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入梦陈警官

“少爷,我们现在去哪儿?”

一名身材魁梧的西装男看向身边的青年,恭敬地询问道。

“查查附近的屠宰场在哪。”

“屠宰场?我们要去谈生意吗?少爷你终于想通了,想要接手董事长的位置了。”

闻言,西装男面露欣喜之色,开口说道。

“屁,老子还年轻,才不想那么快继承家业被困在公司里,跟一群老不死的老狐狸斗智斗勇,是去买三牲。”

月小宇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

“三牲?”

“都说了让你平时多读点书,就是猪牛羊,接下来我们要去拜会西江城的土地神,既然是拜土地神,自然是要备齐最好的贡品表示诚意了。”

“啊?连我都不信那玩意儿,世界上哪有什么土地神呐,那不都是人为编撰出来的神话故事吗?要是让董事长知道,你又要挨批了。”

西装男无奈地说道。

“那可不一定,世界上太多的事情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你看不到,不代表他就不存在,反正都到这种时候了,去给老爷子求个平安符也好。”

月小宇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

“我只是个打工的,你是少爷,你说的算。”

西装男耸了耸肩。

“咦?那里有卖糕点,过去看看。”

随后,月小宇和西装男来到糕点摊前。

看着眼前做工精致、香味诱人的糕点,月小宇壕无人性地挥手道:

“这个多少钱,我全要了。”

……

上联:求神拜佛不如脚踏实地。

下联:相信科学破除封建迷信。

横批:世上无神。

“搞定。”

赖阳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点了点头。

“咦?这对联是怎么回事?刚刚好像还没有的。”

很快,排队的观光客就发现了土地庙门前贴的对联,疑惑不解地抬头望去。

“谁啊这么缺德,在土地庙前贴这样的对联,这不是断人香火吗?”

“就是,太缺德了,举头三尺有神明,也不怕被雷劈。”

“我来撕了它。”

就在这时,一名中年男子上前便想将土地庙上的对联扣下来撕掉。

然而下一刻他却发现这副对联仿佛和庙门融为了一体,根本扣不下来,更别说撕了。

“嘿!怪事了,这对联撕不下来啊,粘的太死了吧。”

“你行不行?一副对联都撕不下来?”

“你行你来。”

“我来就我来。”

随后,那名说话的男子上前帮忙,去撕旁边的对联,用力憋得通红,结果也是纹丝不动的。

霎时间,他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大写的尴尬之色。

“怎么可能会撕不下来,见鬼了。”

见状,赖阳呵呵一笑。

自己贴上去的对联怎么可能让你们轻而易举地撕下来。

那副对联与整个土地庙融为一体,想要撕下对联,除非把整个土地庙拆了。

“求神拜佛是没有前途的,赶紧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别打扰我的清净。”

赖阳看着众人喃喃自语道。

“土地神,您要保佑我发大财,我天天供奉您。”

“土地爷爷,我马上就要高考了,你要保佑我上重点大学。”

“土地神啊土地神,我想知道明天的中奖号码是多少。”

“祝愿儿女健康长大,长命百岁。”

“我儿子在工地上班,土地神您保佑他平平安安的。”

“伟大的土地神呐,我的孩子被人贩子抱走了,听说您能帮我们找回孩子,求求您告诉我,我的孩子在哪儿?”

一名精神憔悴、脸色苍白的妇女跪倒在土地神像前,她的眼睛肿肿的,里面布满血丝,模样颇为可怜。

“又是孩子被人贩子抱走的?”

听到妇女的心愿,赖阳心头微凝。

其他的事情他可以坐视不理,但人贩子拐卖人口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他没办法充耳不闻。

赖阳掐指施展卜天术,窥视命运因果。

不多时,他就知晓了其中的前因后果。

赖阳倍感无语——

这位当妈的也是马虎大意,走在大马路上,一边牵着孩子,一边低头看手机,就连孩子什么时候脱手了都不知道,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贩子早就将孩子骗走了。

而作案地点就在流溪市。

不单单是她,赖阳竟然还听到了几个相同的心愿,无一例外都是孩子失踪的。

赖阳隐约察觉到其中的蹊跷。

当他施展卜天术测算完结果,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

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竟然碰上了一个惊天大案。

在赖阳的卜算中,他发现这些孩子并没有被人贩子卖到其他地方去,而是统一被送到了流溪市的某家私人企业内,严密看守。

他们几个人的孩子都在里面。

他们抓那么多孩子想要干什么?简直无法无天了。

赖阳面露沉吟,兹事体大,此事他要是撒手不管怕是会一辈子感到良心不安。

不一会儿,赖阳抬头望向西江市警局的方向,灵体化作一道流光离开了土地庙。

西江市地方警局——

赖阳的灵体立于警局上空,眼神透过门墙望向警局内部,同时施展望气术。

很快,赖阳就发现一名浑身散发着浓郁浩然正气的中年警员。

他正是先前听信了周元德的举报,毅然集结小队端了人贩子据点,救回数名被拐卖孩童的陈警官。

“就是你了。”

赖阳施法令陈警官陷入昏睡的状态,然后入梦。

陈警官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回过神来自己就出现在了一片白茫茫的空间,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里是什么地方?”

陈警官疑惑地左顾右盼,他记得自己不是在警局整理资料吗?

就在这时,一道沐浴在淡淡金光中的神圣身影缓缓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陈警官吓了一跳,面露警惕之色,本能地摆好了架势。

“陈山民。”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