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搁这恶心谁呢?

此时此刻,距离土地庙数公里的桥头,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员拦路设置障碍,并贴上前方执行重要任务请绕路通行的牌子。

这里虽然也在西江市境内,但是地处偏僻,甚至连水泥路都还没铺上。

大多需要通过这里的都是打算去土地庙上香祭拜的香火客。

然而此时通往土地庙的道路竟然被警方封了。

基本是步行的人也不允许通过。

“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去啊,我们只是想要去上个香,捐点香火钱而已。”

“这怎么突然就封路了呢?前面发生什么了?”

“靠,晦气,刚来就碰上封路。”

“执行重要任务?不会又是来推土地庙的吧?”

“抱歉,无可奉告,都不要挤在这里,没什么好看的,散了散了。”

地方警员哄散众人,转身回到岗位上。

“陈队,咱们这样做会不会得罪土地神祂老人家啊?万一祂怪罪下来…”

说着,青年警员心悸地抬头瞧了眼天空,不安地说道。

“我也不想,但这是王局亲自下达的命令,你还敢违抗上级的命令?”

陈警官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陈队,上面闹这么大动静,不会是想要对付那位吧?”

“我特么哪里知道,只希望上面做得别太过分才好,万一真的惹怒了土地庙的那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陈警官没由得回想起当日宛如末日般天雷滚动的景象,至今仍然感到惊惧不已。

土地庙。

“咦?怎么感觉过来上香的人突然变少了好多?”

赖阳看着土地庙内寥寥无几准备离开的几人,有些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冥冥之中,总觉得有什么跟他有关的事情要发生。

上午土地庙的香火还十分鼎盛着呢。

转眼间下午就没人了。

这显然不科学。

土地庙的热度不至于突然下降得这么离谱吧?

他也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到底咋回事?

赖阳奇怪地掐指一算。

不一会儿,赖阳眼底划过一抹凌厉的寒芒,呵呵冷笑。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还真就躲不过了呗,我一心只求安宁平稳,那两个家伙居然想要利用山精来算计我,就连地方警局都帮着在周围设下了关卡阻拦路人。”

“我帮他们破了大案,立了大功,到头来他们反而想要对付我?”

“呵呵,很好,很好!”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特么的真当老子是泥捏的?”

赖阳生平最恨的就是他人背叛自己的善意。

我帮了你。

你不帮我说好话就算了。

反过来要捅我刀子?

典型的白眼狼啊!

搁这恶心谁呢?!

现在的世道好人做不成,倒是容易给自己惹来一身骚。

似乎是察觉到赖阳的怒意,天空隐约传出几道低沉的闷响。

正在清理土地庙的豆兵们见状,一个个纷纷抬头望向大殿的土地神像,内心不由得生出一丝战栗的感觉。

他们能够清晰地感觉到——

他们的造物主生气了。

赖阳缓缓平复内心波动的心情,再次施展卜天术窥探天机。

这一次他看的是那只山精的命运。

如果那真的是一只害人的山妖精怪。

他不介意给众人一个教训的同时灭杀了它。

毕竟要是让它伤害了前来土地庙上香的香火客,自己也于心不忍。

自己的信徒能怎么办?宠着呗。

少顷,赖阳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闪烁着一丝复杂之色。

害人,那只山精确实害了不少人。

它的身上总共沾染了十七条人命。

然而被它杀死的人——

大多都是一些背地里进行着违法犯罪活动的偷猎者以及盗木者。

由于近些年天地间的灵气浓度越来越高。

除了人类修仙者以外,某些生灵也借此意外得道,修成正果。

此山精便是得道生灵之一。

它本是大山中的善灵,吸收日月精华而得道成精。

然而由于人类的乱砍乱伐,导致水土流失,大山的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无数虫鱼鸟兽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再加上大量的树木被砍伐送走,森林的食物数量锐减,众多的山禽珍兽无法果腹,甚至只能活活饿死。

无数生灵的怨气被山精所吸收,令其性情逐渐变得凶戾暴虐。

因此对人类生出了强烈的怨恨、憎恶。

山精常年居住在大山深处,一般人也没有碰见的机会。

往往是那些可耻可恨的偷猎者、盗木者最容易撞上盘踞于大山深处的山精。

因为他们所从事的违法行动,他们的身上难免会沾上被猎杀的野兽的怨气,或是被滥伐的树木的怨念不甘的气息。

而吸收了无数生灵怨念的山精对这些气息最是敏感。

一旦被山精盯上。

普通人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它的手掌心?

俗话说,万灵皆有灵性。

作的恶多了,总有一天会回报到自己头上。

而那些被山精所杀死,吸干血肉精华的卑劣犯罪者,大多都是咎由自取罢了。

换位思考一下,一个陌生人突然闯进你的家,还肆意妄为地打砸你家的东西,破坏你心爱的手办、电脑、手机、玩具,你怎么想?

恐怕杀人的心都有了。

在他看来。

凶戾山精的存在就是人类自己种下的恶果。

他们不是想利用山精来试探自己的手段吗?

正好。

既然想看,那就让他们看看好了。

生前赖阳就明白一个道理。

一味的忍让换来的不会是海阔天空,更多的是得寸进尺。

该忍的时候可以忍。

没必要忍的时候,拳头永远比话语更加管用。

“豆兵们集合。”

赖阳传出一道神念。

随后,所有的豆兵收到传讯,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纷纷赶往土地庙大殿。

“我们马上会有特殊的客人过来,你们等会儿跟我一起好好招待客人。”

赖阳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一众豆兵,语气特别咬重‘好好招待’四个字。

豆兵们心头微颤,默默地聆听着对方的话,点了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