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深不可测的土地庙

“你说什么?!”

听到电话里面男子的声音,月武高的情绪顿时忍不住激动了起来,语气蕴含三分怒火,沉声吼道。

见此情形,祁家众人吓了一跳,眼神惊疑地看向对方。

“你说的是真的?”

“靠!这下要出大事了,他们脑子里想什么东西,竟敢去打土地神祂老人家的主意,活得不耐烦了吗?!”

“行,我知道了,我这边先挂了。”

等到月武高放下手机。

只见对方的脸上笼罩上了一层浓郁的阴霾。

“抱歉磊兄,我得去处理点问题。”

月武高转头看向祁天磊,张口说道。

“月叔,发生什么事了?”

祁玉娇声婉转动听地上前问道。

“我留在西江市那边的眼线告诉我,地方警局打算对土地神祂老人家动手,土地庙周围的路都被封了起来。”

“土地神祂老人家很仁慈,但是不代表祂好欺负,他们这样做,万一闹出矛盾的话,难保土地神祂老人家心里不会生出什么特别的想法,以后还会不会愿意为我们提供庇护。”

月武高咬了咬牙,微微握紧拳头,目光阴沉地脱口而出。

“不说了,你们自便吧。”

说着,月武高就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月叔你是要去西江市吗?”

“嗯。”

“坐我们的直升机吧,我跟你一起去。”

“什么?你也要去?可是祁玉侄女你的身份…”

闻言,月武高不由得一愣,迟疑地提醒道。

“放心吧,没事的。”

“咳咳,让我这把老骨头也陪你们走一趟吧。”

“祁老?”

“土地神祂老人家对我有恩,我可不能看着他们对土地神不敬,何况我龙国有此仁善的神灵乃是天大的福分,岂能被无知小人破坏?”

说着,祁老眼底闪烁着骇人的厉芒,冷声说道。

祁老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场令众人皆不由得身体一颤。

虽说祁老已经从军区退役多年,但是那股在战场上磨砺培养出来的杀伐气质是不会改变的,一般人怕是能直接吓得瘫在地上。

“爸您别生气,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好了别废话了,赶紧准备,小磊你联系一下上面,不知道我这把老骨头的面子还好不好使。”

“好,我明白了。”

祁天磊虽然是祁家现任的家主,但也不敢违抗自家老爷子的命令。

对于祁家众人而言,祁老才是整个祁家的主心骨。

祁天磊拿出随身携带的一部老款手机,上面的联系人屈指可数。

随后,他拨通了其中的一个号码,将之放到耳边——

“喂?”

“我是祁天磊,我想知道是谁下令对付西江市土地神的?”

“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我家老爷子生气了。”

“最多十分钟,我需要一个答复。”

……

另一边,山精为了躲避众人的追杀慌不择路地逃窜。

而穿着黑白衬衫的两名官方调查员,有意无意地将山精引向西江市土地庙的附近。

以他们两人的速度,想要追上逃走的山精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他们故意与山精保持着一段距离紧紧跟着。

如同跗骨之蛆。

对山精进行无形的恐吓。

山精尚未开智,面对致命的威胁本能就是逃命。

由此便中了两人的算计,成为了他们手中的诱饵。

诱使土地神出手的诱饵。

对方自称是土地神,面对为祸一方的凶残妖物,还能忍着不出手?

那你算什么庇护一方的土地神?

不知道追逐了多久,只见一座恢弘大气的土地庙拔地而起。

见到土地庙,吸收了无尽怨念的山精本能地心生忌惮,不想靠近。

然而很快身后的两名人类武者又追了上来。

本能面对死亡的恐惧,山精别无选择,只能选择逃往远处的土地庙。

看到山精钻入土地庙,两名官方调查员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他们成功了。

土地庙占地面积上千平方,空间开阔。

即便土地神不出手,他们也能尽情施为解决山精。

他们不会让它再逃出土地庙的地界。

无论如何肯定会在这里解决掉它。

“计划成功,山精已经躲进土地庙里了,其他人将土地庙包围起来,一旦山精企图逃离土地庙务必第一时间开枪将其射杀。”

白色衬衫的官方调查员对着无线电开口下令道。

“收到。”

“走吧,让我们看看这位土地神有什么能耐。”

两人面面相觑,随后纵身一跃,翻身进了土地庙的围墙。

此时此刻,时间临近下午三点。

明明应该是阳光明媚的时间点。

但是不知为何天色却有些压抑沉闷的感觉。

两名官方调查员再次进入土地庙。

下一刻他们却愣住了——

只见山精就在距离他们不到百米的地方原地打转,周围仿佛有堵透明的墙似的拦住了它所有的去路,任凭它如何撞击都无济于事。

“怎么回事?那妖怪疯了吗?”

“不清楚,过去瞧瞧。”

两人面露困惑之色,稍微靠近一些。

他们这才发现山精所在的地面竟然画了一个圆圈。

而山精就好像被困死在了这不大不小的圈内。

无论它怎么撞击挣扎也走不出圆圈笼罩的范围,十分诡异。

见到这一幕,两人的脑海中没由得浮现出某个神话般的手段:画地为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两位既然来了,不妨进来坐坐吧。”

兀然,一道犹如洪钟般震人心魄的声音凭空传入两人的脑海。

随后十数名豆兵从土地庙内走了出来。

此时此刻,豆兵们不再刻意压制自身的气息,恐怖的气场几欲令两人惊恐拜倒下去。

先天!

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力威压俨然已经步入先天生灵的境界了啊!

我的天哪,他们两个本以为他们就是土地庙普通的清洁工人。

这尼玛居然最弱的都是先天生灵?!

而且他们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十分浑厚扎实。

挑出来任何一个恐怕都能吊锤他们两人。

这位土地神居然将先天生灵当清洁工使唤。

未免也太吓人了点。

豆兵们来到两人的面前,让出通往土地庙大殿的路,沉默地凝视着两人。

两人情不自禁暗暗咽了咽口水。

被一群先天生灵盯着。

那恐怖的压力犹如一座大山般几乎要将两人压垮,

他们强忍着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望向土地庙大殿的入口。

逃?

面对一群先天生灵你怎么逃?

怕不是还没靠近围墙就要被抓回来。

他们本来推测此地的土地神的实力顶多也就是个先天生灵。

一个先天生灵,他们两个联手即便斗不过,想走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是这特么不是一个,是一群啊!

别说他们还没步入先天武者的层次。

就算是初入宗师境的顶尖强者。

面对这么一群底蕴浑厚的先天生灵。

恐怕也得暂避锋芒。

事到如今,势必人强,他们还能怎么样?

自己作的死,含泪跪着也要走下去。

瞥了一眼不远处瑟瑟发抖的山精。

此刻两人只觉自己做了个极为愚蠢的决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