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正式祭拜

“爸,我回来了,妈呢?”

张国志连夜坐飞机返回西江市,来到老人居住的小区,进门喊道。

“诶?你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回来了,工作呢?”

听到儿子的声音,张老汉当即走出了客厅,看到大门处站着的人,神情惊讶地开口道。

“没事的,我跟老板请了两天假,妈呢?”

张国志回到家下意识脱掉了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目光环顾客厅。

“别找了,你妈出门买菜去了,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张老汉摆了摆手道。

“什么,你让妈一个人出门买菜?你明知道妈有严重的老年痴呆症,你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出门呢?万一在外面出点什么问题咋办?”

闻言,张国志一下子就急了。

“不行,我去把妈找回来。”

正当张国志准备再次出门的时候,一名穿着花色衣裳的老婆婆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两大袋的菜。

“诶?儿啊,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呢?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老婆婆愣了愣,又惊又喜地看着张国志,缓缓说道。

“妈?你真的好了?”

见状,张国志整个人都楞在了原地。

他看着眼前宛如正常人的老母亲,心头不由得惊愕万分。

这怎么可能,这可是严重的老年痴呆症啊!

现代医学水平还没听过哪个医院还能治疗严重的老年痴呆症的,不会是回光返照吧?譬如恢复几天正常人的状态,过几天又变成老年痴呆的模样。

“好了好了,土地神他老人家慈悲,治好了我的病,以前妈给你们添麻烦了,别傻站在门口了,吃完饭我们还要给土地神他老人家上香去呢,你也一起来,让土地神他老人家保佑你。”

老婆婆点了点头,随后推着张国志回了屋,自己则走进厨房里面忙活去了。

“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什么土地神啊?”

张国志满头雾水,只能看向张老汉求解。

“就是咱们西江城的土地神,就在东林公园后边儿,昨天你杜奶奶告诉我,东林公园后边儿有个土地庙,里面的土地神非常灵验,她家孩子前几天一直上吐下泻,吃什么药都不管用,结果去拜了土地神,你猜怎么着?当天晚上就好了。”

“她跟我说的时候,我也不怎么信,带你妈去拜拜也是为了求个心安,心想万一真的灵验呢?”

张老汉抽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

“然后呢?然后妈就好了?你可别说胡话啊,现在是科学社会,国家政府也在打击封建迷信的事情,乱说话可是会招来麻烦的。”

见状,张国志迫不及待地说道。

随后,张老汉没好气地敲了对方的脑袋一下。

“嘿,你爸我虽然年纪是不小了,但是还没到老糊涂的时候,是非黑白还是能看得清的,我带你妈拜了土地神,还没走出土地庙你妈就清醒了,甚至腿脚比你爸我还利索,先前你妈是个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这不是土地神显灵了是什么?你用科学给我解释一下?”

张老汉瞪了儿子一眼,开口说道。

张国志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可是当初他们除了去过各大医院,同样也去试过各种迷信的法子,正是因为没有一个见效的,所以他们才彻底放弃了。

事到如今,他们就去拜了拜土地神就好了,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你爸我读的书不多,走过路比你多得多了,你爸我也不是什么迂腐之人,你可以不信土地神他老人家,但是必须心怀敬畏,等下吃完饭一起去拜拜,就当为了你妈。”

张老汉掐灭了手上的烟,认真地说道。

“我知道了,爸。”

张国志点了点头。

吃过早饭,张老汉一家提着篮子前往土地庙。

篮子里面放着三样新鲜的水果,一些糕点,一盘猪头肉,还有基本的香烛、金纸等物品,俨然比上次祭拜土地神正式多了。

“咦?那个孤僻的老家伙怎么也在这,他也去拜土地神了?”

不经意间,张老汉竟是看到周元德神色匆匆地往回走,不禁感到颇为诧异。

张老汉也没多想,有更多人愿意信土地神他老人家,他也高兴。

“就是这里了,记住,心要诚,进去后别乱说话。”

看到不远处的破烂土地庙,张国志神色怔了怔,眼底充满了深深的疑惑。

土地神就住这种地方?

这地方一看就是被荒置好多年了。

两边的杂草有一米多高,门槛破得不成样子,感觉一脚下去就能踩烂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木头腐烂的怪味,着实让人不太舒服。

这种地方平时谁肯来啊,土地神真要灵验能住这里?

看看人家佛教的供奉,待遇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张国志皱了皱眉头,随后跟着两人进了破烂的土地庙,

在三人踏入土地庙的那一刻,赖阳就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

好家伙,怎么特么又来人了?

能不能让人清净点啊?!

赖阳倍感无语,他不想被人祭拜,只想当个安静的废宅神度过余生啊。

赖阳幽幽地从土地神像内飘了出来,只见张老汉等人正在摆放着贡品,二老脸上带着恭敬的神色,还有个生面孔的青年人。

血脉与二老接近,不出意外应该是他们的孩子了。

“去,去旁边给土地神他老人家烧纸。”

张老汉将手里的一叠金纸递到张国志的面前,开口说道。

“哦。”

张国志乖乖接过金纸,到空地上拿出打火机开始焚烧金纸。

随后,二老纷纷点了三炷香,恭敬地对着土地神像拜了三拜,将香插在土地神像前的香炉里。

做完一切,张老汉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

“土地神,上次来的匆忙也没准备什么好东西孝敬您老人家,您不要见怪,谢谢您治好了我老婆的病,以后每天我都来给您上香,希望您能保佑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保佑他健健康康、永远平安。”

【获得五点香火。】

【获得五点香火。】

【获得一点香火。】

“咦?这次居然有五点香火?我以为每个人拜一次就一点香火呢。”

听到脑海里面响起的系统提示音,赖阳喃喃自语道。

【回宿主的话,祭拜之人忠诚信仰度越高,每次能提供的香火也就越多,最低提供一点香火,其次五点香火,最高十点香火,忠诚信仰度达到百分百,即便不需要上香祭拜也可为宿主每日额外提供一点香火,请宿主努力传播信仰、发展信徒,不要再摸鱼了。】

好家伙,他整天摸鱼偷闲,终于连系统都忍不下去了?

不过你让我传播信仰发展信徒,我就要传播信仰发展信徒?

我赖某人不要面子的吗?

传播信仰是不可能传播信仰的。

发展信徒多累啊,当个废宅神不舒服吗?

科学社会,封建迷信要不得,咱们要相信科学!

赖阳看向张老汉一家人,施展望气术看了一眼他们的身体状况。

嗯,都很健康。

然后再施展卜天术看看三人的未来,毕竟是自己的忠诚信徒,他不宠谁宠?

偶尔有个人过来解解闷也挺好的,至于传播信仰发展信徒什么的,随缘吧。

算着算着,赖阳的脸色忽然又沉了下去。

他本意只想看看三人未来的命运。

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譬如遭遇意外生死危机之类的,他是没打算插手的。

然而他这随手一卜,不仅看到他们有生死危机,而且马上就会应验!

离开土地庙之后,在过东林公园外的大马路,三人会碰到一个近日失眠犯困的司机,而张国志则会被那名司机当场撞飞,全身粉碎性骨折,最终不治身亡。

张国志死后,两名老人接受不了打击,没多久也纷纷撒手人寰了。

太草了!

贼老天要不要这么搞?

张老汉一家没做过什么特殊的贡献,但也没做过任何作奸犯科的事情,不该如此英年早逝。

赖阳看了看供台上五花八门的贡品,就当是为了张老汉二老,出手救他一次吧。

赖阳的灵体缓缓飘到张国志的面前,一指点在对方的天灵盖上。

倏然间,张国志感觉天灵盖传来一丝丝凉意,当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什么也没有,心想应该是错觉吧。

二老的死是由张国志的死间接造成的,只要张国志不死,二老自然也不会因悲伤过度而撒手人寰,接下来只需静心等待破局之时即可。

赖阳看过张国志的命格,他的命格很不错。

如今张国志就是个小公司的经理,月入上万,妻贤子孝。

只要能度过眼下的死劫,未来必能一帆风顺。

“爸、妈,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待张国志给土地神像上完香,转身看向二老,开口道。

“嗯,土地神,我们就先走了,下次再来给您上香。”

张老汉回头看了一眼土地神像,恭敬地说道。

赖阳来到供台前,伸手抓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目送三人离去,淡淡一笑:

“一路平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