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孤僻的老人

目送三位老人离开土地庙,赖阳看了眼个人面板,香火点数增加了三点。

在香火点数增加的时候,赖阳确实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得到了好处,或许这就是为什么神话小说中那些神仙人物都喜欢追求鼎盛香火的原因吧。

然而赖阳可不在乎这些,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当个废宅神。

继续回去追更,正看到精彩的时候呢。

赖阳转身幽幽地钻进了土地神像里面。

离开土地庙之后,老汉认真记下土地庙的位置,随后拿出手机拨通了儿女的电话。

嘟…嘟…嘟…(接通)

“喂,爸,怎么了?是不是生活费不够了,我等下就给你们打过去,正在忙呢。”

一名男子的声音从电话里面响了起来。

“不是跟你们要生活费,是你妈。”

“妈?妈又怎么了?她不会是又犯病了吧?您别让她出去。”

闻言,电话里的声音顿时就急了。

“不是,你听我说完,你妈她好了。”

老汉对着电话喊道。

“哎…爸,你别再自欺欺人了,老年痴呆症好不了的,去了那么多次医院,你还没死心吗?”

“老子骗你干嘛,你妈真的好了,算了,我让你妈跟你说话。”

老汉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暗骂了声臭小子,随后将电话给了老伴儿。

“你自己跟他说吧。”

“嗯。”

老婆婆从老汉的手里接过手机,对着手机轻声细语地问道——

“儿啊,是妈,最近还好吗?那边儿冷不冷啊?”

听到老婆婆的声音,手机里面许久没有传出动静,似乎卡机了一样。

“妈?你真的好了?”

另一边,男子停下了手头的工作,难以置信地脱口而出。

怎么可能?晚期的老年痴呆还能好?

他们走了好几家大医院,花了十几万都没治好老人家,这怎么突然就好了?

“嗯,多亏了土地神他老人家让我清醒了过来,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让我看看,妈好久没有看过你们了。”

老婆婆轻声说道。

“土地神?什么土地神?”

“就是咱们西江城的土地神。”

“西江城还有土地神吗?”

男子愣了愣,脸上浮现出深深的困惑之色。

什么土地神那么神奇?

这不封建迷信吗?

现代社会哪来的什么土地神呐,凡事要讲科学。

不行,他得回去看看。

挂断电话之后,男子来到公司老板的办公室,

“老板,我家里有事,我要请两天假。”

“出什么事了?”

“是关于我妈的。”

“行吧,我知道了,你去吧。”

闻言,老板眼中浮现出一丝同情之色,显然他也知道对方家里的情况,当即点头同意了。

得到老板的准许之后,张国志第一时间定了前往西江市的机票。

另一边,三位老人回到居住的小区。

小区里面住的大多都是像杜兰他们一样的老人家,儿女常年在外工作忙碌,有孙子的就帮忙带带孙子,没有孙子的则是在小区里享受晚年生活,平时吃穿不愁,老人们还能经常聚在一起唠嗑。

这不,从土地庙回来后,杜兰就忍不住将上次和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其他人。

“我告诉你们,我碰到土地神显灵了!”

“嘿,你可不要胡说啊,乱传谣是犯法的。”

“真的,我骗你们干嘛?张家那两口子知道吧?他老婆得了严重的老年痴呆,今天清醒了。”

杜兰认真地说道。

“越说越离谱了,老年痴呆还能好?”

一众老人满脸不信。

“我刚刚跟他们回来呢,你们不信可以去看看,他那老婆子真的好了,还是我带去土地庙求好的呢。”

说到这里,杜兰骄傲地挺了挺胸。

听对方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一众老人面面相觑,神情明显产生了些许动摇。

“真的好了?”

“真的好了。”

“哪家医院这么厉害,跟我们说说。”

“嗨,都说了是土地神显灵,没去医院,你们怎么不信呢,哪家医院能治得了老年痴呆症啊,去了土地庙就好了,还有上次,我跟你们说啊,前几天我家孙儿莫名其妙老是吐,吃啥药都不管用,也是去了土地庙好了,你们说这不是土地神显灵是什么?”

杜兰摆了摆手,神色严肃地说道。

“哪里的土地庙这么神奇,改明儿我们也去拜拜去。”

“就在咱们西江城,东林公园后边儿。”

听到杜兰的话,不远处一名两鬓斑白的老人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暗暗记下了对方说的地点。

随后,为了验证对方话语的真实性,周元德来到了张家两口子住的楼层。

他站在门口犹豫了许久,抬手敲响了对方的房门。

咚咚咚…

“来了来了,谁啊?”

很快,开门的是先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婆婆。

她打开门疑惑地看向眼前之人。

“你找谁?”

周元德看到开门之人,整个人顿时楞在了原地。

对方不正是患有严重的老年痴呆症,经常精神错乱,在小区里面鬼喊鬼叫的老婆子吗?

但是现在看,她哪里还有半点老年痴呆症的模样,明明就是个正常人呐。

“你真的好了?”

周元德忍不住问道。

“老伴儿,是谁来串门呐?”

就在这时,张老汉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当他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是周元德时,表情不由得微微一怔。

对方怎么会想到来自己家串门?

对于周元德,张老汉了解也不多,只知道对方是个十分孤僻的人。

听小区的其他人说,自从他的孙子被人贩子拐走,他的性格就变得十分孤僻。

平时也不喜欢跟别人搭话,别人跟他打招呼他也不搭理。

“你有什么事吗?”

张老汉疑惑地看向周元德,开口问道。

“没事,我就想来看看。”

周元德犹犹豫豫地询问——

“那个,我听说是土地神治好了你老伴儿的痴呆症?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杜兰叫我带着老伴儿过去的时候,我本来也只是想去求个心安,没想到那位土地神竟然是真的灵验,拜过土地神我老伴儿就清醒了,你说神不神?赶明儿,我必须得带两只土鸡去祭拜一下他老人家。”

听到对方询问土地神的消息,张老汉的情绪顿时激动了起来,模样完全不似作假。

“真的有这么神吗?”

周元德暗暗握紧了拳头。

“哼,你可以怀疑我张老汉的人品,但是不能怀疑土地神他老人家,要是让土地神他老人家听到,小心遭报应呐你。”

闻言,张老汉一下就急眼了。

“我先回去了。”

见状,周元德转身离开,没有再多说什么。

“真是个古怪的老头子。”

张老汉望着对方有些佝偻的背影,喃喃道。

周元德回到家里,将自己锁在了卧室。

他卧室的墙上,贴满了各种照片。

照片里的孩子笑容天真烂漫,充满朝气,宛如一个可爱的小天使。

周元德颤颤巍巍地伸手抚摸着照片里的孩子,眼中充满无尽的愧疚之色。

是他,是他弄丢了他的宝贝孙儿,他有罪啊。

“宝儿,爷爷一定会把你找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