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不为人知的故事

老人讲述——

半年前,村里的一户人家不知道上哪捡了个水灵的姑娘回来,我们这地方人丁稀少,都是粗人也没有什么文化,那姑娘一看就是城里人的打扮,也不晓得怎么落到这种地方。

捡到姑娘的人家姓陈,一共三口子,一对老夫妇,还有一个三十多岁整天游手好闲的儿子,他父亲是村里著名的木匠,为人也热心,村里有人家去世了,经常帮村里做棺材,办丧事,可惜是个怕老婆的。

他父亲真的是个不错的人呐,但却生了个造孽的种。

三十多岁了一直不干活啃老不说,还总是跟乡里乡亲的添麻烦,不受人待见,三天两头偷人家的鸡鸭,打人家的狗炖肉吃,要不是看在他父亲好说话,后来又给人家赔了钱,不然早就把他们赶出村子了。

还有他那老妈子,也是个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的主,偏偏还极为护短、自己又不讲理、又爱贪小便宜,平时在村里没少跟人起冲突。

后来,他那老妈子看到那小兔崽子不知道在哪捡了个漂亮姑娘就动了心思,想让人家嫁给她儿子,但是就她儿子那德行哪里配得上人家姑娘,人家姑娘当然不肯了。

人家姑娘不肯,他那恶毒的老妈子就用绳子把她绑起来,吊着用木板打,不给饭吃,折磨她,把她折磨得不成人样。

后来,生米强行煮成熟饭,拜堂的时候我偶然看见那姑娘的手脚都是被绑着的,嘴也被封着说不了话,我当时就纳了闷了,还有人这样拜堂的吗?

我虽然看出那姑娘似乎不情愿,但是没敢说话。

他们一家子亲戚在村里是出了名的霸道,我一个孤寡老人哪敢说什么唉?

从那以后又过了两个月,那姑娘被放了出来,开始跟着那老婆子在村里走动,似乎也是认了命的样子。

谁也没想到,一个星期后那姑娘逃跑被抓了回来,然后就投井自杀了。

说到这里,老人苍老的面容上不禁浮现出一丝悲戚的神色,深深地叹息。

玄清灵默默地倾听着对方的陈述,她的心境掀起一丝波澜,人心竟然能险恶到这种程度?简直比鬼怪还要更加可怕。

“居士,村里还有其他人吗?”

玄清灵平静地询问道。

“没了,都没了,死的死,跑的跑,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老人摇了摇头,轻声应道。

“此地如此凶险,居士你为何不走?”

闻言,玄清灵微微一愣,不解地问道。

“或许…是为了赎罪吧,而且人老了,反正没几年活头了,过一天算一天。”

老人苦涩地笑了笑,重新躺回了椅子上,缓缓闭上眼睛。

“我能说的就是这么多了,你要进去的话注意安全,切记不要靠近北边的那口井,天色晚了赶紧出来。”

北边的井…

“多谢居士提点,贫道去了。”

玄清灵拱手行礼,当即转身走进了村庄。

片刻之后,玄清灵找到了老人所说的井。

此时只见井口被木板和沉重的石头压着。

天空阳光明媚,但是却靠近井口却越能感受到莫名刺骨的冷意。

玄清灵凝聚法力于指腹,抹过双眼。

当她再次睁开美眸的时候,整个人都不由得惊住了。

“好浓郁的怨气。”

开了‘天眼’神通,玄清灵眼中的世界顿时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只见井口附近弥漫着滔天的怨气,怨气的源头便在不远处的井内,井盖和沉重的石头根本压不住怨气,怨气正在不断地往外扩散,几乎遮蔽了阳光。

怪不得她越是靠近井口,越是感到周围的温度在下降,寒意逼人。

原来是滔天的怨气遮蔽了村庄。

如此恐怖的怨气,那井里的东西绝对非同一般。

一旦井里的东西出世,为祸一方,恐怕会在人间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玄清灵不由得感到庆幸,幸好现在是白天,若是晚上毫无准备地面对上井里的东西,她也没多少把握能消灭了对方,不让对方逃脱。

听完老人的话,玄清灵基本能猜出井里的是什么。

虽然她十分同情那名姑娘的遭遇,但是人死灵魂不入轮回,反而因恨生怨滞留凡间,一旦化作魑魅魍魉将几乎失去轮回的可能,最好的办法便是镇压或者消灭,以防他们因胸中积怨出世祸乱人间。

更何况,如此滔天的怨念,其中夹杂着无比浓郁的血腥气味,定是害了人。

厉鬼害人,便是彻底断绝了最后一丝轮回的可能。

纵然玄清灵想要帮助对方净化怨念重新轮回都不可能,唯有镇压或者消灭!

末法时代,昆仑仙门已然没落。

然没落亦为仙门,仙门底蕴还是有的。

玄清灵放下了肩上的包裹,解开包裹只见里面放了几本仙门书籍、几个铃铛、一叠符纸、一卷银针、一包朱砂等等道具。

玄清灵取出符纸和朱砂,法力凝聚指尖,利用朱砂和符纸在井口的附近布阵,借此压制滔天的怨气。

随后,玄清灵将长剑从剑鞘内拔了起来,剑身长三尺,宽约两寸,锋薄如蝉翼,灵活轻巧。

玄清灵刺破指尖,将一滴精血融入剑身,以剑画阵。

做完一切,玄清灵动人的俏脸浮现出一丝虚弱的神色,重新回到阵眼的位置原地盘腿打坐恢复力量。

渐渐的,天色逐渐昏暗下来,刺骨的阴风吹拂而来,令人莫名心悸。

隐约间耳边能够听到哭喊哀嚎的声音,仿佛就在身边,又仿佛在很远的地方,鬼哭的声音会动摇他人的内心,勾起人心中怨恨的负面情绪,再者受到怨气的同化感染,意志不坚定之人很容易被其控制,失去理性。

玄清灵心如明镜,邪祟不侵,这点鬼把戏根本影响不到她。

玄清灵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太阳已经西沉了下去,被西边的大山所遮挡。

与此同时,井口内冒出的怨气愈发浓郁,宛如喷泉似的潺潺外冒,压着井口的井盖和沉重石头也开始莫名抖动了起来,周围的空间愈发阴冷。

玄清灵明亮清澈的美眸紧紧地盯着井口,下意识拿起了符纸和剑,娇躯换了个容易发力的姿势。

突然,一丝彻骨的凉意朝玄清灵的脑后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