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偷听女儿心声?

昏黄的光景从窗外投了进来,照在陈东升略显苍白的脸上。

这是一处拥挤杂乱的一室一厅,满桌的旧报纸,洗菜盆里还有一个没洗的面条碗,苍蝇在房间里翱翔。

人到三十的陈东升,在2000年,遭受了沉重的打击。

老婆跑了不知踪影,被私企辞退,做了两天洗碗粗活,累的腰都直不起。

陈东升躺在沙发上,虚弱不已,目光之处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余生。

所幸,这世上还有唯一一个亲人,女儿陈梓琪!

想到女儿陈东升就不禁露出一丝泛甜的笑。

她可真是小精灵般的存在啊,从小成绩就优异,礼貌大方,小小年纪还操持着家务。

“咣当!”

门被推开,扎着辫子的小姑娘将书包放在房间里,默默地走出来洗碗。

陈东升的眼神更是宠溺了。

父女间,没有说一句话,但投进来的光影斑驳,却说不出的温馨。

【呵,果然在家啥事都不做,一个破碗还要本小姐放学了来洗!】

【作为一个博士后,待在这样的家里简直是丢人啊!】

嗡!

陈东升眼神迟钝了一下,哪来的声音?

本小姐?

博士后?

此刻却见陈梓琪回过头,笑容满面,荡漾起两个酒窝:“爸爸,晚上吃什么呀?”

【哼!要不是看你被我老妈甩了,我才懒得伺候你!】

【想起来那个女人意识真是超前啊,才2000年,就已经知道要早点离开穷光蛋了。】

【如果没记错,她现在应该跟一个HK老板在一起,过着锦衣玉食摇晃着凉拖的生活吧!】

陈东升心底直突突,苦涩从心底蔓延到嘴角。

老婆跟一个HK有钱人跑了,他是知道的。

这声音里又提到了“老妈”二字。

看来这声音是从女儿传来的。

我能偷听女儿心声?

只是……

她才八岁啊!

讲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怎么会用这么成熟的口吻?

怎么能说她爸爸我是穷光蛋?

“晚上出去吃个炒粉吧。”陈东升哭笑不得,他想直接开口问女儿是怎么回事,可话到喉咙边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好,我最喜欢吃炒粉了!”

陈梓琪嫣然一笑回头继续洗碗。

【吃吃吃天天就知道吃炒粉!】

【好怀念2022年的小龙虾!】

【好怀念2022年的海底捞!】

【天啊,怀念2022年的一切!】

【上辈子穷惯了,从小就在异样的眼光里长大,别人能吃的起的我吃不起。】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给学长织毛衣,买不起毛线,硬是拆了自己的毛衣给他织。】

【还记得每次同学聚会我都因为A不起拒绝参加。】

【呜呜呜,这是什么人间疾苦啊!】

【虽然凭借本小姐的努力逆袭了一生。】

【可重生到2000,绝对不能在让老爸这副死样子了!自己努力有什么用,在家望父成龙不好吗?】

【虽然爸爸窝囊是窝囊了点,但他从小都很爱我,从来没有打过我。这也算是一种慰藉了吧。】

???

唰。

陈东升目光汇聚。

2021年?

这么说女儿是从2022年穿越回来的?

等等!

什么高中的时候给学长织毛衣啊!这小丫头是不是找死?

陈东升莫名的火大,但只敢攥着拳头,狠狠地在大腿外侧摩擦。

陈东升忽地想到一个严峻的问题。

女儿现在8岁,从2022年穿越回来的话。

这么说,女儿的心智……

跟自己同岁?

“梓琪,你放心,爸爸会努力找工作的,以后我们天天出去吃大餐!”

陈东升攥着拳头咬牙说道。

被女儿说窝囊,身为父亲的自然是心酸不已。

陈梓琪回头,小美眸里尽是闪烁着成年人才会有的惊愕。

【开窍了?】

【咋莫名其妙的讲这话?】

好在心想完这两句,陈梓琪便装作很茫然很可爱的模样:“好呀!爸爸最好啦!”

“走,我们出去吃炒粉!”

陈东升摸了摸口袋里为数不多的零钱。

57块!

形势很严峻啊!

老婆已经离开家三年了,以前就算再遭老婆嫌弃,但好歹是两个人挣钱养家会轻松点。

算了,不想了,那已经是前妻了。

【老爸明明才30岁的人,却像个60岁的老头佝偻着,看着好可怜好凄惨啊。】

【2022年的时候他也还是个光棍,不行,得忽悠他赶紧挣钱。一是解决本小姐的开销,二是也得找个漂亮老婆好好过日子。】

走在前面的陈东升浑身一颤,紧接着挺直了腰板,鼻尖酸酸的。

多好多孝顺的女儿啊!

女儿是穿越回来了,那她肯定知道未来22年的风口。

自己努力一定能逆天改命!

为了女儿能过上好日子!

为了能在前妻面前气宇轩昂!

才刚走到楼梯口,一阵风袭来,紧接着嘭一声陈东升的脖子被薅住,狠狠地砸在墙壁上。

“啊!!”

陈梓琪被吓坏了,只见楼道里竟然是几名地癞子装扮的青年,本来还是猫着腰的状态,这瞬间就支棱起来了。

“咳咳!”

陈东升瞳孔一收,单手抓住这人的手腕,眼珠子发红,“王大海?”

“呵,你还记得我哈!你婆娘欠的钱什么时候还?!已经超一个月了!”

“你别掐我爸爸!!”饶是30岁心智的陈梓琪也被吓哭了,嚷嚷着去掰王大海的手。

“滚!小娘皮!”

王大海一抬手把陈梓琪攘倒在楼梯上,“要不是看你年纪小,不然……”

“握草尼玛!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别碰我女儿!”

陈东升青筋暴起,这一挣一板,王大海嘴角一裂,顿时拳头就擂了过去。

“我早就没跟她在一起了!冤有头债有主,你来找我要债做什么?!”

陈东升眼冒金星,翻爬将女儿扶起抱在怀里,蚀骨的疼从脸上传来。

前妻那个女人真是恶心,离开莞市的时候用陈东升的名义去借了一笔1000块的放码钱!

如今欠款到期,前妻不知影踪,放码的找上门来。王大海也不止一次去工厂找过陈东升,不过都被他机智躲开。

没想到他们找到了陈东升家里!

“老子不管你有没有跟她在一起,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最后再给你10天的时间!连本带利1500。”

“如果不还你走着瞧,这里是莞市,我不介意让你女儿去还债!”

王大海是这一带有名的放码人,凶神恶煞,不少人被他弄的家破人亡。

陈东升毫不怀疑,他能干得出这种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