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多了一个人

绣花鞋的样式非常古老。

而上面的血迹却又十分凄艳,

白宇能确定,那是一双人脚。

“有人躲在石门后面!”

白宇目光一沉,露出危险的信号。

下一瞬,他直接将手掌探出,抓向石门后。

白宇能清晰的感觉到指尖刚刚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东西,可紧跟着就不见了。

不仅手掌扑了个空,同时白宇还发现露在门后的那双绣花鞋也不见了。

白宇没有多想,当即向前冲刺,同时用肩膀猛地顶开石门,

可当进入房间,发现门后竟空无一物。

难道是眼花了?

不对,

白宇注意到门后有一对血脚印。

脚印很古怪,和门上的血手印一样,都只有正常成人一半大小。

这证明刚刚绝对不是眼花,一定是有人站在门后,

白宇快速转头扫向身后房间,

房间很暗,同时…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味。

有古怪!

白宇当即凝聚出夜眼去观察,可当看清房间内的布置也是一愣。

只见四周的墙壁上到处都是鲜血,中间的石案和木桩也都是鲜红的,

同时上面还堆着一块块血淋淋的…牛肉?

旁边还有几张冒着热气的牛皮,就像是刚刚才从牛身上剥下来的一样。

难道这里是城中的屠宰场?

白宇不禁向房间里走进了几步,打算再看清楚一些,

可这时脚下突然踩到一滩血迹,似有东西悬在头顶,

白宇心头一沉,

当下快速抽身后退,并抬头往上看去,

嗯?

黑洞洞的屋顶,竟用铁链悬吊着一颗比普通黄牛大上两三倍的牛头,

下方那一摊血迹就是从牛头上滴下来的。

牛头的死相十分诡异,

脸上的牛皮已经被完整扒下来了,此刻牛头双目圆瞪,血肉淋漓,

可两个鼻孔还在喷着气,多半截牛舌吐在外边,

竟好像还活着一般。

突然,

它对着白宇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哼,并张嘴吐来一道血箭。

白宇身子一侧,轻松躲避,

“找死!”

白宇冷哼一声,接着举拳就要轰上,

不过,

“噗噗~”

黄牛张开大嘴又咳出几摊血迹,

显然这牛头并无恶意,只是本能的咳血罢了!

同时白宇还意识到,刚才那声凄厉的牛叫就是这个家伙发出来的。

白宇不禁感到奇怪,

从他听见牛叫再到发现这里,前后绝对不超过一分钟。

可就这一分钟里,牛头就被人砍掉,并且扒了皮,然后挂在了上面。

这人的动作未免也太快了。

就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屠夫,也不可能完成吧!

还是说,

牛头是被先扒了皮,挂在了屋顶,然后才发出叫声的?

可这未免也太过邪性了吧。

目光不远处,是几个大木栏,

木栏的两边前后都可以自由伸缩,只要把牛引到其中,任它多大的蛮力,也冲撞不开,

古代屠夫似乎都是这般杀牛的。

看来这里以前确实是屠宰场,

此刻其中一个木栏里,一个没头的牛身就停在里面,

牛身上的皮也已经被剥去了,可牛尾还在抽动,

同时白宇还注意到牛肚子右侧明显被人挖去了一大块肉,难道就是那张石釜中正在炖的牛肉?

牛还没死透,肉就已经被炖上了,

想到这,就是白宇都感到一阵恶寒。

另外,无头的空牛腔前,落着一柄的铡刀,想来这老牛便是被这铡刀削掉了脑袋。

而那颗失踪的牛头,则被铁链挂到了屋顶,

此时牛眼还在转动,似乎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白宇。

好家伙,

这傻牛该不会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吧?

实际上,当身首分离,依旧能保持生命迹象的事例,在生活中并不是没有。

就好像杀鸡的时候,当鸡头被砍掉,鸡身子还能自己跑上一阵子。

还有之前在双磁山的山谷里,白宇一戟劈断怪蛇,蛇头却仍然可以发动二次袭击。

甚至包括人,据说古时死刑犯上法场,在人头刚一落地的时候,如果有人喊那死刑犯的名字,他的人头还会有所反应。

这些都是由因为神经还没完全死亡造成的。

当然,这些都只是在死后很短暂时间内的反应。

可能是几秒,也可能是十几秒。

但像眼前这般古怪的现象,却绝不是用神经尚未死亡就能解释清楚的。

在白宇看来,这老黄牛尽管被断了头,扒了皮,甚至是煮了肉,但却能一直保持在生与死之间的样子,

似乎是牛头刚被斩落的一瞬间,这里的时间忽然凝固住了。

因为时间不再流逝,所以可以一直保持着生命迹象,

也许它保持这个状态已经有了几千年!

实际上,

不仅仅是这头倒霉的黄牛,整座恶罗海城中的一草一木,包括亮起的灯火、未打磨完的风铃,似乎都被定格在了那最后的几秒钟,

而整座空城中连半个人影都没有,难道就像雪莉杨猜测的,这一切都与毁灭恶罗海城的灾难有关吗?

根据佛光里的画面,恶罗海城明显是葬在莲师的手中。

可那莲师究竟打出了一种怎样的恐怖力量?

竟然能让时间永恒!!

白宇又在房间里仔细搜索了一圈,始终不见第二个人的踪迹,

而房间后面的更深处,在搞清楚蜂巢的内部结构前,白宇也不敢轻易深入。

总之这城里的种种迹象,无处不透着邪性,

白宇决定先返回与众人会和,再商量下一步该怎么走。

可就当白宇退回到洞屋,却见一群人已经围着木桌前吃喝了起来。

白宇眉头一皱,“你们在干什么?”

胖子回头,“正好,小哥你回来了,快,坐下来吃肉。”

“我和你说,这牛肉可香了,真解馋!”

“谁让你们吃的!”

“不怕死吗?”

然而面对白宇的呵斥,一帮人却都笑着摆了摆手,“小哥,没事的!”

见这一幕,白宇脸色阴沉了下来。

这时胡八一从桌前站起,走了过来,“放心吧小哥,我们已经和主人家确认过了,这牛肉没问题。”

“主人家?”

白宇目光一动,快速扫过桌前。

这才注意到,队伍里除了已经醒来的小叶和陈教授外,不知何时竟还多出了一人。

那人个头小小,方才胖子站起又被挡住了视线,所以没发现,

此时仔细打量,发现那是一个小姑娘,头上扎着两个发髻,大眼睛忽眨忽眨的十分可爱。

此刻她正冲白宇招手,十分乖巧的叫着大哥哥。

可白宇却注意到她掌心有明显的血渍。

另外,

当目光落到桌子下面,

白宇看到一双染血的绣花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