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各位,陈某领教了

商朝,他随彭祖习得长生妙法,永存肉身。

周朝,他随文王悟得问天卜卦,趋吉避凶。

秦朝,他随鬼谷领学纵横之术,能辨群雄。

东汉,他随华佗求得青囊医术,妙手回春。

隋朝,他逢遇真武,习得真武剑意,半步登仙。

这样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却在之后彻底淡出历史长河,传言他被情所伤,自埋地下,长眠永世。

留给人间的,也只有一个平平无奇的姓名——陈谷。

2022年11月,一座破旧的道观被七辆挖掘机还有推土车包围。

在这些庞然大物的机械面前,小小的道观显然不堪一击。

但一个身着道袍的老者却站在门口,将一个二十来岁的道姑护在身后。

而坤道女子站在老者身后,却是伸着双臂,将道观护在自己的身后。

“你这老不死的出去打听打听,那些钉子户在老子手里是什么下场!你还敢阻拦?”

工头戴着墨镜叼着烟,看着老人,眼中没有丝毫怜悯。

但看向女孩的时候,眼中还带着点点贪婪。

“施主!这破庙是我们唯一的住所了,我求你手下留情,给我们几天另寻住处,你看看行不行?”

老人颤颤巍巍走到工头面前,从兜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这都是省吃俭用攒下来的积蓄。

“滚他妈的一边去,谁稀罕你这几个子,赶紧给老子滚!不然老子把你们两个都活埋!”

工头看出这一老一少孤苦无依,就算是真当场活埋了,也没人会知晓。

“不可以,不可以毁掉我们的家!”女孩看着工头,虽然身体纤瘦,但眼神却十分灵动。

尤其是她那生气的模样,更添一丝别样的魅力,让工头笑着舔了舔嘴唇。

“都愣着干嘛?赶紧把这老家伙拖走,把那小娘们带去我房间,嘿嘿嘿!”

工头看着周围众人,直接一声命令。

众人闻言也都是纷纷动手,脸上也都带着不言而喻的笑意。

年迈老人,纤瘦女孩,哪是这群人彪形大汉的对手,直接像是拎鸡仔一样拉到了一边。

那些无情的钢铁机器,只是刹那间就将庙宇移为了平地。

“不!不能!这是千年古庙,是古迹啊!”老人趴在地上,看着漫天尘土,也留下了泪水。

女孩更是一边尖叫一边挣扎,但根本逃不脱壮汉们的魔爪。

看着眼前轰然倒塌的建筑,工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神情。

随着这座建筑的倒塌了,那几百万的拆迁款,都得落进他的兜里。

“老大老大,这边有发现!下面有个棺材,好像是个古墓,要不要通知有关部门?”

就在机器挖掘的时候,一个壮汉却是凑了过来,神色凝重。

工头听到这话,反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扇在了他的脸上。

“你他妈吵吵什么?”

“这地下要是有大墓,哥几个不就又能发一笔横财了?赶紧带老子过去!”

工头面色狂喜,笑的都藏不住后槽牙。

工地上挖出古墓的事情可不少见,现在已经赚了几百万的拆迁款,如果再发现宝贝,那又是一笔横财。

他真不知道自己今天这是撞什么大运了,竟然能连连发财。

随着工头的脚步,许多壮汉都围靠了过来,看着坑里雕梁画栋的棺椁,都是面面相觑。

“老大,你看这雕刻,太漂亮了吧?里面肯定有不少珠宝!”

壮汉凑在工头身边,笑着搓了搓手掌,眼中尽是贪婪。

“那你还他妈愣着做什么?开棺!开棺!”

工头再次给了壮汉一个嘴巴子。

几个人笑呵呵的就开始低头找撬棍,准备下坑开棺。

一边的老者和女孩也是傻眼了,在这里住了几十年,哪知道脚下还埋着个棺材。

而在棺椁之中,已经沉睡了千年的陈谷缓缓睁开了双眼。

外面众人的交谈吵闹全都被他收入耳中。

陈谷是真没想到,沉睡了那么久,竟然会以这种方式醒过来。

与其等着被别人掘坟开棺,倒不如自己先破棺入世。

陈谷心中念起,瞬间凝聚先天之气,强悍的劲气直冲面前的棺盖。

刚拎着撬棍跳去的几人还没摸到棺材,整个棺盖瞬间就炸飞了出去。

无与伦比的劲气直接将几个欲欲跃试的壮汉震飞出去。

“卧槽...这...这是什么情况?棺材爆炸了?”

几个壮汉揉着生疼的脑袋,面色震惊。

棺开光现,陈谷脚尖轻点,跃到空中,身穿白袍,如一点轻鸿般落在了高高的土堆之上。

那些面目可憎的壮汉都被眼前的情况看傻了。

“诈尸了!诈尸了啊!!!”

“大粽子,快去找黑驴蹄子!”

十几个壮汉一边喊叫,头也不回的跑了七八米,直到被工头呼喊。

“都...都别怕!可能...可能就是防腐比较好的尸体,诈尸了而已!”

工头攥着手里的钢管,声音颤抖。

老道和小道姑看到高高在上的陈谷,直接跪在地上不断磕头。

陈谷负手而立,对众人的惊呼根本不予理会。

千年的岁月不曾在他脸上留下半点痕迹,一身白袍依然整洁。

乌黑的长发随风而动,明媚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如若神明降世。

陈谷打眼扫过周围的环境,千年前的这里,孤山野庙,荒无人烟。

如今却遍布高耸入天的建筑。

低头看到壮汉掉落的手机,上面显示着2021年11月12日。

这串数字对旁人来说可能没什么,但对于陈谷来说,这代表着自己已经沉睡了一千七百多年之久。

从地面被挖开的时候他就已然苏醒,刚刚的前因后果他也听了个真真切切。

“果然一千七百年过去了,欺老辱幼的人依然存在!”

陈谷站在高处俯视,全然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态。

“你...你少跟老子拽鸟语!老子可是六年义务教育出身!兄弟们都听我说。”

“他估计就只是诈活的尸体而已,只要抓住他,肯定能卖大价钱!”

工头脑子里除了钱,也没装什么有用的东西。

“老大,我读过鬼故事,诈尸不是这种,他...他好像是什么妖怪!”

壮汉举着钢管,脸上充满恐惧。

陈谷衣袍咧咧陡然站立,听到有人称自己为妖怪,只是感觉可笑。

“我陈某可不是妖怪邪祟,鬼故事我不曾读过,我读春秋的。”

“你管他是什么东西,把他抓住,起码...起码能卖八个亿!”

工头看着陈谷,直接开口说出一个天文数字。

他现在顾不得什么妖魔鬼怪,只知道绝对不能让眼前这笔巨富落入他人之手。

“八个亿?我的老天爷,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抓住他,我起码能分几千万啊,不能...不能让他跑喽!”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壮汉们虽然害怕,但还是拿着钢管,有几个甚至爬上了挖掘机。

陈谷背过双手,站在土堆上居高临下,俯视这群人市利之徒,嘴角露出淡淡笑意,知道今天不动手是不可能了。

白色衣袍无风自动,额头发丝飞舞,艳阳高照的天空也瞬间乌云密闭,狂风骤起,电闪雷鸣。

“时过千年,不知世间还有无高手,陈某领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