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红衣厉鬼出世

莫名的凉意自脑后袭来,玄清灵本能地侧身躲避,反身一剑刺出。

紧接着便见一道红色的身影闪过,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状,玄清灵不由得吃了一惊,俏脸骤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井里的东西出来了。

而且看样子还是一只红衣厉鬼!

在昆仑仙门的仙门典籍之中——

鬼共分九级:白鬼、灰衣怨鬼、黑衣恶鬼、红衣厉鬼、摄青鬼、领域鬼、鬼王、鬼皇,鬼神。

白鬼:大多是自然生老病死而成的鬼,没有任何的威胁,基本死后一段时间就进轮回重新转世投胎了。

灰衣怨鬼:人死时含有怨气,或者仍然抱有某种执念,一般人被缠上顶多会变得比较倒霉,大致上不会出现生命危险,危害性较低。

黑衣恶鬼:一旦鬼魂蜕变为黑衣恶鬼,那就是相当于质变了,真正拥有害人伤人的能力,变成黑衣恶鬼的往往是那些怀有血海深仇死不瞑目的人。

红衣厉鬼:大多生前遭受极大的折磨,死后怀有滔天怨恨而蜕变而成的鬼,其威胁性甚至远在黑衣恶鬼之上,也是起步最高最凶恶的鬼。

至于后面的摄青鬼、领域鬼、鬼王、鬼皇、鬼神,那就是鬼的二次质变了。

一旦有鬼从红衣厉鬼蜕变成摄青鬼,他们不仅能重新获得为人时的智慧,甚至将无惧阳光的照射,行走于青天白日之下,其棘手程度不亚于宗师境的强者。

宗师境强者,又被称为行走的小型核武,可想而知有多么可怕。

饶是玄清灵早有心理准备,如今看到出来的竟然真的是一头红衣厉鬼也不禁感到鸭梨山大,入世的第一战就是一头红衣厉鬼,一个搞不好这可能就是她人生的最后一战了。

红衣厉鬼消失没多久,倏然出现在玄清灵头上,浑身弥漫着惊天的怨气杀意扑向玄清灵,一下子就掐住了她雪白如玉的鹅颈,水肿的双眼布满骇人的血丝,冷冷地盯着她。

危急关头,玄清灵将手中事先画好的符纸拍到红衣厉鬼的身上,紧接着便见符纸蕴含的法力爆发,顿时将红衣厉鬼震飞了出去。

啊!

红衣厉鬼惨叫了一声,身形于空中消散。

“咳咳咳!”

玄清灵俏脸发白,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轻抚自己的脖颈。

只见她那漂亮的玉颈上出现了两个明显的鲜红深陷的掐痕。

“这厉鬼的力量居然这么强,也不知道害了多少人,今日必须除了她,否则祸患无穷。”

玄清灵喃喃自语,明亮清澈的美眸愈发坚定,微微紧握手中长剑。

玄清灵早已在此地布置了法阵,红衣厉鬼是逃不出去的,就是不知道她躲在了什么地方,方才那一击不说能重创她,至少能消耗她些力量。

“天眼,开!”

玄清灵一抹双眼,眼底闪过淡淡的金芒,再看四周的景象。

那一缕红色的厉鬼气息竟是躲回了水井当中。

玄清灵深吸了一口气。

自己需逼她出来,否则辛辛苦苦刻下的阵法就白费了。

“敕!”

之后,玄清灵小心翼翼上前几步,一剑挑飞压在水井上的木盖和沉重石头,另一只纤手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张净神符,抖手将净神符掷入水井。

净神符的作用很简单,那就是能够助人静心明神,短时间里提升精神力和专注度,也就是所谓的BUFF符,对除了鬼物邪祟以外的生物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没错,除了鬼物邪祟以外。

净神符的净化之力对鬼物,尤其是充满怨气的厉鬼来说,那可是相当于剧毒的东西,她就不信对方能忍得住不现身。

果不其然,待净神符的力量融入井水。

伴随一声令人头皮发麻又充满愤怒的嘶啸声传出,一道血红色的身影瞬间从井里冲了出来,速度惊人地飞向玄清灵,企图将她大卸八块泄愤。

感知到那阴冷恐怖的气息充满杀意袭来。

玄清灵面不改色,她等的就是现在。

“封魂阵,起!”

玄清灵单手高举长剑,左手呈剑指置于胸前,清声喝道。

下一刻,水井周围的阵纹纷纷亮起,一张张符纸爆发出耀眼的光芒,数道灵力锁链自地面激射而出,牢牢锁住了愤怒袭来的红衣厉鬼,灵力锁链纯净的力量令红衣厉鬼感觉全身宛如被烧灼一样,发出痛苦凄厉的鬼叫声。

她第一时间想要用虚化的能力挣脱锁链,然而这些锁链却封印了她的鬼气,令她无法使用任何的手段。

“结束了,请安息吧。”

玄清灵看向红衣厉鬼,轻灵细长的剑身散发着强大的灵力波动。

“住手!请你不要伤害她。”

正当玄清灵打算彻底了解红衣厉鬼的时候,突然村口的老人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只身挡在玄清灵和红衣厉鬼中间。

“居士,你这是做什么?你身后的可是厉鬼,快让开。”

见状,玄清灵吃了一惊,开口喊道。

“天师,求你不要伤害她,她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其实当初她从村里逃走都是我干的,如果不是我害怕得罪他们一家子不敢报警,她也不会被抓回来后投井自杀,更不会变成这副样子,虽然她变成了厉鬼,但是我相信她的心还是善良的,她从来没有害过我,天师你网开一面吧,我老头子求你了,放过她。”

说着,老人跪在地上恳求道。

玄清灵侧身躲避,没有受对方的跪拜。

“居士莫要如此!不是我不肯,而是你身后的已经不是人了,她是厉鬼,还是红衣厉鬼,纵然她的心头对你尚且留存一丝善念,但是终究会有被怨念彻底吞噬的时候,届时会害了许多人的,吾等修道之人岂能放任厉鬼残害无辜?”

听完老人的话,玄清灵秀气的眉头皱了皱,叹息道。

“居士还请让开,让贫道超度了她,这也是为了她好。”

“不行,不能杀,你要杀她就先杀了我吧!”

老人见恳求无用,当即站了起来,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居士莫要为难贫道。”

怎么会有这么不讲理的人,那可是厉鬼啊,一旦放了她,天知道她日后会造成多大的祸害,她如何能放?

况且她要是放了对方,一旦红衣厉鬼日后作恶,自己势必也要承担一部分因果。

就在这时,红衣厉鬼眼中凶光大放,恰好老人又隔着极近,红衣厉鬼当即一口咬在老人的肩膀上,吸收对方的血气之力恢复。

老人骇然回头,面无血色,一只手臂被红衣厉鬼狠狠咬下,痛得他满地打滚。

吃了血食,红衣厉鬼周身的凶气暴涨,紧接着红衣厉鬼竟是强行撑爆了灵力锁链,打破玄清灵布下的阵法逃走了。

玄清灵大惊失色——

“糟糕!”

红衣厉鬼逃了!

这下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