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子母厉鬼

“世上早已无神,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酆都大帝的话响彻此方天地。

听到对方的话,众人的神情闪烁。

世上早已无神?世界上真的已经没有神仙了吗?那么眼前这个宛如救世主般出世自称西江市土地神的人又是谁?

面对酆都大帝的质问,赖阳面不改色地看着对方,冷笑一声。

他是什么,他自己不清楚吗?

他只不过是个死后意外绑定了系统的普通社畜而已。

难道我会把自己拥有系统的事情告诉你?做梦去吧。

“呵,你说世上无神就世上无神了?我乃西江市土地神,凡山河土地皆归我掌控所在,倘若世上真的无神,那么你又是什么东西?区区小鬼,也敢妄称地府酆都大帝!”

赖阳厉声震喝。

闻言,酆都大帝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带着森冷的杀意和不悦——

“哼,不管你是什么东西,胆敢和我们作对的下场,唯有死路一条,待吾出关之日,必令尔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可笑,那是我要说的话,洗干净脖子等着,要不了多久,我会让你所谓的冒牌‘酆都’永远消失在世界上,滚!”

话音落下,赖阳挥手掷出一团燃烧如同妖莲绽放的神异火焰。

看到那团宛若妖莲绽放的火焰,酆都大帝处变不惊的脸色终于出现了些许变化,当即凝聚的鬼雾散去。

“很好,你成功惹怒了我,待吾出关,吾必要让你灰飞烟灭,让西江市所有生灵给你陪葬。”

酆都大帝的话久久回荡于天地之间,宛如一记重锤砸在所有人的心头上。

“呵,放狠话谁不会?有本事自己过来掰头啊?”

赖阳不屑一语。

对方只不过是附在鬼将孙成身上的一缕鬼气。

要是它的本体降临,看自己不打得它妈都不认识它。

不过仔细回想一下酆都大帝的话。

它说我们,赖阳本能觉得这个我们绝对不是酆都大帝手下的厉鬼,往往是相同等级的存在,才会用上‘我们’的说法。

莫非除了这个冒牌的酆都大帝以外,还有其他强大的妖魔鬼怪?他们在谋划什么?他们到底有什么企图?

赖阳摇了摇头,抛掉脑海里无意义的想法。

不管怎么样,只要他足够强大就可以面对任何困难。

一点儿线索都没有,量他想破脑袋也没用,又没办法用卜天术窥视天机。

斩杀两名鬼将,逼退酆都大帝,接下来就是最后的收尾工作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另一边,连续动用两次保命手段的鬼将孙成,此时他的气息萎靡到了极点。

甚至隐约有掉落回红衣的趋势。

这一次联合第五鬼将的血手屠夫率领鬼潮袭击西江市,秉持着谨慎小心的原则,他在酆都鬼蜮留下了一成的本源鬼气,以防万一。

上万的黑衣恶鬼,五百的红衣厉鬼,再加上他和血手屠夫两个摄青鬼,居然连西江市的城门防线都没碰到一下就全灭了,那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咯咯咯,这不是孙成大哥么?一段时间不见,您怎么变得这么弱了?”

鬼将孙成正欲再次去面见酆都大帝,忽然一只红衣女鬼迎面走来,她的肩膀上还趴着一只同为红衣厉鬼境界的鬼婴,张嘴之间,满是锯齿状的尖牙仿佛连骨头都能轻易咬碎,颇为恐怖吓人。

见到来鬼,鬼将孙成的脸色一滞,顿时变得不太好看。

偏偏是在这种时候碰到这个女鬼,对方盯着他鬼将的位置已经很久了。

眼前的两只红衣厉鬼乃是子母一体,虽然是红衣厉鬼,但是真正的实力却不比一般的摄青鬼弱,即便是鬼将孙成巅峰时期都奈何不了对方。

“哼,不关你的事,闪开。”

“咯咯咯,真是个无情的家伙,难得见面一次,这么快就想走?”

红衣女鬼拦在对方的面前,看上去没有任何打算让路的样子,其肩膀上趴着的鬼婴狞笑着看向对方,鬼气森然。

“你究竟想干什么?”

鬼将孙成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耐烦的表情,冷冷地张口说道。

“孙成大哥发那么大火干嘛,你吓到我的乖宝宝了,宝贝乖。”

红衣女鬼抬手轻抚鬼婴,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

鬼将孙成可不会被对方的模样欺骗,对于眼前红衣女鬼的本性他清楚得很。

一旦被对方的外表所迷惑沦陷,恐怕会被他们吃得骨头都不剩。

“实不相瞒,小妹确实需要孙成大哥帮个小忙,最近小妹感觉修炼到了瓶颈,怎么都抓不住突破至摄青鬼的诀窍,小妹感觉自己就是缺少一个契机,孙成大哥可怜可怜小妹,把你的力量全都送给我吧。”

红衣女鬼的话音未落,鬼婴赫然如同离弦之箭般扑向鬼将孙成,张开它那充满锯齿尖牙的大嘴狠狠在后者的身上撕下了一块本源鬼气。

鬼将孙成脸色大变,如今他的力量十不存一,面对鬼婴的偷袭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又丢了一部分的本源鬼气,他心头又急又怒,这个魂淡居然趁火打劫?!

然而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与红衣女鬼和红衣鬼婴对抗,他毫不犹豫转身逃命,他已经没有分身的力量了,这回要是死了,他可就真的魂飞魄散了。

“鬼将大哥你行行好,就成全小妹吧,小妹会感激你的。”

红衣女鬼用着柔媚的声音对鬼将孙成做着对于鬼物最恶毒的事情。

下一刻,红衣女鬼瞬间移动到鬼将孙成的身后,伸出血红的鬼爪强行撕下鬼将孙成的一只手臂,鬼将孙成疼得忍不住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对方撕去的可是他的本源鬼气,就相当于人类的身体一样,那股钻心的灵魂之痛简直不是普通鬼能忍受的。

红衣女鬼和鬼婴一边追杀鬼将孙成,一边啃食着他的本源鬼体。

力量被大幅度削弱的鬼将孙成又怎么会是子母厉鬼的对手,将无数生灵当做血食口粮的他最终也变成了红衣女鬼进化的口粮,彻底魂飞魄散。

吞噬了鬼将孙成的力量之后,红衣女鬼周身的鲜红鬼气逐渐往青色鬼气的方向转化,鬼婴亦在跟随红衣女鬼同步突破进化。

感受到摄青鬼突破的动静,周围的厉鬼皆不由得吓得瑟瑟发抖,惊慌逃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