。

“真假不知道,至少性格不正常!”楚生翻了个白眼,没给彪哥八卦的机会。

“你们说,卫星辰三个能杀死这头【成年混天刺】吗?”盛寇望着远方的战场问道。

“够呛,经过我刚才的观察,这【成年混天刺】不仅血厚攻高,更是自带恢复,目前打了都快半个小时了,仅仅打掉了十分之一的血量。”温毅摇头分析道。

“嘿嘿,那这卫星辰三人估计要白忙活一场咯!要怪只能怪这BOSS出现的时间太晚了。”楚生幸灾乐祸的笑道。

随着时间流逝,浑圆的血月慢慢沉入了海底,那座巨大的雕像忽的吹起了号角,号角声急促而迫切,仿佛是在催促着什么。

被卫星辰三人围攻的【成年混天刺】仿佛收到了命令一般,对于诸多卡徒的攻击硬抗而下,庞大的身躯如同沉潭的小山一般,缓缓的没入了海面。与【成年混天刺】一同消失海底的,还有战场各处的海妖,都像是受到了召唤一般,不畏生死的回归大海。

“草!白忙活了!”羌道粗狂的声音响彻天空。

“这【成年混天刺】的回血量太高了,早知道就多喊几个人过来。”少女桃桃脸上带着一抹失望。

至于卫星辰则是阴沉个脸沉默不语,双眼中似乎有火焰在酝酿。

“星辰哥哥,不要生气嘛,这次没杀了,下次多叫点人就好了。”桃桃似乎发现了卫星辰状态不对,娇声安慰道。

“废物!都是废物!”卫星辰低着头,咬牙切齿的吼道。

“你……”桃桃脸色通红,被这一句话噎的只吐出了一个字。

“怎么?我俩是废物,你为何不单挑【成年混天刺】?装什么大尾巴狼,称你一句天机阁少主,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羌道的脾气一下就被点燃,丝毫不让的讥讽道。

“你找死!”卫星辰抬起头,露出了一堆血红色眸子,显然怒气已经上头。伴随着他的话语,【双翼火灵蟒】冲天而起发出一声嘶吼,一团火焰就向羌道席卷而起。

“怕你不成!”羌道早有准备,【双翼剧毒蜥蜴】急速驶来,张口喷出一口碧绿的烟雾,就与【双翼火灵蟒】大战在了一起。

“你们不要再打了!”桃桃焦急的喊道,两人名义上都是她的队友,她并不想看到有一方受到伤害。

卫星辰与羌道大打出手之际,温毅四人早已控制着领地离开了红烛镇附近,主力卡徒损失惨重的他们,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寻一处安全之地,等待冷却时间完毕。

“咔拉啦~”

刚刚离去不久的温毅,就被一道惊雷吓了一跳,刚一抬头,雨点就如豆粒一般,密密麻麻的砸落下来……

“打雷咯,下雨收衣服啦!”彪哥的声音远远传来,破锣般的嗓音仿佛是验证了少女桃桃的那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