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大善之人

西装男径直走到队伍的最前头。

当场开价一人五百块钱让两人让出队伍的位置。

有钱谁不想赚呐?而且还是白嫖来的钱。

他们本就是跟风过来参拜的,内心对土地神也没太多的信仰,想不到竟然能碰上人傻钱多的主,听到对方愿意用五百块钱买他的位置,顿时美滋滋地让出了队伍的位置。

见状,后面的人不由得露出羡慕的表情,来参拜土地神还有白拿的钱,运气真好啊。

对此其他人也不会在意他们插队,毕竟人家是用钱买来的位置,公平交易。

看着两人的手上提着猪牛羊的头,还有水果糕点酒水,拜土地神弄这么大的阵仗,一看就是个富裕人家。

“求神拜佛不如脚踏实地,相信科学破除封建迷信,世上无神。”

不经意间,月小宇看到土地庙两旁贴着的对联,下意识地念了一遍。

“谁居然在土地庙门前贴这样的对联?这不是在太岁头上拉屎吗?胆子也太大了。”

月小宇眸光闪烁,低吟道。

人,可以不相信神明鬼怪的存在,但必须要懂得心怀敬畏。

毕竟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说不清楚的,万一哪天就碰上了呢?

不一会儿,月小宇和西装男走进了破旧的土地庙。

土地庙内弥漫着浓郁的香火,小小的空间被渲染得笼罩上一层雾白。

此时土地庙内聚集了不少的人。

有网红主播、有参观的旅游客、也有慕名而来参拜的人。

他们或是怀着某种目的,或是纯粹的跟风凑热闹,真正心诚的人少之又少。

“把贡品摆上去。”

“是,少爷。”

月小宇点燃手中的香,将两小叠黄纸垫在地上,然后面朝土地神像跪了下去。

“土地神,如果你真的能显灵,请你听听我的话。”

就在这时,赖阳似乎有所感应,重返土地庙。

他俯身注视正在向土地神像祈祷的月小宇,只见对方头顶弥漫着一团十分浓郁的福气,显然是出自大富大贵之家。

只不过眼下这团福气之中蕴含一丝阴煞,最近必然不太平,或是家中有亲人即将遭遇不测。

对方在参拜他的时候,为他提供了五点香火。

另外从对方提供的贡品里,赖阳额外收获了三十点香火,足以证明他的心诚。

如此也不是不能听听他的心愿。

毕竟谁会拒绝一位愿意信仰自己、又能提供香火、又有钱的信徒呢?

“在网上听说,你能治老年痴呆症,还能让人返老还童,甚至能把濒死的人从鬼门关前拉回来,那伱一定也能治好我家老头子的肝癌吧?”

“老头子,不,我爸他做过不少的善事,却因为积劳成疾得了病,去医院查的时候已经是肝癌晚期没得救了,我还年轻,我不想这么早继承公司,我不想秃头,土地神你帮帮我吧,只要你肯帮我治好我爸,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全力满足你。”

赖阳认真地听着,忽然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你小子后半段才是真心话吧?

不想继承公司可还行,凡尔赛也要有个限度啊魂淡!

万恶的资本主义。

多少人还在底层当社畜摸滚打爬,你这货倒好,还嫌弃起来了。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生前赖阳也只是个底层社畜,他自然感触颇深。

听完月小宇充满凡尔赛的话,他内心恨不得在对方的脑瓜子上开朵花。

当然,仅限于想想而已。

他可是良神,怎么会随便杀人呢,还不得被人当成妖怪了。

等等,似乎当妖怪也不错啊,至少别人害怕了就不会来烦他。

再等等,不行不行,万一引来龙国‘有关部门’的青睐咋办?

就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能拧得过对方吗?

自己死后都变成土地神了,还绑定了神秘的系统。

谁知道龙国会不会有个特殊部门,譬如里面全是都市异能者、都市修仙者,或是专门负责处理灵异事件的大佬?

想想就害怕,还是默默苟着吧。

偶尔出手赚点功德,大部分时候当个废宅神挺好的。

况且他的法力制造出来的东西能连接现实的虚拟网络,也不用担心感到寂寞无聊。

赖阳施展卜天术掐指一算。

很快他就看到了躺在医院重症病房里面的月小宇的父亲,月氏集团的董事长——月武高。

此时的月武高不再有半点意气风发的样子,面黄肌瘦,两眼深陷,全身插满管子,整个人几乎只剩下皮包骨头,意识看上去朦胧不清,以他的状态随时都有可能咽气离开人世。

赖阳对月武高施展望气术,只见对方的癌细胞已经完全扩散开来,浓郁的死气笼罩在头顶上。

另外让赖阳感到惊讶的是,他在月武高的身上看到了功德之气环绕,并且浓郁程度还不低。

正是这些功德之气保护着他,与他头顶笼罩的死气互相消磨,勉强吊住了他的命。

不然病得这么重,换做一般人早就咽下最后一口气去投胎了。

“竟然真的是个大善人。”

赖阳微微一愣,以月武高周身环绕的功德之气来看,对方确实并非普通人。

若是天地间真的有天庭地府,以他生平所积累的大量功德,怎么也能到地府混个阴差或者到天庭当个天兵什么的,福泽子孙后代。

老爹身上有如此浓郁的功德,怪不得月小宇身上的福气那么重。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有个有钱又心善的爹,儿子能差到哪里去?

如此大善之人,就此陨落未免可惜。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如今月小宇能在关键时候求到他的身上,自是月武高的善报到了,亦是月武高心愿未了,命不该绝。

随后,赖阳钻入了对方的意识——

一如既往是白茫茫的空间,天地间充满圣洁的气息,月武高莫名出现在此地,感觉自身的意识前所未有的清晰,心头不禁疑惑万分。

不等他开口,一道犹如洪钟般的声音传入他的脑海之中——

“月武高,你可有心愿未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