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要个交代

赖阳将青莲灵火驱向山精。

赫然间,青莲灵火的火焰便将山精全部包裹了起来。

山精熊熊燃烧的同时不断发出呲呲的声音,听着极为刺耳。

山精在青莲灵火之中激烈翻滚,模样痛苦万分。

很快。

在青莲灵火的摧残之下。

山精浑身烧得焦黑,奄奄一息。

就在这时,赖阳将山精身上附着的青莲灵火收回。

再烧下去。

真给它烧死了。

青莲灵火对于草木类精怪具有先天克制效果。

赖阳真要消灭它的话。

不出三秒就能让它化为灰烬。

赖阳之所以用青莲灵火焚烧山精的本体。

其主要目的是为了净化山精这些年吸收吞噬的生灵怨念,不将这些生灵怨念消除,它迟早还会害人。

“你我相遇即是有缘,念你修行不易,我便赐你一场造化。”

“点化。”

赖阳伸出食指,只见他的指尖浮现出淡淡的金色光芒,最终轻轻点在几乎化作一片焦炭的山精本体上。

下一刻,山精焦黑的表皮迅速皲裂脱落,露出新生长出的嫩绿藤蔓和枝条叶肉。

与此同时,山精的境界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升,转眼间竟是突破了后天生灵的桎梏,顺利步入先天生灵的境界。

见到这一幕,祁玉都惊呆了。

那只山精居然进化突破了?!

不仅如此,山精身上的怨念之力尽数被净化。

它不会再受到生灵怨念的控制而出手害人了。

蜕变结束后,感知到山精的变化。

赖阳挥手抹去画地为牢的神通法力。

发现周围的禁制消失,山精尽情地舒展着自己的新身体。

它感觉自己的力量比之先前要强上三四倍不止。

长出的新藤蔓触手的数量也翻了将近一倍,开心不已。

“好了,回你该去的地方吧。”

赖阳挥了挥手,轻声说道。

下一刻,山精的藤蔓触手缓缓缠上赖阳的身体。

“小心。”

见状,祁玉心头一急,下意识喊道。

一旦被山精缠上,就算是她都会有不小的麻烦。

何况如今山精已经突破至先天生灵的境界,实力大大增加。

“无妨。”

赖阳转头看了众人一眼,轻轻摇头。

山精缠在赖阳的身上,动作十分轻柔,给人充满依恋的感觉。

“你不想回去,想留在我这里修行?”

“倒也不是不行,只不过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遵守我的规矩。”

“那就说好了,你自己去玩吧,我还要接待客人。”

话音落下,山精的藤蔓触手缓缓从赖阳的身上收回,自己找地方玩耍去了。

赖阳转身看向月武高等人,脸上带着一丝友好的微笑,淡淡地启齿——

“祁老先生,祁小姐、月总,几位大老远跑来土地庙,有何贵干呐?”

“那个,我冒昧问一句,您…究竟是什么人?”

祁玉沉吟了一会儿,清澈明亮的美眸望向赖阳,声音婉转空灵地问道。

“你们既然已经明白了,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我既是此间土地庙的守庙人,同时也是你们口中所说的——土地神。”

听到赖阳亲口承认自己的身份。

众人只觉宛若晴天霹雳,内心震惊得无以复加。

祂居然真的是土地神的化身?!

猜测是一回事。

确信后又是另一回事。

“土地神在上,受月武高一拜,感谢土地神出手救我性命!”

闻言,月武高毅然决然向赖阳叩拜磕头。

然而月武高的膝盖弯曲不到九十度,仿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托住,不让他跪下去。

“月总无需如此,我之所以会出手救你,乃是因为你生前积攒的无数功德,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并不欠我什么,想拜,等上香的时候再拜吧。”

赖阳轻轻摇头,风轻云淡地解释道。

“小老儿眼拙,竟没有第一时间看出您就是此间土地神,龙国有您这样仁慈善良的神灵,实乃我龙国之福哇。”

祁老心情激动,嘴上奉承道。

有生之年,他竟然能亲眼看到传说中真正的龙国神灵。

着实令人难以置信。

虽然对方的容貌看似年轻,但是祁老却不敢有任何托大或是自恃长辈的架势。

对方乃是龙国的神灵,又岂能以凡俗的眼光看待?

对方能幻化出青年的模样,同样也能幻化出小孩、老人,亦或者是其他生物的模样,因此表面所见没有任何的意义。

只有傻子才会以外表去判断一位龙国的神灵。

鬼知道对方实际已经存在多少个岁月了。

“祁老先生别给我戴高帽了,我可受不起,我对龙国没有任何的兴趣。”

赖阳摇了摇头,冷淡地应道。

见状,祁老心头一咯噔。

听对方的话,明显是对龙国有怨气啊!

“土地神您别误会,今天的事肯定有误会,回去后我一定命人严加调查,保证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呵,祁老先生你以为我是在生那两人的气?”

祁老微微一愣,难道不是吗?

“不,我只是感到有些心寒而已。”

赖阳幽幽一叹——

“当善意换来刀子,龙国又能剩下几个敢作敢为的好人。”

“以后,我只会根据我的想法行事,其他的就不必多说了。”

“另外,我希望祁老先生您能帮我向上面传达一件事。”

“以您的身份,说出的话必然更具分量。”

众人面露疑惑之色,心头莫名生出一股不好的念头。

“您说,小老儿定代为传达。”

“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过来打扰我的清净,此次废除二人修为作为警告,下次就没这么好说话了,谁敢将手伸向这里,吾必斩之。”

赖阳面不改色,冷冷地说道。

众人脸色一变。

完了完了。

这位是真的生气了啊。

有什么办法才能补救回来?

“好了,若是没什么事的话,各位请回吧。”

话音落下,赖阳的身形凭空消失,无影无踪。

“这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土地神的存在…”

初次见到赖阳的祁天磊脸色变了又变,内心复杂万分。

一时间,他感觉自己的三观都崩裂了。

“爷爷,我们怎么办?”

“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没用了,先回去把问题处理清楚。”

祁老眼底闪烁着凌厉的锋芒,脸色阴沉地自言自语道——

“就算豁出这张老脸不要,我也要为土地神祂老人家向那些人讨个说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