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郝爱国危险

大漠茫茫不着边际,想要在一片黄沙之下精准的找到墓穴,堪比登天。

而寻常风水师看山点穴,必须依仗地形起伏,或者水脉流向,

也就是所谓的形与势!

但在这里,地貌是破碎的,无形也无势,一切风水术法都失效了。

所以,这人若不是巧合,必定是掌握了天星之术。

可以天断地!

而谈及星相术法,又有谁比得上摸金校尉呢?

白宇本以为胡八一靠着半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已然成为了当世最后一位摸金校尉。

现在看来,还有其他人掌握了天星之术,而且比胡八一更正宗!

可会是谁呢?

其实真正意义上来说,最后一代正宗的,且有传承的摸金校尉,就是鹧鸪哨了。

他不仅拜了了尘为师,而且还独得两枚摸金符。

只是听闻后者从黑水城出来后,就随老洋人去了美国,再也没有回来过。

虽然鹧鸪哨最后将两枚摸金符给了雪莉杨,但白宇却知道这女人根本就是半桶水。

包里的法宝是装了不少,可这分金点穴的本领是一点也不会。

而且这丫头一路跟着队伍,根本没有机会…

等等,

白宇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看向雪莉杨。

果然,

只见后者身子不住的颤抖,神色中更是充满担忧和想念。

没错了,

这人一定是雪莉杨的父亲。

原著里,关于雪莉杨父亲提及的很少,甚至连姓名也没出现过。

只介绍雪莉杨父亲是一位华尔街大亨,酷爱探险。

至于后者到底去了哪里,原著中一直没有交代。

不过在后来的影视剧中却加了一段戏,说这雪莉杨父亲死在了虫谷里。

当时书粉们都认为,这大概是作者为了填坑吧。

所以在最开始,雪莉杨声称要找回父亲遗体,白宇也只当是玩笑。

现在看来,也许他父亲真的来过这里。

要知道,雪莉杨的母亲就是因为家族诅咒早早离世,而她的出生也同样没能摆脱宿命。

在这种情况下,雪莉杨的父亲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

而鹧鸪哨的最后传承人,极可能就是雪莉杨的父亲。

也因此,那个男人从一个金融大亨,慢慢执着于各地探险。

他在做着和鹧鸪哨当年一样的事情。

一切都是为了帮助女儿解除诅咒。

而对于精绝古城,没人比白宇更了解。

假如他的父亲真的进到了那里,想来已经凶多吉少了。

交代老胡胖子带着几人尽快把下面挖出来,然后他走到雪莉杨身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雪莉杨抬头,眼中已噙着泪水。

白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轻轻一叹。

很快,

当沙土被清理干净,下面露出一面完整的石墙。

石墙向上耸立,露出外边的黑色尖顶,简直就像缩小版的埃及金字塔。

“快,扶我过去!”

陈教授在郝爱国的搀扶下匆忙走近,趴在沙坑边缘仔细看了一圈,颤抖道,“这是一座魏晋时期典型的石头墓啊!”

“巨大厚实的山石砌成拱形,缝隙用麻鱼胶粘合,错不了,错不了,这就是石头墓啊。”

见状,胡八一赶忙道,“老教授,您先别激动!”

“这墓明显已经被盗了,如果您坚持要下去,可一定得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陈教授沉沉一叹,“好,好!”

一切就绪,队伍这才跟在白宇身后慢慢下到了墓室。

墓室里漆黑一片,众人陆续打开手电。

只见一间平房大小的空间里,散落着五六口木棺。

木棺有明显撬动过的痕迹,到处都被翻的一片狼藉。

那些棺木有大有小,似乎是一处合葬墓,

五六口棺木中,只剩下一具年轻女性的干尸,

女干尸长发多辫,但也只有头部保存比较完好,身体其它部分都已彻底破碎。

“作孽啊!”

陈教授痛心疾首,一脸悲怆。

“这些盗墓贼真是太可恨了,为了发财,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白宇眉头一皱,心道这老家伙骂谁呢?

胡八一也是嘴角一哆嗦,脸上很是尴尬,“陈教授,咱不是说好不激动的么。”

陈教授摆了摆手,“小胡啊,我是看到这么有研究价值的古墓,就这样给糟蹋了,心痛啊。”

“你看看这些盗墓贼,他们居然连尸体都不放过,都给盗走了啊。”

“不能吧!”

胖子撇了撇嘴道,“拿那些破尸体有什么用,兴许都是被行军蚁啃光的呢。”

陈教授摇头,“小王啊,你不知道。”

“在XJ沙漠里,这种干尸往往比财宝还要值钱啊。”

“这种干尸?”

“难道干尸还分种类?”

“没错!”

陈教授解释道,“从世界范围来看,干尸也分很多种,有用石炭木炭等干燥剂放在棺木中形成的干尸。”

“也有像古埃及用特殊防腐技术处理成的木乃伊。”

“而咱们XJ的干尸,则完全是在一种高温,干燥,无菌的特殊环境下自然形成的,年代稍微久远,那是相当值钱啊。”

“海外的那些博物馆展览馆,还有那些收藏家们,是非常愿意出高价收购啊。”

“我去!”

胖子眼睛一亮,不过很快又摇了摇头。

正所谓生财有道,

挖坟掘墓,那是为了生活。

可这倒卖墓主尸体,就太缺德了。

胖爷不能干!

白宇看出胖子心里变化,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转过身来,又看了眼雪莉杨。

见后者下到古墓中便一直在寻找什么,

直到确定墓里没有别的尸体,这才长出一口气。

看来在她心里,仍然抱有一丝侥幸。

“老师,你快看,这里还有一口棺材!”

这时,郝爱国声音从墓室角落里传来。

显得十分兴奋。

众人顺着去看,

只见阴暗的拐角处,的确摆着一口黑色棺木。

棺盖严丝合缝,应该是没被动过。

“太好了!”

陈教授以为那是被盗墓贼遗漏掉的,连忙摆手让叶亦心扶他过去。

可小姑娘却身子一颤,惊恐的说道,“老师,那棺材刚才好像动了一下!”

“小叶!”郝爱国当即训斥道,“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是考古工作者,要信仰科学!”

“这死人有什么可…怕…”

说到后面,郝爱国自己都颤了。

因为他看到,那棺木…真的动了。

“爱国,那个棺材有问题,快离开那里!”

陈教授是固执,但还不至于老糊涂。

这么诡异的一幕发生在眼前,怎么敢不信!

所以也是连忙吆喝郝爱国快离开,

可已经来不及了,

众人只听‘吱嘎’一声,棺盖竟自己掀了起来,

而后从漆黑的棺缝中直接伸出一只长满黑毛的手臂,

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郝爱国整个人都疯了。

因为这一刻,

他的信仰,崩塌了!

黑色大手凶狠的向他抓来,根本避无可避。

远处一帮众人更有许多惊叫着闭上了眼睛,不忍看到那血腥的一幕。

可就在这时,一道炸裂的人声赫然在墓室内响起!

“你想出棺?”

“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