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做我夫君

那是小王子被流放尸陀林的半年后。

一个活泼俏皮,如精灵一般的红衣少女突然出现,

她眨着大眼睛,好奇的问小王子,“咦,你在这里做什么?”

小王子认真回答,“修法!”

“什么法?”

“佛法!”

“咦,那你是和尚喽?”

“只有要心中有善念,人人都可修佛法!”

“那你教我!”

“啊?!!”

“怎么,女孩子不能学吗?”

“不是,不是,只不过…”

“嘻嘻,可以就行了,今天太晚了,我爹娘还在等我回家呢,明天这里再见!”

“啊,那…好吧!”

红衣少女古灵精怪。

小王子盯着她远去的背影,怔神了许久。

也许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嘴角竟不由自主的微微扬起。

从那以后,红衣少女每日都会来尸陀林找小王子。

一年,

两年,

三年。

小王子似乎已经习惯了有少女陪伴着修行,

虽然,

少女完无半点慧根,每日打坐便是呼呼大睡。

但却让小王子有了不一样的感受和体会。

突然,

三年后的某一天,少女再也没有回来过。

而是等来了他的妹妹。

妹妹披麻戴孝,带来了一个悲伤地消息。

父皇死了。

“轰~”

小王子如遭雷击,像疯了一般跑回皇宫。

只可惜还是未能再见父皇最后一面

皇宫内戴孝七日,小王子十分悲伤。

等老国王下葬后,妹妹及一众文武大臣恳求小王子登皇位。

小王子本不愿,但是听说附近突然崛起一座精绝国。

精绝国国风凶狠,残暴。

以武力镇压西域诸国,

如若不定时献上大量的财宝和奴隶,二日便会派大兵压境。

姑墨国的边境已经失守,国家岌岌可危。

姑墨国是父皇的心血,也是小王子成长的家园,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它遭人欺凌。

小王子只能登基,

正式成为姑墨国第十八位王!

三个月后,精绝国大兵压境!

小王子拒绝退让,于是披甲上阵,带领姑墨国将领杀向前线。

战场上,

小王子连战连胜,勇力超凡。

一人一戟简直如天神一般,

姑墨视他为神,杀得精绝士兵颤抖,恐惧。

可怕,

太可怕了!

同样的,战场上见识到精绝国士兵的残忍,小王子决定彻底瓦解这个国家。

于是一路横推,直接打到了精绝城门前。

这一日,

小王子如若杀神,无人敌。

如果善意不能化解战争,

那么他就以杀止杀!

可是在即将攻入精绝古城时,一个红衣少女从城门后走出。

“怎么会是你?!!”

“呀,原来是你呀!”

小王子愣住了,而对面少女似乎并无多少惊讶。

“为什么?”

小王子握住重戟的手,微微颤抖。

他无数次想过再见到红衣少女时的场景,即便在带兵出征的前一天,小王子依然在尸陀林静坐了一天。

却没想到此番再见,竟已是敌人。

精绝女王,

原来你就是精绝女王!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即便杀入千军万马,小王子都未曾胆怯,

但这一刻,

小王子的情绪失控了!

红衣少女眼中闪过一抹忧伤和…心疼!

但是下一秒,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灵动,一如小王子记忆中的那个可爱姑娘。

小王子一怔,

认真的看着她问道,“可以放弃战争吗?”

“只要你答应我今后不再欺凌其它国家,我便退兵!”

“否则,”

“否则怎么样?”

“哼,难道你要杀了我吗?”

红衣少女昂着修长白皙的脖颈,一如那些年一般俏皮着走近。

“皇兄!”

“王!”

身后传来一阵阵的声音,

小王子神情一震,快速收敛心神,

他猛地朝面前挥出一戟,

戟刃直指少女咽喉,

后者终于停了下来。

她静静的盯着小王子,看不出喜乐和仇恨。

小王子大喝一声,“你到底答不答应!!!”

“好呀!”

谁能想到少女竟如此爽快,

可后面的一句话,让战场上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不过,你要做精绝国的王!”

“不然我一个弱女子可没把握真能约束住万马千军!”

小王子怔神了许久,“可,可是我已经是姑墨国的王了!”

“那你做我夫君,留在精绝国替我好好管教他们!”

“这,”

“你不愿意?”

“哼,那你还是杀了我吧!”

红衣少女突然变得委屈起来了,“你以为我愿意做女王吗?”

“还不是那天去找你,恰好被族中大巫师看到,非说我是什么鬼母转世,逼我做女王!”

“而且还限制我的自由,不让我出城。”

小王子怔住了,“所以你那天才没有出现是吗?”

红衣少女委屈巴巴的点头。

然后又冲着小王子皱了皱琼鼻,

所以,

你要么杀了我!

要么做我夫君!

“反正我这个女王就是个摆设,根本没人听我的!”

画面到这里结束了!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白宇,

因为实在太像了!

“小哥,你该不会就是那莲花生的第四世吧?”

面对众人的询问,白宇摇了摇头。

此刻他心头极不平静,仿佛有无尽的潮水在涌动。

所以,

他才是真正的姑墨王子,

而西夜城下见到的那具女尸,竟是他千年前的妹妹!

而他与精绝女王之间竟然有这样的缘分…

从姑墨墓中的壁画所见,自己的确是与精绝拜了堂。

虽然佛光散去了,但众人不难猜测后面的结果。

一定是他入了精绝国,战争停止。

可是,

如果真的是这样,

为什么他为什么又会死在战场?

而皇妹披甲上阵又是杀向何方?

是精绝?

还是另有其人?

也许白宇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已经渐渐在带入自己了,

心痛,震惊,迷茫…

仿佛那一世的部分记忆和感受慢慢回来了。

可是,

白宇似乎发现了什么,是那一世的自己没有注意到的,

沉吟间,

白宇缓缓抬头,将目光盯在城头上那颗眼睛上,

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可这时,

“不好了,怪蛇又追上来了!”

白宇转头去看,只见后方黑暗在逼近,

无穷无尽的净见阿含向这里汹涌而来。

白宇不敢耽搁,当即大喝一声,

“快,进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