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可怜痴情人

走入小区大门,经过一条长长的花园小径,空间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此时附近的佣人都被集体调走了,整个小区显得空荡荡的,颇为寂静。

靠近别墅,别墅内弥漫出一股扑鼻的香味,令人不禁感到一丝馋涎。

“你们就留在外面,剩下的交给贫道处置即可,切记莫要乱跑。”

话音落下,玄清灵拿出四张道符贴在众人脚下的四个方位,形成防御阵法将众人保护了起来。

“等等,如果曼曼真的是妖,你要怎么处置她?你会杀了她吗?”

就在这时,彭睿明眼底浮现出一丝于心不忍的神色,当即忍不住出声问道。

“贫道会将她带回土地庙,交由上仙处置。”

话音落下,玄清灵不再理会众人,转身走进了别墅内。

别墅内,一名身材曼妙,容貌甜美可爱的少女正在摆放着一桌的美食,其中大部分都是能够补气强身的食物。

“彭哥说今天会带朋友回来,这个时候应该到了呀,为什么人还没回来,其他人也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凃曼曼自言自语道,

忽然,一股莫名的危机感涌上心头,凃曼曼下意识翻身闪躲。

只见一张束缚型的道符贴在了她刚才站立的地方。

要不是她反应快可能就中招了。

“这是…道门的手段?你是什么人?!”

凃曼曼心头一沉,猛地抬头望去,只见玄清灵腰间挂着轻灵长剑的剑鞘,纤细如玉的指尖分别夹着两张黄色的道符,神色清冷地凝视着对方。

“朗朗乾坤,昭昭日月,你这妖祟竟敢在此伤害无辜之人,今贫道奉上仙法旨,将你捉拿回土地庙,你若肯乖乖跟我走,免得吃苦头。”

玄清灵周身弥漫出一股强大的道门正气,清声喝道。

“该死,道门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我的计划败露了?”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束手就擒的。

凃曼曼能感知到玄清灵强大的气息,顿时也顾不得隐藏实力,显露出本体的模样。

下一刻,只见凃曼曼身上浮现出些许白色的绒毛,最明显的是她的头上长出了两只白色长长的兔耳朵,原来是一只得道成精的先天兔妖。

凃曼曼双腿一蹬,身形宛如化作白色的闪电一般来回穿梭,令人眼花缭乱。

“哪里逃?”

玄清灵看穿了对方的意图,当即挥手掷出数张道符,催动道符的力量顷刻间组成了一个法力形成的困阵将整个房间都笼罩在了其中。

然而凃曼曼的速度却比她更快一步,在法力形成的困阵完全成型之前逃出了房间,摆脱了对方的空间限制手段。

“哼,就凭你也想抓住我?”

凃曼曼鄙夷地嘲讽道。

“小山,别让她跑了。”

眼看凃曼曼即将逃出别墅,兀然间黑暗中激射出数条藤蔓触手死死缠住了凃曼曼的身体,将她整个人悬在空中无法借力。

“啊!”

“这是什么东西?!”

凃曼曼大吃一惊,剧烈挣扎。

然而那些藤蔓触手紧紧绑住了她的四肢和身体,她越是挣扎则绑得越紧,甚至令她有种无法喘息的感觉。

太大意了,没想到对方身为道门中人竟然如此阴险,早就已经设好了陷阱等她入套。

“卑鄙,你胜之不武!有本事放我下来,我们重新比过。”

凃曼曼愤怒地瞪视玄清灵,开口喝道。

与此同时别墅外面,彭睿明听到凃曼曼的尖叫声,心头一急情不自禁冲出了保护阵法,疯了似的冲向别墅,大喊道:“曼曼!”

“喂!老彭你干什么?!”

“彭兄回来,危险啊!”

“尼玛的这家伙不要命了。”

见状,其余几人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兄弟送死,纷纷追了上去。

彭睿明猛地推开别墅的大门,恰好看到大厅内被小山绑住的凃曼曼,整个人吓了一大跳。

听到动静,凃曼曼下意识地转头望去,神情一滞。

“彭哥?”

“曼曼?你真的是曼曼吗?你真的是…妖怪…这不可能…”

见到眼前的这一幕,彭睿明面露惊恐之色,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为什么?”

彭睿明感觉自己的三观都遭到了剧烈的冲击,一股深深的被欺骗感涌上心头,他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而对方竟然是一只…害人的妖怪?!

“妈呀!有妖怪!”

很快,月小宇等人也追了进来。

当他们看到凃曼曼的本体纷纷吓了一跳,瞬间忍不住头皮发麻。

“彭哥…我…”

凃曼曼神色复杂,张口欲言,然而看到对方那惊恐害怕的表情,只觉心如刀绞般难受,想说的话顿时又全部吞了回去,小嘴紧抿。

“正如缘主所见,此人乃是得道成精的兔妖所化。”

就在这时,玄清灵从别墅内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看向众人,不紧不慢地清声解释。

“大师牛逼啊!”

“老彭,还不快谢谢大师,大师留个联系方式吧?万一以后再遇到什么事情的话也好联系啊。”

玄清灵微微摇头。

“各位以后若是遇到什么问题,尽可到土地庙寻贫道,如今兔妖已被抓获,贫道也该回土地庙向上仙复命了,后会有期。”

说罢,玄清灵腰间的轻灵长剑出鞘,当即带着山精和兔妖御剑而去,转眼间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内。

“草了,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想不到这个世界不仅有妖怪,还真的有神仙,还好发现得早,不然老彭你怕是就要被那妖怪害死了。”

“老彭你不要紧吧?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晚上哥几个请客,带你去好好放松放松,忘了她吧。”

“你们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彭睿明捂着脑袋,感觉内心揪成一团,莫名有种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

“彭兄…”

有人还想要说什么,旁边的人伸手阻止了对方,暗暗摇头。

“既然这样,那哥几个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们打电话。”

“真要走啊?可是老彭他现在…”

“让他自己一个人静静吧,这事得靠他自己走出来,咱们说多了也没用。”

“哎…这都叫什么事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