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斩杀蛟妖

“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权利抓我们?我要报警了!”

“我们是龙国有关部门人员,你们涉嫌泄露龙国机密,请跟我们走一趟。”

“首长,已经解决了。”

“嗯,适当向外界放出点消息,注意控制力度。”

“是。”

首长转头看向姜河泛滥的源头,心情颇为沉重。

没想到连这种级别的存在都开始崭露头角了,龙国的局势俨然变得愈发紧张。

“祂就是上面说的龙国守护神吗?祂真的能守护我们龙国么?”

西江市军区首长呢喃道。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军装的男子小步跑到首长的面前,立正行礼,神色严肃地开口喊道:“首长,核弹装填完毕,请指示。”

“嗯,立刻疏散周边人群,随时准备发射,听我命令。”

“是,首长。”

……

“别装死了,本座知道那一下杀不死你。”

蛟妖遮天蔽日的身影盘旋天空,冷漠无情的蛟目俯视着姜河水面,淡淡地脱口而出。

果不其然,赖阳的周身散发着淡金色的功德金光,缓缓浮出水面。

哪有一丝受伤的迹象?

见状,蛟妖表情微凝,方才那一击它动用了将近七成的肉身力量。

对方结结实实地挨了它一击居然毫发无伤?

哼,看来也是个不简单的角色,不过对方越强它越兴奋。

因为赖阳的实力越强,代表着吞了对方它能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

为了逆天改命走蛟化龙它元气大伤,眼下急需大补之物疗伤恢复巅峰的实力,而赖阳的功德金身无论是对于妖魔还是鬼怪都具有致命的诱惑力,吞了祂甚至有可能令它更进一步。

经过刚才那一下,赖阳大致判断出对方的实力,目前大致与勾映雪相当。

只不过对方体内的妖气有些许絮乱,表面看不出什么,其实它的身体内部受了不轻的伤势,并且还是被天雷给劈出来的!

毕竟他就是玩雷的,对于天雷造成的伤门清儿。

逆天改命,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这货的原型乃是姜河蛇妖,它利用姜河洪水吞没数万人的性命,借数万人的生灵之气转嫁削弱天劫的威能,以此顺利逆天改命。

然而即便是被削弱过的天劫也不是那么好渡的。

它虽然成功度过了天劫化作蛟龙,却还是被天雷给劈成了重伤,不然真以为人家那么好说话呢?它一开始只是看不透赖阳的深浅,生怕阴沟里翻船,不敢随意动手罢了。

直至听到赖阳自称土地神,它就忍不住显露出凶性要吃人了。

在它的印象里,一个小小的土地神能有多强?还不是一口一个?

“就这?不痛不痒啊,你不行啊。”

赖阳一手按在后颈,扭了扭头,鄙夷地轻笑道。

一句话,攻击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嘴硬,那你试试这招如何?”

赫然间,蛟龙一怒,姜河水面泛滥,磅礴的妖力凝聚升腾起四条杀气腾腾的水龙顿时封锁了赖阳四方所有的退路。

随后,四方水龙带着恐怖的威势扑向赖阳,场面宛如核弹炸裂,惊天动地。

不等蛟妖露出嘲讽得意的表情,赖阳竟是生生撕开了对方的妖力,强大的法力凝聚出四柄模样各不相同的宝剑,其原型正是诛仙四剑!

“诛仙剑阵,开!”

没有真正的诛仙四剑布置的诛仙剑阵,其威能不足真正威能的万分之一。

饶是如此,斩杀一头作祟的蛟妖足矣。

蛟妖被困诛仙剑阵,死亡阴影莫名笼罩心头。

这剑阵竟然拥有斩杀它的力量!?

它耗费千年时间,千辛万苦终于逆天改命化蛟成功,怎么能死在这种地方?!

感受到生死的危机,蛟妖此时也顾不得压制伤势,蛟身翻滚之间卷起毁天灭地的巨大水龙卷,其威能俨然已经远远超越了宗师境强者的水平,达到了金丹境的力量!

见此情形,赖阳面不改色,法力幻化而成的诛仙剑引动雷霆闪烁,一剑撕裂天地。

唰!

一缕寒芒闪过,蛟妖身形兀然一顿,天地间的仿佛陷入了凝滞的状态。

下一刻,蛟妖忍不住喷出一大口殷红的妖血。

与此同时磅礴的妖力失控,巨大的水龙卷骤然爆散,化作倾盆大雨落下,硕大的水滴自高空坠落,犹如子弹一般在地表砸出一个一个的坑洞。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赖阳凌空而起,面无表情地凝视着蛟妖,眼底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道友且慢,你我皆是修道之人,本座看你你也并非人族,何故为了一群人族的蝼蚁生死相逼?道友若肯放本座一马,本座愿将宝物全部送于道友,算本座欠道友一个情面,如何?”

蛟妖认怂了。

且不说它如今身受重伤,即便是它巅峰时期也没有把握能够击败对方。

这个家伙太强了。

要知道它都已经拼命了,对方却始终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让它完全看不出祂的深浅在哪里。

“情面?你的情面值几个钱?人族的生命在你的眼里宛如蝼蚁,你在我眼里又何曾不是蝼蚁之辈?我乃西江市土地神,自当庇佑一方,你残杀数万人族,便是在断我的香火功德,断人香火如同断我修行之路,此仇不共戴天。”

“再说了,我宰了你,你的宝物一样全都是我的,而且我对蛟龙肉的滋味挺感兴趣的,不知道跟猪肉比起来怎么样。”

“欺妖太甚!”

蛟妖暴怒,当即便欲拼死反扑。

然而赖阳又岂会给对方反扑的机会,法力凝聚而成的诛仙四剑纷纷落下刺入蛟妖的体内,阻断了对方体内妖力的流动。

蛟妖忍不住悲吼了一声,身体不受控制地坠落。

“你不是瞧不起人族,视人族如同蝼蚁草芥肆意抹杀吗?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尝尝被你所蔑视的蝼蚁所撕咬吞噬是个什么感觉。”

赖阳冷漠地俯视着蛟妖,随后施展神通招魂术,将因洪水泛滥而死的数万冤魂全部聚集而来,然后指向不远处庞大的蛟妖说道:“就是它发起洪水害死你们的,现在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随你们如何处置。”

听到赖阳的话,数万的冤魂弥漫出无比恐怖的怨气,疯狂扑向蛟妖撕咬对方的灵魂。

“吼吼吼!!!”

“滚!滚开!”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灵魂被撕咬的剧痛远比肉体强上千百倍,蛟妖忍不住发出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声,甚至恳求赖阳给它一个痛快。

赖阳没有理会,姜家镇的怨气必须以蛟妖之血方能顺利平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