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调查土地庙

祁玉坐在老人的左边,而月武高坐在老人的右边,众人开车前往西江市。

“小高啊,我记得你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吧,怎么突然爱好上祭拜土地神了?还花了那么多钱给土地庙扩建装修,你不是个糊涂的人呐。”

祁老眼睛微眯地看向月武高,话语间隐约带着试探的味道。

“祁老说得对,以前我是从来不相信神啊鬼啊那些玩意儿的,如果真的有神仙保佑的话,世界上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间疾苦?为什么社会人心变得如此冷漠,为非作歹的人得不到惩罚,心地善良的好人却一个个遭遇不公呢?”

月武高淡淡地说道,目光投向窗外。

伴随着车辆的奔驰,无数的景物飞速倒退,迷眼繁华,一瞬即逝。

“直到我遇到了祂,那个时候我宛如废人一样整天躺在充满各种西药味的病房里,医院给我下了病危通知,告诉我最多剩下几天的活头,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靠着挂营养液苟延残喘,就连喝点水都会感到十分痛苦,癌症啊,真的会让人生不如死,就算我再有钱也没办法在晚期癌症下救回自己的命,我不是怕死,我是害怕我死后我家那小兔崽子不争气,他们娘俩会受委屈,被某些人针对。”

“祁老你也明白,做到我这种程度,集团难免会有诸多的竞争对手,他们巴不得我早点去死,侵吞我公司的股份,我活着还能震慑他们一二。”

“我还年轻,月氏集团好不容易步入正轨,我的身体却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垮了,我不甘心呐,我不想认命!”

祁老和祁玉静静地听着对方的讲述。

月武高顿了顿,脸上流露出希望热切的神色。

“就在那个时候,祂出现在了我的梦里——西江市的土地神,祂说我生平行善积德,愿意帮我实现一个心愿送我投胎,或者让我能够继续活下去,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我选了后面那一个。”

月武高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摊开双手展示自己健康的样子。

“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一开始也以为只是个梦而已,等到再去做完检查,我体内的癌细胞居然真的全部消失了,以前熬夜工作落下的各种毛病也全都不见了,你们说神不神?嘿嘿~”

月武高越说越激动,听得两爷孙脸上不动声色,实则内心已然掀起惊涛骇浪。

这尼玛就离了大谱了吧?

这科学吗?

祁老之所以今天过来寻月武高,也正是因为看到了网络上流传的消息和视频,月武高得晚期癌症住院的那段时间,他还刻意去看望过对方两次,就那骨瘦如柴的模样不可能是作假的。

“照我说啊,祁老你也可以过去拜拜,说不定土地神他老人家能治好您的腿…啊,抱歉抱歉,忘记您老的身份不适合沾这些东西,看我这嘴,说溜了。”

月武高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眼底浮现出一丝歉意之色。

“祂…你说的那位土地神,真的有可能治好我爷爷的腿吗?”

听到对方说祂有可能治好老爷子的腿,一直保持沉默的祁玉顿时忍不住开口了。

“那位神灵连我都能从鬼门关前拉回来,祁老的这腿难道还能比我晚期的肝癌更严重吗?”

月武高瞥了祁玉一眼,淡淡地反问。

祁玉清澈明亮的美眸微微闪烁。

老爷子的腿是他们所有人心病。

如果月武高口中的祂真的能治好老爷子的腿…

此时此刻,祁老也沉默了,目光灼灼地凝视着月武高。

谁不想跟个正常人一样生活?自从当年那件事以后,导致他的脊椎神经受损,坐了将近三年的轮椅,连基本的日常生活都经常需要他人的照顾。

祁老有属于自己的骄傲。

他不止一次想,与其如此憋屈地活着,索性不如早点解脱,一了百了。

“我倒是希望土地神祂老人家能治好您,不过拜神讲究心诚,土地神不是谁都理会的,再加上祁老您身份特殊,我一个商人不算什么,您搞这套不会有问题么?”

月武高看向祁老,神色有些迟疑地脱口而出。

“如果祂真的能治好我爷爷的腿,祭拜土地神算什么,我给祂下跪磕头都没任何问题,我看谁敢在背后嚼舌根子、搬弄是非。”

闻言,祁玉俏脸微凝,冷冷地回答。

“呵呵,祁老有个好孙女啊,不像我家那个臭小子,不给我省心。”

月武高叹了口气。。

“好是好,就是性子太冷了,也不知道随了谁。”

祁老脸上露出笑意,眼中藏不住疼爱的目光。

另一边,土地庙扩建竣工的消息传出,老人小区的众人纷纷结伴同行,自发地前往庆贺祭拜。

当他们来到改头换面的土地庙前时,一个个不由得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

“这…这里真的是土地神他老人家的庙吗?半个月变化也忒大了吧?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进去看看不就清楚了?半个月没来祭拜过土地神他老人家了,总觉得日子少了点什么。”

“可不是嘛,一天不拜我浑身难受,为了来拜土地神,我可是存了好久的零钱呢。”

……

众人一边谈笑风生,一边观察着土地庙的变化,不禁大为惊叹。

这才像是土地神他老人家应该住的地方嘛。

新土地庙又大又宽敞,还有专门烧香烧纸祭拜的地方。

先前的那个又小又挤的破庙也太磕碜了。

与此同时,两个特别的人混入了前来祭拜的人群之中。

与众人一起走进了土地庙的大殿。

“上头说的地方就是这里吧?龙国都进入科学社会的时代了,居然还有如此堂皇华丽的土地庙,来祭拜的人还不少。”

“嘘,别乱说话,上面派我们过来调查,目前也不知道这里是个什么情况,注意保持警惕,随时准备离开。”

“知道啦知道啦,放心吧,以咱两的实力,我们要是想走,这里面的东西还能拦得住我们?呵。”

两人殊不知。

他们进入土地庙之后的对话。

一句不落地全部落到了赖阳的耳朵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