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信仰

月武高是个精明的商人。

要不然他也坐不上今天的位置,还创办了月氏集团,生意遍布各地。

况且在来时的路上——

他与爷爷交谈的模样也不像是脑子被烧坏了。

可是为什么他会抱个一瓶注满香灰的矿泉水,跟拿到个无价之宝似的。

那神情明显没有丝毫的作假,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激动和高兴。

难道是被人给洗脑了不成?

问题是不像啊。

况且他一个月氏集团的董事长,还有人能给他洗脑?

再说了,就算月武高真的被人洗脑了,祁老将军和她能看不出来吗?

也不想想他们爷孙是什么身份。

尤其是祁老,一辈子大风大浪,什么人没见过?

“那个,请问此水有什么功效,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月武高拿着手里的香灰矿泉水,神色恭谨地询问道。

“没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也就能治疗一些神经性的特殊疾病,而普通人喝了可以百病不生,你本身就有土地神祂老人家的赐福,家里还有泥像的庇佑,此水对你本身来说没什么用处,你想如何处理是你的自由。”

赖阳缓缓摇了摇头,忽然想到什么,好心地提醒道——

“对了,它的效果最多维持三日,三日后就是一瓶普通的香灰水,喝了会拉肚子的。”

好家伙,这么玄乎的吗?

三天后喝了会拉肚子,现在喝就能百病不生?

真的假的?听上去好像个神棍的发言啊。

董事长不会真的信了吧?

闻言,月武高心头一惊,这特么哪里是水啊?

这明明就是仙丹妙药啊!

可惜效果只能维持三天,不然他非得供起来不可。

万一哪天出事了,说不定能用来救命呢。

“普通人喝了能百病不生?你以为这水是灵丹仙药吗?”

闻言,祁玉皱了皱秀气的眉头,忍不住脱口而出。

赖阳摇了摇头,没有出声做任何的辩解。

相信他的人自然相信,不信他的人,又何必多费口舌?

是人家来求他治病的,又不是他求着他们来让他治病的。

做神就要有做神的样子。

强送上去的东西只会显得你很廉价。

甚至可能会被人瞧得一文不值。

碍于祁家的门面,月武高不好说什么。

换做其他人这样三番两次地怀疑土地神给的东西,他真的要翻脸了。

饶是如此,月武高的脸色也变得不怎么好看起来。

他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带着祁玉和祁老过来土地庙。

且不说他们的身份不适合沾染这些东西。

他们本身也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况且要改变一个人的三观不是容易的事情。

换作是他——

若非当初被癌症折磨得生不如死,濒死绝望之际碰到土地神向他伸出援手。

别人要跟他说龙国真的有土地神,土地神能显灵什么的话。

他绝对理都不带理对方的。

龙国有神仙?开什么玩笑。

世界上哪有什么神仙,都是唬小孩子玩的罢了。

而正所谓物极必反,先前他有多么坚信世界上没有神仙,直到遇到土地神显灵将他拯救出水深火热的那一刻,他对土地神的信仰就有多么深重。

“我不信这水真的有那么神乎,让我喝一口试试。”

祁玉始终惊疑不定,上前伸手便想拿过香灰水试试效果。

她的身体好,喝一口香灰水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如果不是看月武高等人和赖阳的表现实在太异常了,又事关自家爷爷的身体健康,她哪里会想喝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别!这就是脏水!万一喝出点什么问题,我们可负不起责任。”

月小宇先一步将月武高手里的香灰水抢了过来,一脸不情愿地摇头道。

“你…”

祁玉气急。

“我就喝一小口,如果这水真的有效,我愿意为刚才的话道歉。”

清冷高傲如她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已经属于十分难得了。

要不是为了爷爷的伤,在赖阳拿出香灰水忽悠他们的时候,她就转身离开土地庙了。

“祭拜土地神,讲究四个字:心诚则灵,你都没有诚心还指望土地神显灵保佑你啊?这水不喝也罢,就让我一个人承担这份痛苦吧。”

月小宇幽幽地叹了口气,转身露出一个颇为萧瑟的背影,抬头微微仰望着土地庙大殿内的横梁。

麻了,戏精附体呢这是?

人才呀!

嘭!

月武高可不惯着他,上前就是一拳,然后将香灰水夺了回来。

“臭小子学什么不好,学人家装逼?”

你装什么逼不好,装到祁家头上了。

人家可是军武世家。

祁玉则是祁老最疼爱的孙女。

你这混小子净给老子多事。

“爸…”

月小宇委屈。

“闭嘴,站旁边别说话,没人当你是个哑巴。”

“一天天的本事不大,净想给我惹事。”

月武高心头郁闷不已。

自己这么精明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能生出这么个纨绔小子。

“刚刚小宇是在跟你开玩笑的,祁玉侄女不要往心里去,不过小宇有句话确实说得好,拜神,最重要的就是讲究心诚,倘若你心不诚,你又有什么资格请求土地神实现你的愿望?”

“你这般表现,明显就是不相信土地神祂老人家,也没把叔叔来时路上的话放在心上,既然你们打从心底并不相信土地神祂老人家能显灵,又何必过来走一趟遭罪呢?不仅讨不到半点好处,反而有可能得罪土地神祂老人家,祂老人家要是生气了,后果可不好受。”

虽然月武高忌惮于祁家的势力和地位,但是对方三番两次质疑土地神的行为也确实让他感到颇为恼怒。

他之所以还能完好地站在这里,都是土地神的功劳。

她否定土地神,岂不就是相当于在否定他吗?

是人都有脾气。

月武高忌惮祁家,但不代表他害怕他们。

做生意讲究以和为贵,他不想轻易跟人翻脸结怨。

何况祁家和月家还有多年来往的关系。

这事一个处理不好。

月武高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会生出一些嫌隙。

就在这时,祁老说话了——

“小玉,给你月叔道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