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香灰和矿泉水

“对于祁老的功绩,我也略知一二,祁老英雄一生鞠躬尽瘁、为国为民,可谓是拥有大爱之人,值得我等敬仰学习。”

“土地神祂老人家已经听到各位的诉求了,像祁老这般功绩之人都肯过来祭拜上香,土地神祂老人家不会坐视龙国的英雄没落的。”

说着,赖阳转身走向香鼎,捻了一把香灰。

“有水吗?白开水或者饮料都行。”

赖阳转头看向月武高,淡淡地询问道。

“有有有,矿泉水行吗?”

“可以。”

“赶紧拿瓶矿泉水。”

月武高看向身边的保镖,低声催促道。

接过月武高手里的矿泉水,赖阳十分轻松地拧开了瓶盖子,将手上的香火倾倒了进去。

顷刻间,清澈透明的矿泉水顿时被香灰混淆得污浊灰黑了起来,看着颇为奇怪。

“喝了它。”

赖阳将手中加了香灰的矿泉水递到祁老的面前,语出惊人。

霎时间,众人皆不由得愣住了。

卧槽?他竟然要祁老喝那玩意儿?

加了那么多香灰,整个水的颜色都变了,喝了真的不会拉肚子吗?

见到这一幕。

饶是祁老心头都不禁生出一丝不悦。

一瓶普通的矿泉水,混合一把香灰。

还要自己把水喝了?

他怀疑这个年轻人在故意消遣自己。

“你什么意思?你让我爷爷喝那污水?你是何居心?!”

见状,祁玉俏脸发冷,周身隐隐弥漫着强大的气势罩向赖阳,质问道。

“祁玉侄女伱冷静一点,别冲动。”

月武高见对方神色不妙,顿时不由得吃了一惊,连忙开口劝道。

“冷静?他想要用那莫名其妙的东西给我爷爷喝,那种脏东西喝下去身体哪能受得了,他这分明就是想害我爷爷,让我如何冷静?”

祁玉看了月武高一眼,冷冰冰地脱口而出。

“你听我的就对了,这里是土地庙,土地神祂老人家岂会坐视他人残害龙国忠良?”

月武高开口说道。

“那也不行,万一我爷爷身体出了问题,你们担得起责任吗?”

祁玉冷声清喝。

“爸,她不信就算了嘛,你跟她说那么多干什么?何况人家强逼着祁老喝了吗?”

看到祁玉对月武高这般态度,月小宇顿时就不爽了。

他可不管对方什么身份。

好心当成驴肝肺的家伙。

月小宇也不会惯着她。

“您若是信我,信此间土地神就喝了它,若是不信,扔掉也无妨。”

赖阳丝毫不在意祁玉针对他释放出来的灵力威压,风轻云淡地看着祁老。

还是那句话,机缘是送给有缘人的。

若是对方不信祂,心不诚,赖阳也不会强求对方。

反正坐轮椅痛苦的人又不是他。

话有点难听,但就是这个理儿。

“诶!别扔啊,给我啊,我要啊!”

听到赖阳的话,月小宇当即喊了起来。

月小宇也不是个傻子。

半个月前月武高看出了赖阳的端倪。

回去后就将自己的怀疑说给了崔宛妙和月小宇两人听。

月小宇虽然花钱是喜欢大手大脚了点,但是不代表他没有脑子啊。

如今赖阳再次现身,制作出一瓶可能治好祁老的水,这水能是简单的香灰矿泉水吗?

如果不是他们对赖阳的身份有怀疑。

他们还真会以为对方在故意糊弄他们呢。

普通人怎么能让香灰和矿泉水混在一起治病?

但…

要不是普通人,而是传说中的神仙呢?

那瓶水的价值简直不可估量好嘛!

“你个臭小子,还不快闭嘴。”

月武高回头瞪了月小宇一眼。

这混小子不会看气氛的吗?

人家说不要了吗?你就想要?

特么的老子也想要,但我说不出口啊。

要不是坐在轮椅上的是龙国的老英雄。

两人的关系也还不错。

看他们爷孙二人如此表现,月武高真的说不准会生出争夺的心思。

唉,来时的路上忘记告诉他们赖阳这个守庙人的事情了。

现在完全找不到解释的机会,真是急死人了。

祁老抬头看向赖阳的双眼。

只见其眼神通明透亮,宛如夜晚的星空般深邃。

更加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

他隐约从赖阳的眼底看到了某道充满神异的身影。

令人不敢生出丝毫的亵渎之意。

祁老暗暗咽了咽口水。

直到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居然看不清眼前之人具体的容貌。

明明看着十分清晰,却又似乎诡异的模糊。

一旦撇过头不去看他,在脑海里回忆唯有一个大致的脸型轮廓,怎么都无法详细回想起对方的五官模样,简直令人无法理解。

明明其他人的容貌他都能记得十分清楚。

为何偏偏唯独眼前之人无论如何都记不下来。

“既然祁老不信我,那便作罢吧,各位请自便。”

赖阳遗憾地摇了摇头,随后将混杂了香灰的矿泉水收回,转身递给了月武高。

“祁老不肯收,那么此物便当做你为土地神装修庙宇的报酬吧,拿去。”

赖阳看向月武高,淡淡地脱口而出。

“啊这?给我?!”

闻言,月武高面露激动之色,幸福竟来得如此突然?!

见状,周围的人皆不由得流露出奇怪的眼神。

报酬?一瓶掺杂了香灰的矿泉水?兄弟你认真的吗?

“你也不要?那我给小宇吧。”

“好啊好啊!我要。”

“滚,我要,我要,谢谢土地神,谢谢土地神。”

月武高毫不客气地将香灰水抢过,没好气地回头瞪了月小宇一眼,嘿嘿笑道。

“你要谢土地神对着土地神像谢,对着我谢个什么劲儿?”

赖阳翻了翻白眼。

这猪队友,服了。

“说得对,我糊涂了,哈哈。”

月武高听出赖阳的意思,尴尬地挠了挠头。

见到这一幕,众人心头震惊——

堂堂月氏集团的董事长,居然对一个守庙人如此恭敬,这合理吗?

他们平时看到的怕不是个假的董事长。

莫非他们的董事长被人途中掉包了不成?!

祁玉惊疑不定,她印象里面的月武高可不是这样的人啊。

那不就是一瓶掺了香灰的脏水吗?还是当着他们的面弄出来的。

为什么他跟捡了什么天大的宝贝似的?

他之前得的是肝癌不是脑癌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