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恶有恶报

上个月,潘翠兰的丈夫在外赔了一大笔钱,心情无比烦躁。

回到家后就开始对潘翠兰各种刁难,她就是顶了一句嘴,对方就上拳脚。

当时孩子就在身边,看到爸爸又打妈妈想要阻拦,结果被抽了一巴掌。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见到丈夫连女儿都下得去狠手。

潘翠兰内心积压的怨念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她猛地撞开男子,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把大剪刀,双眸赤红,布满血丝,透露出前所未有的疯狂神色死死盯着男子,用剪刀在对方的手上划拉出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见状,男子第一次从妻子的身上感受到了害怕的情绪,他一边破口大骂一边跑了出去,家里的东西被砸得乱七八糟,顿时令本不富裕的家庭再次雪上加霜。

而这,也成了压垮潘翠兰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潘翠兰哄着女儿入睡,看着房间里满地狼藉的景象,她绝望了。

然后,她失魂落魄地走上了楼顶,一跃而下。

看到这里,赖阳不由得叹了口气,眼中浮现出一丝怜悯的目光。

俗话说得好,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当初她若是愿意听父母的话,或者不那么冲动跟男子私奔结婚,或许会有更加光明的未来。

甜言蜜语早晚会消失,热情似火也终将回归平淡,剩下的唯有现实的残酷。

所谓的白头到老携手一生,听上去很幸福美好,终究是要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的。

短时间内彼此迁就热恋。

一旦热度过去本性暴露。

无论结果如何,最终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尤其是在现今的社会环境,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与其倾注感情。

奢望得到一份真挚的爱情。

不如谈钱更靠谱。

无论在什么时候,人都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至少在输的时候,不至于一败涂地,一无所有。

无论男女皆该如此。

不要去赌人心。

因为有时候——

人心比妖魔鬼怪更加可怕恐怖。

潘翠兰死亡后,警方最终判定为自杀结案。

至于潘翠兰的丈夫,装了几天悲伤消沉的模样,然后就开始在外面鬼混了。

潘翠兰的丈夫的容貌不是很帅,但是他情商高,很会讨女人欢心。

不然潘翠兰当初也不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未来,潘翠兰的丈夫会再娶第二个妻子。

对方乃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经理,远比潘翠兰有钱有势。

在对方的帮助下,潘翠兰的丈夫创业成功,身价暴涨百万。

他的第二个妻子为他生下了一男一女,十分滋润地度过了后半生,直至寿终正寝。

好家伙,又是一件恶人善终的案例。

这贼老天真的是瞎了眼呐。

既然老天不长眼,那就让他来代替这片天地践行正义的铁锤。

人都有脾气,会生气,会愤怒,会失去理智。

常言道,打是亲骂是爱。

两口子生活在一起,由于各方面的原因,长年累月会产生一些矛盾很正常。

然而暴行至此,天理可容,他无法容忍。

一个长期遭受家暴,最终被逼迫而死的人,施暴者不仅没有得到任何的惩罚,反而后半生一帆风顺,享尽天伦之乐,安度晚年直至寿终正寝,所谓的正义在哪里?

“哼!”

赖阳出手,通过卜天术强行剥夺篡改对方的气运。

与此同时,某栋公寓的楼下。

一名穿着西装,打扮得十分斯文得体的男子正在对身边的女人做最后的告别,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今天聊得很开心,希望下次还有机会见面,不介意的话,我们交换下联系方式吧?”

“好啊,没问题。”

“谢谢你送我回家,路上小心,下次见。”

“下次见。”

男子摆了摆手,目送女子驾驶轿车离去,直到彻底消失在视野之中。

“感觉不错,再来几次应该能拿下,这些单纯的小白兔可真是太好骗了。”

男子舔了舔嘴唇,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眼底充满贪婪火热的目光。

对女人来说。

这是他们二人在酒吧的初次见面。

对方的谈吐和气质都令她十分满意,而且对方还很幽默,很会哄她开心。

殊不知,早在很久之前男子就盯上了她。

那是在一次商业聚会的时候。

女人作为某个上市公司的代表人参加聚会,光鲜亮丽,魅力迷人。

而他只是个毫无名气的小角色。

只能站在人群之中注视着对方,连与对方攀谈的资格都没有。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多方打探对方的兴趣爱好和行踪。

当他得知对方经常出入一家酒吧。

他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为了和对方搭上线,让对方注意到自己,并且俘获对方的芳心。

他不惜耗费大量的心血和时间将自己从里到外,从头到脚都包装了一遍。

甚至,他利用自己妻子的死,顺利博取对方的同情和善心。

进一步加深彼此的印象。

由此,女经理一步一步落入了对方的圈套。

若是潘翠兰还活着,他还不敢如此肆无忌惮。

如今人死了,他最后的顾忌也没了。

至于心理负担,那是什么东西?

那傻女人是自己跳楼自杀的,关他屁事。

他为什么要有心理负担?

人死都死了,当然要利用完最后一点价值了。

大不了等他发财了,给对方找个好点的坟墓,多给她烧点钱就是了。

要说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一点儿感情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但是比起他的事业。

其他东西都不值一提。

男子转身离开了公寓,走向不远处的平民出租屋。

潘翠兰死了,他相当于断了后续的资金来源。

前不久他还损失了一大笔的钱。

他哪里能住得起公寓?

公寓只不过是他用来欺骗女经理的幌子罢了。

毕竟他一个成功人士。

怎么能住在如此简陋普通的出租屋里呢?

他把圆圆送走,也是为了不给自己造成多余的负担和阻碍。

万一哪天不小心暴露了,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人设就全完了。

男子上楼,脑海里思索着后续的撩妹计划。

不知道是谁吃的香蕉皮扔在楼梯上。

男子无意间一脚踩了上去。

下一刻脚下打滑,重心失衡,整个人猛地向后仰去,滚下楼道。

“啊!”

男子脑袋遭到重击,趴在地上动弹不得,鲜血从脑袋上流了下来,意识变得前所未有的模糊。

“救…救命…”

不一会儿,出租屋的其他租客听到动静,纷纷跑了出来——

“怎么回事?刚刚那是什么声音?”

“啊!有人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快来人啊!”

“报警吧,让警员过来处理。”

“谁打120?”

“万一被讹上咋办?”

“不关我的事,你们看着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