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土地庙的守庙人?

月武高让人将土地神像前的其他祭品清理到一旁,然后将自己带来的东西逐一摆放整齐,几乎把土地神像前的小片空地塞满了。

接着,每个人的手里拿着三炷香,一个一个有序地上前给土地神像上香祭拜,他们倒是想往功德箱里面投放点香火钱,奈何身上没有现金只能作罢。

“土地神,承蒙土地神前段时间出手治好了月某的癌症,月某不胜感激,近期由于在调养身体,还有处理公司的问题,所以来祭拜晚了,还请土地神您老人家不要怪罪,以后月某必定多多行善,报答您老人家的恩情,请保佑我们一家平平安安、顺顺利利,保佑我家这臭小崽子早日开窍,别在外面给我惹是生非了。”

月武高手持三炷香在土地神像前恭敬地拜了三下,随后嘴上碎碎念道——

“另外,附近的地皮我都买下来了,月某打算将土地庙扩建一番,让更多人前来祭拜土地神您老人家,算是聊表心意,施工的人马上就到了,您老不要见怪。”

听到月武高前面的话,赖阳欣慰地颔首。

然而听到后面,赖阳的脸色顿时不由得发生了变化。

什么鬼?附近的地皮被他买下来了,这家伙竟然还打算扩建土地庙让更多的人来祭拜自己?!

兄弟,你别搞我啊!

你这是报恩吗?明明就是报复啊,能不能让我清净点?

我觉得这破庙挺好的啊。

大不了帮我装修装修我的小庙就行了,扩建什么的真不用!

赖阳正想着怎么提点对方,让月武高打消扩建土地庙的念头,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转念想到——

等等哦,土地庙扩建的话,那他能施法掌控的空间范围不就变得更大了吗?

虽然二十平米的温馨小窝是不错,但是谁不想住上个大房子呢?

到时候给自己弄个专门的健身房,游泳池什么的,岂不美哉?

瞬间感觉走上了人生巅峰啊。

“咳咳,既然是人家的一番好意,拒绝也太不近人情了,我就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吧,而且以后这附近的地皮都属于我的了,就不会再有土地庙被拆除这种事情了吧,不得不说他想得挺周到哈。”

一念及此,赖阳忍不住面露欣喜之色,不愧是自己最忠诚的信仰者之一。

两个字,靠谱!

虽然上次他出手治好了月武高的晚期癌症,但是也从对方收获到了大量的功德,因此月武高其实并不欠他什么,而是两清了。

如今对方不仅高调祭拜自己,还破财买下了土地庙附近的地皮,再怎么说西江市也是龙国十大重点改革城市之一,地皮怎么可能便宜到哪里去?

纵然土地庙所在的地域属于尚未开发的地带,地皮价格会比居住区便宜一些,但一平方少说也得两三万龙国币才有可能拿下来。

况且别忘了前段时间可有好几个老板想要土地庙附近的这块地皮,在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地皮的基础价格再涨个一二十个点简直不要太正常。

也就是像月氏集团董事长这种财大气粗的大佬才能做出买下附近地皮,只为拿来向土地神报恩扩建土地庙的事情。

饶是赖阳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真恐怖如斯!

月武高做出如此劳心劳力又破财的举动,赖阳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他是土地神,但在此之前他是个人,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并非只会高高在上接受供奉却漠视天下苍生,视如蝼蚁的神。

别人如何对待他,他都看在眼里。

哪些是真心实意的,哪些是卖弄作秀的,他心里一清二楚。

当然,如非必要的情况下,赖阳是不会出手的。

亦如月武高,生老病死乃是人生常态,如果每个人生病都来求神,赖阳又有求必应的话,那世界上还需要医院诊所干什么?医生护士都可以全部失业了。

如果不是月武高生平行善积德无数,而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甚至是个奸恶之徒,你看赖阳会不会管他的死活,顶多过去瞅一眼打道回府。

世界需要正能量,更需要有能力且心怀良善之人。

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然世间之人常言,好人不得善终。

碰不到便罢了,倘若让他碰到了,他给予对方善终便是。

赖阳凝聚功德金身,虚幻的灵体化作实体。

然而周围却无一人注意到他的存在,直到他出现在月武高的面前开口。

“月总的心意,土地神他老人家收到了,不介意的话请收下这个。”

说着,赖阳从身后取出一尊土地神的泥像,淡淡地笑道。

“伱是什么人?”

月武高心头一惊。

这人是什么时候靠近自己的?

他身边的保镖竟然毫无察觉?

与此同时,月武高的保镖们也反应了过来,一个个警惕地看着赖阳。

“我?你当我是此地的守庙人就好了。”

赖阳也不在意,风轻云淡地笑了笑。

“守庙人?我在土地庙蹲守了许多天,怎么不知道这土地庙还有守庙人?我看你很可疑,是谁派你过来的?”

就在这时,那名受命看护土地庙的男人满脸狐疑地盯着赖阳,沉声说道。

赖阳没有理会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月武高,递出手中的土地神泥像,似乎在等待对方的决定。

土地神泥像蕴含了赖阳的部分法力与祝福,相当于一件真正的法器,月武高将土地神泥像请回去,它自会庇佑月武高一家人,帮助他们趋吉避凶,化解灾厄。

然而凡事讲究缘分,若是月武高怀疑他,不肯接受土地神的馈赠,那只能说明他与这尊土地神泥像无缘,赖阳也问心无愧了。

“我问你话呢。”

保镖正想上前驱赶赖阳,却被月武高伸手拦住。

身为商业巨头的他眼力非常人所能媲美。

而在赖阳的身上,月武高发现一个非常诡异的现象,那就是无论他怎么打量赖阳,想要记下对方的相貌,转眼间就会变得模糊不清,甚至遗忘。

月武高自认他的记忆力还没到老年痴呆的程度,为何却唯独记不住眼前之人的容貌,即便是此时两人面对面,他也有种看不真切的奇怪感觉。

忽然,月武高内心没由得生出了一个荒唐的想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