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饮香灰水

谨慎、小心乃是军人的本能。

在战场上任何一个决策,都有可能使得同胞牺牲丧命。

数十年的风风雨雨,他经历过背叛、痛苦、血腥、汗水的洗礼。

为了龙国的发展和宏图伟业,他贡献了自己一生的青春。

他坚信人定胜天,同样他一直都是如此坚持过来的。

神佛?如果那玩意儿有用的话,他龙国的战士又怎会埋骨他乡?

世界上又为何会有那么多的悲惨的事情发生?

敌军肆意践踏他们的家园。

他无力绝望的时候。

他何曾没有企图祈求过神佛的保佑。

有用吗?没用!

只有他们手里的真家伙才有用!

正是因为祁老曾经经历过的一切,让他无法发自内心地去信仰这些神仙。

他们要是龙国的神仙。

为何享受着龙国的供奉香火,却在龙国蒙受灾难的时候不出手。

平白享受香火,却什么力都不出,这种神仙要来何用?!

通过卜天术的测算,祁老内心的想法自然不可能瞒过赖阳。

说实话,他心里的想法跟对方相差不多。

生前赖阳自己就是个无神论者。

拜神?

祂能让我变有钱吗?

祂可以让我以后不需要熬夜加班吗?

拜神有用的话,还要努力和天赋干什么?

所以,即便祁玉三番四次地质疑他,他也没有任何的生气。

严格来说,赖阳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活人的事情他也不想过多参与给自己平添麻烦。

前几次出手完全就是因为看土地庙太冷清了。

他自己一个人宅居了那么久,难得遇到点人祭拜他。

所以他才会出手,算是心血来潮地发发善心。

后来碰到人贩子的案件,是他实在看不过去。

生前他最恨的就是人贩子了,那么小的孩子都能下得去手,简直畜生不如。

而月武高是因为他行善积德,明明是个大善之人却要遭到绝症病痛的折磨。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何等残酷?

所以赖阳再次出手了。

这一次,是因为祁老乃是龙国的老英雄。

是值得赖阳所敬仰的那一类人。

虽然对方心不诚,但他还是破例出手了,奈何人家不领情。

那没办法。

总不能让他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吧?

抱歉,他可做不来那种事情。

再者说了,也不是什么性命攸关的大事。

脊椎神经受伤导致的双腿瘫痪嘛。

除了双腿动不了,他的上身还是能行动自如的,顶多比平常人麻烦一些。

要不是看在对方身份特殊的份上,赖阳肯定选择装死。

毕竟,世界上身体有缺陷的人那么多,他哪能管得过来。

清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赖阳出手治好他的腿,那就相当于将自己的力量摆在了明面上。

其中的风险有多大,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明白。

一旦赖阳的身份被官方石锤。

无外乎两个结果——

第一:为了排除社会安宁和稳定的不确定因素,他会被‘有关部门’秘密解决掉。

第二:受到来自龙国官方的监视管控,自由遭到限制。

当然,倒也不是没有第三种可能。

但是那必须要建立在赖阳的实力足够强大的份上。

即便是龙国官方也不敢随意地怠慢他。

然赖阳无心与他人争斗。

他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安稳地过日子。

只要别人不来招惹他,别碰他的土地庙就行了。

其他的都无所谓。

“小玉,给你月叔道歉。”

忽然祁老开口了。

“爷爷?”

祁玉闻言一愣,疑惑地转头看向对方。

“月叔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刚刚太没礼貌了,向人家道歉。”

祁老抬头看向祁玉,语气平淡且坚定地重复了一遍。

“是,对不起,刚刚是我太冲动了,月叔你别放在心上。”

对于爷爷的话,祁玉一向十分服从,当即向月武高低头道歉。

“嗨,多大点事,我还能跟你个后辈计较?”

见状,月武高顺坡下驴,摆了摆手道。

“月叔你也知道的,我爷爷的身体状况,他老人家的健康是我们全家最关心的问题,不敢有半点马虎,所以…”

此时祁玉重新冷静了下来,俏丽的容颜流露出一丝歉意,低声说道。

“叔叔理解。”

月武高微微颔首,看了看手里的香灰水,随后目光落到赖阳的身上。

“那个…这您看…”

月武高迟疑地问道。

把香灰水给祁玉用,他担心对方会生气。

如果会触怒对方的话,月武高只能强硬地拒绝祁玉的要求了。

虽然这有可能会对月家和祁家的关系带去一些麻烦。

但是他的命都是土地神祂老人家赐予的。

就算可能因此得罪祁家,那又如何?

“我说了,现在它是你的东西,你要如何处置是你的自由。”

赖阳轻轻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

其实赖阳将香灰水交给月武高,也是想要趁机帮助月武高拉近和祁家的关系的目的。

因为他知道,只要祁家的人听说了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会去找月武高试探香灰水的作用,届时一旦他们发现香灰水的效果,剩下的事情就是水到渠成。

没办法,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月武高让人将他的破庙扩建了上千个平方。

有机会能帮一把自然是要帮一把的。

俗话说得好,礼尚往来嘛。

“谢谢。”

月武高感激地看了赖阳一眼。

随后,祁玉从月武高的手里接过那瓶浑浊的香灰水。

表面上怎么看都是一瓶掺杂了大量香灰的普通矿泉水。

这东西真的能治好他爷爷的腿?真神棍也不敢这么忽悠人呐。

拧开盖子。

一股香灰混杂着矿泉水的怪味扑鼻而来。

祁玉皱了皱秀眉,强忍着内心的强烈排斥感,小抿了一口香灰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