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妖非皆恶

待众人离去之后。

偌大的别墅小区只剩下彭睿明一个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彭睿明站了起来,整个人跟丢了魂魄似的,六神无主。

顺着飘散而来的香味,彭睿明缓缓走向了用餐的地方,当他看到桌上那些精致,明显花了许多心思准备的美食补品,眼神不禁愈发复杂,一时间脑海里浮现出诸多两人之间美好的回忆。

“你叫什么名字?我是凃曼曼。”

“彭哥…”

“彭哥~~你看我漂亮吗?”

“彭哥,为什么是你?伱愿意把你的心给我吗?可是我舍不得了。”

……

为什么…为什么曼曼是妖怪…她为什么要害我…

这一天,彭睿明在别墅里一个人喝得烂醉如泥。

另一边,玄清灵将兔妖凃曼曼带回了土地庙后院。

察觉到玄清灵的气息,赖阳已然事先在后院等着她们了。

“上仙,我回来了。”

玄清灵降落,恭敬地面向赖阳行礼道。

“嗯,此行收获如何?”

“幸不辱命。”

说罢,玄清灵回头看向被山精捆绑着的凃曼曼。

凃曼曼神情失落,看向赖阳的目光夹带着一丝莫名的敬畏,那是源自于本能的直觉。

“小山,放了她吧。”

听到赖阳的话,小山顿时缓缓松开了缠绕在凃曼曼身上的藤蔓触手。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想对我做什么?”

凃曼曼露出深深的警惕之色。

“我乃西江市土地神,这次让人带你回来,是想让你在土地庙暂住两日,一来是应了彭睿明所求,二来也是为了你。”

赖阳淡淡地脱口而出。

“土地神?您是土地神!小妖拜见土地上仙。”

闻言,凃曼曼大吃一惊,慌忙拜倒磕头,模样颤颤巍巍。

“小妖有罪,恳求上仙原谅,放小妖一条生路。”

“行了,起来吧,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暂且在土地庙住下两日,两日后我自会让你离去。”

赖阳摆了摆手,转头看向玄清灵。

“清灵,你带她随便找个房间先住下。”

“贫道谨遵上仙法旨。”

闻言,凃曼曼脸色微变,这不就是变相的软禁吗?

他们不杀自己却要软禁自己?而且还说两天后就会放过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凃曼曼感觉心头充满困惑。

对此,赖阳也没有跟她解释太多,让玄清灵带她到一个房间里住下后就没再管她了。

凃曼曼在房间里面转了一圈,房间里的各种摆设都没有机关,也没有陷阱和监视,凃曼曼心头的疑惑越来越浓郁,忍不住挠了挠头。

他们把自己抓回来,就是为了让自己在土地庙住两天?不可能吧?

“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我一定要逃出去,我才不会任人摆布呢。”

凃曼曼眼底闪过一丝坚定的光芒,随后偷偷开门观察四周的环境。

很好,没有问题,土地庙的门墙也不高,以她的脚力,她随便一跳就能轻松地跳过去。

大仇未报,她可不能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

正当凃曼曼打算催动妖力全速冲出土地庙的时候,突然间整个人仿佛撞上了一堵坚硬的高墙,当即猛地被弹回了房间里面,强大的反震力令她不由得昏厥。

赖阳察觉到对方的状态,嘴角微微一扯。

她竟然把自己给撞昏了过去,还真是只傻兔子。

不过这样正好,就让她好好睡上两天吧,省得麻烦了。

“上仙,为什么要让她在土地庙住两日,两日后真的要放了她吗?万一她再出去害人怎么办?”

玄清灵不解赖阳的真意,顿时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在她以往养成的观念里,害人的妖祟就该消灭,斩妖除魔是修道者的职责。

但是赖阳的做法令她想不通。

赖阳轻轻摇头,伸手拍了拍玄清灵的香肩。

“你只看到了事情的表面,却没有发现更深的另一面,凡事皆有因果,我们不能只因片面而断定他人之罪,人非皆善,妖亦非皆恶,至于我这么做的原因,两天后你亲自用眼睛和耳朵去见证吧,有些事情比起听人说,自己亲身经历一下感触更深。”

赖阳淡淡地说道。

玄清灵面露沉吟之色,恭敬地拱了拱手:“是。”

……

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彭睿明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对着两人甜蜜的照片,整天过得昏昏沉沉,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

彭睿明的妈妈见到儿子这副模样心疼不已,然而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导他,毕竟她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清楚。

至于彭睿明的爸爸,看到儿子那副失了魂魄的模样,几乎是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问题,还能有啥,肯定是女人呗!前几天每天腻腻歪歪的那个女人,最近两天莫名其妙没见到人,然后儿子就变成这副模样了,还能因为啥?

“这个没出息的臭小子。”

彭父恨铁不成钢地低声道。

“你知道怎么回事?”

彭母奇怪地看向彭父道。

“还能怎么回事?肯定是因为女人呗,你不觉得这几天儿子的身边少了个人?”

“啊,你说曼曼?对啊,曼曼那孩子呢?瑞明都变成这样了,为什么也不见曼曼那姑娘过来安慰他,让人打手机电话也打不通。”

闻言,彭母这才反应过来,疑惑地说道。

“但是总不能见儿子这样消沉下去吧,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麻痹自己,万一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彭母拉扯彭父的衣服,担心地喊道。

“好了好了,你别急,等下我上去亲自跟他谈谈。”

彭父无奈地应道。

“你别看了,有什么事情比儿子更重要?赶紧去。”

彭母双眸一瞪,沉声说道。

“行行行,我去,我去还不行吗?真的是怕了你了。”

见状,彭父倍感无奈,缓缓起身走向二楼房间。

不一会儿,彭父来到彭睿明的房间,房间内传出一股十分浓郁的酒精味,令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瑞明,我是爸爸,开门。”

彭父伸手敲门,开口喊道。

“爸爸,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别管我。”

“开门,我有些话想跟你好好谈谈,你不开门我就让人砸开了。”

沉默了一会儿,彭父正想让人砸门之际,忽然听到身前传来吱呀声,只见房门缓缓打开,昏暗的灯光露出一张充满憔悴苍白的面容。

看到儿子变成这副模样,彭父不禁心头一疼,打骂的话顿时堵在了喉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