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母女离别

“你说你们亲眼看到那个自称土地神的人就只是用了一瓶香灰水就治好了祁老将军瘫痪的腿?而且土地庙里面境界达到先天生灵的足足有十多个?”

“不仅如此,那个自称是土地神的人,我们完全看不透他的修为,实力简直深不可测。”

回想起当天的情景,两人至今不禁感到心有余悸,声音发颤道。

“怎么说?”

“他…他能召唤天雷,而且是笼罩整个西江市区的天雷,当时的场景就跟末日似的,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离谱的事情。”

“你说他能召唤雷电?而且面积笼罩了整个市区?这怎么可能!?”

闻言,勾映雪忍不住浮现出一丝惊骇之色。

倘若对方真的能召唤出笼罩整个市区面积的雷电,手段堪称逆天了。

那种级别的存在。

即便是她也难以与之抗衡。

除非找到对方的破绽,一击必杀!

因为,勾映雪乃是龙国为数不多的最强战力之一。

她正是被称为龙国称为‘小型移动核武’的宗师境强者!

如今的蓝星天地灵气稀薄。

一名宗师境强者堪比十万大军,甚至拥有独自一人覆灭一座城市的战力。

如非必要的情况下,龙国是绝对不会出动宗师境级别的战力的。

因为一旦惹得宗师境强者出手,后果可是极为严重的。

“西江市境内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尊恐怖的家伙。”

勾映雪灵眸闪烁,沉吟片刻。

待平复波动的内心,勾映雪抬头看向两人。

“我知道了,伱们两个先回去休息吧,你们的功劳我记下了,放心不会少你们的好处。”

“谢谢雪姐。”

“有雪姐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闻言,牛齐水和孔汶兵面露喜色。

等两人走后,勾映雪调出土地庙的资料档案,秀气的柳眉紧蹙。

西江市境内居然有这么危险的家伙。

看来她有必要亲自走一趟看看了。

为了龙国内部的安定和稳定。

一个宛如定时炸弹一样的存在。

她绝不能坐视不理。

另一边,潘翠兰的丈夫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短短数日时间。

从一个身体健康、内心险恶的普通人。

变成了一个只能终日躺在床上。

口不能言,手不能动的植物人。

不仅如此。

他在外界的名声已然身败名裂。

还有为期十年以上的牢狱之灾在等着他。

他的人生算是彻底毁了。

复仇结束,作为代价——

潘翠兰因今生受罪而获得的福缘彻底消散一空。

赖阳本能帮助她下辈子投个好胎,现在却是不行了,只能看她自身的造化。

“好了,那个渣男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满意了吧?”

看到男子的下场,潘翠兰心头说不出什么滋味。

“谢谢,在离开之前,我想再看一眼我的女儿。”

潘翠兰目光希翼地望向赖阳。

“可,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去做最后的道别吧。”

赖阳挥了挥手,将一丝法力打入对方的灵魂,随后带着潘翠兰跨越地域的限制,来到她的娘家。

此时此刻,圆圆正在和院子里的大黄狗玩闹。

突然,大黄狗摆出警惕的神色,对着潘翠兰的鬼魂吠叫。

“小黄,你怎么了?”

见状,圆圆疑惑地看着突然停下来的大黄狗。

“去吧,记得你只有三分钟的时间。”

话音落下,赖阳抬手打了个响指。

顷刻间,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唯独小女孩能够自由行动。

“谢谢。”

潘翠兰低眉顺眼,轻声向赖阳道了声谢。

“小黄,小黄你怎么了?外婆,外婆!”

见状,圆圆立刻就急了,她上前用力推了推大黄狗的身体。

“圆圆~”

忽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圆圆愣了愣,猛地转头望去,顿时惊喜地瞪大了眼睛。

“妈妈!”

“圆圆。”

“妈妈。”

小女孩不顾一切地飞扑到潘翠兰的怀里。

“妈妈,你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看圆圆,我好想你啊。”

小女孩紧紧地抱住潘翠兰的身体,水灵的大眼睛闪烁着委屈可怜的光泽,令她心疼不已。

“对不起,对不起圆圆,我可怜的孩子,是妈妈不好,是妈妈的软弱害了你啊,妈妈不该抛下你。”

潘翠兰泣不成声,她有太多的话想要对女儿说了,但是话到嘴边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心头充满无尽的愧疚和自责。

“妈妈不哭。”

看到潘翠兰哭泣,小女孩顿时就慌了,伸手去擦她的眼泪,用清脆稚嫩的声音安慰她道。

“圆圆,以后妈妈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了,你跟着外公外婆要听话,知道吗?天冷了多穿点衣服,长大了要好好努力念书,赚钱孝敬外公和外婆。”

“妈妈,你要去哪里?”

“妈妈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如果以后想妈妈了就抬头看天上,妈妈会变成天上的星星永远守护着你,圆圆,你要坚强起来,你是个好孩子,对吗?”

潘翠兰亲了亲小女孩的额头,语气充满温柔。

“嗯,圆圆是好孩子。”

“真乖。”

就在这时,潘翠兰的身体逐渐变得虚幻了起来。

她知道,三分钟的时间快到了,她该走了。

“圆圆,妈妈要走了,好好听外婆外公的话。”

“妈妈,妈妈你别走,圆圆会乖的。”

小女孩只觉眼前一阵恍惚,回过神来耳边传来响亮的犬吠声,一切回归正常生活。

“妈妈!妈妈!”

发现潘翠兰的身影消失不见。

圆圆立刻就哭了出来。

一边哭一边喊。

殊不知,潘翠兰就站在她的身边。

听到女儿焦急的呼喊。

潘翠兰内心难受不已,捂着嘴巴强行不让自己哭出声。

若非鬼魂无法流泪,恐怕她早已止不住眼泪,哭成泪人。

她多想去回应女儿的呼喊。

但是她已经不是人了。

她甚至无法再拥抱和亲吻她。

见到这一幕,赖阳眼神复杂,幽幽一叹。

人呐,往往拥有的不懂得珍惜,直到失去才明白何为珍贵。

然而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走吧,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要后悔,儿孙自有儿孙福,不用担心,你还是安心上路投胎吧。”

赖阳来到潘翠兰的身边,淡淡地脱口而出。

“嗯。”

潘翠兰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女儿,眼底划过一丝苦楚,微微点头。

忽然,一道阴冷的气息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