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拆庙风波(求票票 求投资)

看到张老汉一大把年纪往地上一躺,其他人哪里还敢动手,一个个面色发苦地看向包工头,眼里的意思是让对方想办法。

见到这一幕,包工头也没办法,只好打电话报警,他可不想被讹上。

西江市地方警局——

“你好,这里是西江市警局,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你好,我们是拆迁队的,我们正在对违章建筑进行拆除工作,但是遇到阻碍了,几个老人躺在地上不肯让我们动工,老人一大把年纪了,我们也不敢碰他们,万一有个好赖,麻烦你们赶紧派人过来一趟,地址在东林公园后边儿的土地庙。”

“好的,我们知道了,还有其他问题吗?”

“没了。”

“稍等,我们这就派人过去协助伱们。”

说完,挂断了电话。

很快,陈警官等人得到了消息。

当他们听到土地庙要拆除的消息时,整个人不由得吃了一惊。

“陈队,土地庙要被拆了。”

一名青年警员迅速来到陈警官的面前,清声说道。

“什么土地庙?”

陈警官正在整理桌面的文件,下意识地应了句。

“就是东林公园后边儿的那座土地庙啊,你不是说那里的土地神曾经显灵给你托梦吗?”

“拆了就拆了嘛,这点小…什么?!”

唰!

陈警官整个人猛地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

“你说哪个土地庙要拆?”

“就是就是东林公园后边儿的那座土地庙,前段时间网络上很火的那个,刚刚得到消息,拆迁队的人已经过去了,但是有人妨碍拆除工作,想让我们派人过去帮忙呢。”

“好家伙,要是个沽名钓誉的也就算了,那座庙里面可是有真家伙的啊。”

陈警官来回走了几步,眉头紧蹙。

“带上几个兄弟,我们去走一趟,看看情况再说。”

“是。”

另一边,经过数日的调养,月武高的身体逐渐恢复健康,他正准备带着妻儿亲自前往西江市拜谢土地神的时候,忽然接到来自下面的电话——

“老板,出事了,土地庙要被拆除了。”

“你说土地庙要被拆除是怎么回事?解释清楚。”

月武高心头一惊,皱着眉头沉声问道。

“我听说是有人盯上了这块地,打算建造娱乐设施,而土地庙正好在规划的区域内,为此需要拆除土地庙。”

电话里的男子解释道。

“知道了,你帮我盯着,拖着千万别让他们动手,我这边先挂了。”

“是,老板。”

该死的,居然有人敢动土地庙的心思,也不怕遭到报应?

不行,他还打算近期去参拜土地庙,顺便将周围的地皮买下来的。

如今竟然有人捷足先登,他必须立刻动手了。

一念及此,月武高翻了翻手机联系人,最终找到一个号码拨通了过去。

“喂,是我,月武高,关于前几天的那件事情…”

此时此刻,土地庙集结了不少的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小区的老人,还有他们的儿女,他们拦在拆迁工人的面前,紧紧地盯着他们,不让他们动手。

见此情形,赖阳不禁有些感动,想不到除了张老汉和周霸两家子,还有这么多人都愿意过来阻止他们拆除土地庙。

果然还是老一辈的人比较心诚。

当然了,赖阳也明白这样肯定不是长久之计。

老人们最多只能拖延一时,等到警局的人来了,他们恐怕就闹不了了。

倘若他们执意要拆除土地庙,最终还是只能靠他自己。

拆,赖阳肯定是不会让他们拆的,他就这么一点儿小地方还要给他拆了。

以后他住哪儿啊?总不能以后变成个孤魂游神吧?

真是让人头疼。

赖阳尽可能选择低调,就是不想招惹到官方上的问题,没想到最终还是逃不过这一劫啊。

片刻之后,地方警局的人来了,带队的中年警员正是陈山民。

见到警员们到来,包工头苦闷的表情顿时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

“是谁报的警?”

陈警官开口喊道。

“是我,警官,是我报的警。”

拆迁队的包工头挥了挥手,上前应道。

“什么情况?解释一下。”

陈警官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冷冷地说道。

“嗯,是这样的…”

包工头也没在意警员们冷淡的态度,当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

听完对方的描述,陈警官点了点头,对方过来拆除土地庙并没有任何毛病,他们也是合法作业。

陈警官虽然也不希望土地庙被拆除,但是身为警员的他不能徇私枉法,只好带着身后的警员上前劝说妨碍施工的老人们。

“警官,这土地庙不能拆啊,拆了土地神他老人家会发怒的,他老人家是真的灵验,拆了会有报应的啊。”

周霸的目光紧紧盯着众警员,上前认真地说道。

“人家是合法作业,你们聚集在这里阻碍施工乃是违法的行为,大家散了吧,都散了吧。”

陈警官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

“不能拆啊,真的不能拆啊!”

张老汉喊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老人家你们要是再这样胡闹下去,我们可要抓你们回去拘留了。”

见状,陈警官无奈地叹了口气,和颜悦色地劝道。

听到拘留,不少老人脸上的表情就动摇了,随后向两人道了一声歉,离开了队伍。

不一会儿,仍然坚持站在土地庙前的人仅剩下以张老汉和周霸为首的五六人,他们都是平日里与张老汉或者周霸关系较好的朋友,就连曾经受过土地神恩惠的杜兰都默默离开了队伍。

当然,这也怪不得他们。

毕竟谁也不想被警局拘留,被拘留总归不是一件好事,容易被其他人在背后说闲话。

“我不管,你们想拆土地神他老人家的庙,就先从我的身上踏过去吧!”

说着,周霸和张老汉两人纷纷往地上一躺,又开始耍无赖。

见状,陈警官也是倍感无奈,正准备下令让人将他们拉开的时候。

忽然一阵清风拂过,包括躺在地上的张老汉和周霸,坚持站在土地庙前的老人们顿时不受控制地纷纷飘到了一旁。

没错!就是飘到了一旁!

见状,众人一副见了鬼的模样,骇人瞪大了眼睛。

“卧槽?!刚刚那是怎么回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