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嘴贱的下场(感谢‘赤木音水鱼’大佬打赏!)

“多谢,不知小兄弟贵姓啊?”

月武高强行压下心头荒唐的想法,恭敬地双手碰过土地神泥像,一张坚毅沉稳的国字脸浮现出微笑,轻声询问道。

“免贵,我姓赖,单名一个阳字,太阳的阳。”

“你要谢就谢土地神吧,这是土地神他老人家给你的,也是你心诚换来的结果。”

赖阳摇了摇头,淡淡地脱口而出。

“老板,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还是…”

就在这时,一名保镖上前来到月武高的身边,担忧地说道。

“我自有分寸,不用说了。”

月武高瞥了那名保镖一眼,语气不容置疑。

见状,对方后退一步,也没有再说什么。

“另外,土地神他老人家让我带话给你,下次过来祭拜不要准备这么多东西,奢侈又浪费,随便给点香火钱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等下祭拜完记得把东西都带回去,别丢在这儿。”

“土地神他老人家是对这些祭品哪里不满意吗?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请说,月某下次一定改。”

月武高凝视着赖阳,眼中充满了诚意。

“知不知道祭品太多清理起来很麻烦的?土地神他老人家不屑这一套。”

赖阳摇了摇头,有些无语地说道。

“呃…”

好家伙,原来土地神也这么懒的吗?

等等,人家是土地神,又不是清洁工,祭品放着没人清理不就发臭了吗?

况且他们准备祭品也颇为费时费力,直接给香火钱多省事啊。

土地神真会为他们着想,真是善良的好神仙呐,以后自己得多拜拜。

嗯,回去后就把土地神泥像供奉起来。

顺便回头再请人做几尊一样的土地神像放在公司里,让公司和手下的人也多祭拜祭拜,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我明白了,我等下会让人将东西搬走的,请放心。”

月武高点了点头,认真地应道。

“如此便好,德善之人自有功德庇佑。”

赖阳颔首,轻声低语道。

“怎么听上去那么像个神棍呢?”

月小宇忍不住呢喃。

听到对方的话,月武高当即没好气地回头瞪了他一眼,让他闭嘴。

“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回去睡觉了。”

赖阳打了个哈欠,正准备转身离开,忽然被人喊住。

“等等!”

赖阳疑惑地回头望去,只见张老汉和周霸两人急匆匆地向他走了过来。

两人刚刚就在旁边,赖阳和月武高的谈话也没刻意隐瞒掩饰,被两位老人听了去。

张老汉和周霸两人看了一眼月武高手里的土地神泥像,随后抬头望向赖阳搓了搓手,眼神热切地开口道:“你真的是土地神他老人家的守庙人?”

虽然他们用的是疑问句,但是他们心里其实早就相信赖阳的话了。

要知道土地神可不是其他地方的假神仙,这位可是真神仙啊。

谁敢在土地庙假冒土地神的守庙人?

这不是厕所里打灯笼——找屎(死)嘛?

换言之,赖阳极有可能真是得到了土地神承认的人。

在他们看来,守庙人的身份相当于土地神的代表人了。

没听到对方刚刚在代表土地神给月武高等人传话吗?

没有土地神的许可,他敢在土地庙假冒土地神传话?

不怕被土地神招来一道雷活活劈死。

“两位老人家有事吗?”

赖阳默默地注视着张老汉和周霸,语气温柔地问道。

看到他们,赖阳就不由得回想起前几日对方为了阻拦拆迁工人拆除土地庙,在土地庙前打赖撒泼的滑稽样子,着实令人想笑又感动。

“那个,我就想问问,这土地神的泥像还有吗?我也想弄一尊回去供着。”

张老汉挠了挠头,厚着脸皮主动问道。

“我也是,要不你帮我们问问土地神他老人家看看?要是不行就算了。”

周霸紧张地附和道。

“好,你们等着,我去帮你们问问。”

闻言,赖阳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张口说道。

“谢谢、谢谢。”

约莫半刻钟后,赖阳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两尊一模一样的土地神泥像。

见状,两名老人大喜过望。

“土地神他老人家怎么说?”

“土地神说,两位老人家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自是有资格将土地神像请回家中供奉,切记土地神像不可转赠他人,否则就不灵验了。”

说罢,赖阳将手中的土地神泥像递了出去。

“晓得了晓得了,我们一定照办,感谢土地神,感谢土地神。”

二老如获至宝,开心得跟个孩子一样。

“小兄弟,你这泥像也送我们一尊吧。”

周围的香火客见状,有人当即忍不住开口说道。

“土地神像,精诚者方能得之。”

赖阳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

说白了,你们心不够诚,没资格得到土地神的泥像。

真以为土地神的泥像是大白菜呢?想要就要?

“多少钱一尊,我买。”

众人仍不死心。

“这不是钱的问题。”

赖阳依旧摇头拒绝。

“拿钱跟你买都不要?会不会做生意啊?你忽悠人的吧?”

“我方才已经说了,土地神像,精诚者得之。”

“呸,什么玩意儿啊,就是个泥像嘛,吹得那么玄乎,我还不稀罕呢。”

“就是,我看就是故意炒作,这种泥像我分分钟在外面能买百八十个,这年头有钱都不赚,傻了吧?”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把泥像当成宝了吧?现在坑人的套路真是越来越多了,这泥像要是有用,我当场把这香吃了。”

……

见其他都能拿到泥像自己却得不到,不少人心里顿时就不平衡了,纷纷阴阳怪气地出言抨击,说出的话越来越难听。

闻言,二老气得吹胡子瞪眼,顿时开口大骂。

然而敌众我寡,他们的声音哪能盖得过众人。

听到老人的反驳之后,一些人甚至闹得更凶了,越发口无遮拦。

赖阳眼神逐渐阴沉不爽——

这些人的嘴怎么这么贱呐?真当自己好脾气吗?

与此同时,月武高也听不下去了,正想命手下的人出手。

啪啪啪!!!

突然,一道道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众人皆不由得愣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