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土地神显灵,入梦

回过神。

周元德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空白圣洁的地域。

放眼望去,周围白茫茫的一片,除了满目的白色,什么都没有。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在土地庙拜土地神吗?”

周元德吃了一惊,心里莫名有些慌乱。

“我这是在做梦吗?”

就在这时,周围忽然凭空浮现出诸多的白雾,一道身影置身于白雾之中,出现在了周元德的面前。

“你是谁?”

见状,周元德下意识地喊道。

“我乃西江城土地神。”

下一刻,一道宛如洪钟般的声音回荡于周元德的耳边。

“你,您真的是土地爷?!”

霎时间,周元德灵魂震颤,惊愕地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问道。

“信与不信,皆由你。”

那道直击灵魂的声音再次响起。

闻言,周元德立刻朝着赖阳所在的方向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头。

“土地爷,您一定是听到了我的话,所以才显灵的对不对?您告诉我,求求您,我的宝儿究竟在哪儿啊?”

周元德抬头看向赖阳,激动地喊道。

赖阳置身于迷雾之中,身影模糊不清,只能看出大致的轮廓。

“老人家,伱且听好,本神测算天机,得出你的孙儿所在,他此刻就在流溪市境内行乞,当年偷偷抱走你孙儿的人贩子们也在那里安居,地址是流溪市广武县广武镇二号码头左手第十三个仓库。”

“那里是人贩子们的大本营,当年被抱走的孩子除了你的孙儿,还有其他可怜的孩子,你切莫激动,务必联系至亲之人,还有地方警察共同前往,以免有性命之忧,切记切记!”

赖阳语重心长地开口说道。

人贩子基本是没有什么人性的。

如果赖阳不刻意出言告诫周元德。

他极有可能为了早点见到自己的孙儿独自前往流溪市。

届时赖阳这个土地神就不是做好事,而是害了他了。

“流溪市广武县广武镇二号码头。”

周元德默念了一遍地址,顿时不禁眼眶湿润。

原来他苦命的宝儿就在他的身边,自己却一直没有找到他。

“记住了,我记住了,谢谢土地爷,谢谢土地爷指点。”

周元德也说不出其他感谢的话,只能一边向赖阳道谢,一边给他磕头。

“好了,去吧。”

话音落下,周元德骤然睁开了眼睛,在土地庙苏醒了过来。

周元德茫然地看向四周的环境。

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味道,破烂的墙檐结着几张蛛网,庙前空地杂草丛生,台阶上长满青苔。

没错了,这里是土地庙,他刚刚是在做梦?

可是,刚才那梦好真实啊,好像土地爷真的显灵了。

周元德清楚地记得梦境里面发生的一切,有个自称是土地神的身影告诉了他人贩子的大本营,还有他小孙子的下落。

“流溪市广武县广武镇二号码头。”

周元德喃喃自语,随后立刻拿出手机,点开地图搜索记忆中的地址。

一笔一划在手机界面上输完地址后,周元德深吸了一口气,苍老的手点击‘搜索’。

他生怕界面显示查无此地,他好不容易抓住的一丝希望又消散了。

然而下一刻,一个明显的红色箭头出现在了地图界面上。

周元德不由得缓缓瞪大了眼睛,顿时呼吸变得急促了几分。

他可以确信这个地址完全就是在梦境里面听到的,现实里他根本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他一辈子住在西江市,双眼见证了西江市从普通的小农村变成现在这副摩天大楼林立的模样,西江市就是他的根。

除了西江市,他哪儿都没去过。

人老了,更不想离开故乡。

一个他完全没听说过的地方,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他的梦境里面?

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人的梦境也是跟现实挂钩的好不。

“显灵了!土地爷真的显灵了!”

周元德回头看向身后显得有些老旧的土地神像,激动得老泪纵横。

广武镇,他的宝儿就在广武镇啊,他终于要找到他的小孙子了。

此时此刻——

周元德恨不得自己长出一双翅膀立刻飞到广武镇去接回他的小孙子。

然而他忽然想起梦中土地爷嘱咐他的话,整个人强行冷静了下来。

“不行,不能冲动,土地爷他老人家说那里是人贩子的窝,除了宝儿还有其他可怜的孩子被诱拐了,我一把老骨头势单力薄的过去,哪里能斗得过他们?”

周元德将地址保存了下来,点开手机通讯录,三年来首次主动拨通了‘儿子’的号码。

自从弄丢了小孙子,周元德内心对儿子充满了愧疚和亏欠,他觉得自己无颜面对信任他,将宝儿交给他的儿子儿媳,更不要说主动给他打电话联系他了。

不一会儿,对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听着手机里传出的铃声,周元德内心逐渐紧张了起来。

约莫十秒钟后,电话接通了,里面传出一个磁性好听的男声。

“喂,爸?是你吗?”

男子的语气带着几分诧异,这可是三年来父亲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啊。

他的妈妈当年难产去世,是父亲一个人含辛茹苦把他养大,供他上学念书,出人头地,他也从未忘记过父亲对他的好。

父亲喜欢小孩子,恰好他跟妻子工作比较忙,平时也没多少时间照看着孩子,知道老人家喜欢带孙子就把宝儿送了过去。

三年前,得知宝儿被人贩子带走,他和妻子心里悲痛欲绝,他心里甚至痛恨埋怨父亲弄丢了他们的孩子。

直到他再次见到父亲的模样,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父亲,头发白了好多,整个人仿佛苍老了二十年。

一瞬间,他满腔的埋怨都被堵在了喉咙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尤其是当看过监控之后,妻子对此虽然痛苦万分,却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在那种情况下,谁能保证自己一定能时刻看住孩子?

要怪只能怪人贩子太可恶,太恶毒。

是人贩子毁了他们完整的家庭。

老人尽心尽责地帮他们带孩子,不应该受到指责。

事后,他和妻子反过来劝慰老父亲,父亲却什么都听不进去。

有段时间父亲仿佛丢了魂儿似的,嘴里不断地念着宝儿的名字,他吓得不轻,生怕父亲会因为宝儿的事情寻短见,为此他二十四小时守在对方的身边,寸步不敢离。

还好,过了几天,父亲就恢复了正常。

只不过从那以后,他的性情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父亲不再喜欢跟人交流,也不爱笑了,整个人变得孤僻了起来。

他似乎把自己的内心封锁了起来。

男子很无奈,想要帮助父亲从阴影里面走出来,却感到束手无策。

后来因为工作,他和妻子再次离开了西江市。

当然,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跟父亲通电话,他害怕父亲会因为思念宝儿而出什么事,万幸他担忧的事情并没有真实发生。

“儿啊,爸找到宝儿了,爸找到宝儿了啊,宝儿就在广武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